|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不敢見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不敢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4-02 19:18  字數:3265

「外公?」

秦烈愣在那兒,心神茫然,半響沒有吭聲。

「我能運用天血神芒,願意早早傾向於你,能在暴亂之地脫穎而出,皆是因為老主人。」

姜鑄哲講話時臉上滿是敬意,並下意識地彎著腰,似乎只要提起那個人,即便是他聽不見,都要畢恭畢敬。

「我能有今天的實力,身份,背景,都是老主人的恩賜。」

「如今,老主人要我以後完全聽命於你,以你的命令為先。就算是他下達的命令,若是和你的命令相違背,也要以你的命令為準。」

姜鑄哲垂著頭,語氣謙卑,再沒有往日的倨傲豪氣。

秦烈冷冷道:「為何在今日說明此事?」

姜鑄哲猶豫了一下,才以不確定的語氣說道:「或許,老主人覺得你終於長大了吧。」

秦烈愕然。

本源始界一行,他通過蒼曄、乾煋等人,對烈焰家族的情況有所了解,知道那一塊血肉豐碑和烈焰家族上一任家主一同遺失。

知道在神族極力推行「完美之血」計劃的那個人,也是烈焰家族上一任的家主,知道那個人令烈焰家族達到了鼎盛時期。

同樣的,因為那個人和血肉豐碑的遺失,現今的烈焰家族才逐漸沉沒。

不單單在神族內部,即便是在靈族、魂族,甚至於惡魔大領主的眼中,那個人都是飽受爭議的異類。

有人說那個人是神族史上的天才,也有人說,他是神族世上最可怕的瘋子。

但卻無人敢否認他的強大。

消失了兩萬年的那個人,至今也沒有在星海中露面,沒人知道他究竟在幹什麼。

很多人都覺得他或許早已隕滅。

但是。從秦烈得知血肉豐碑曾隨著他一併消失,知道他體內的血脈異常以後,便肯定他百分百還活著。

秦烈也隱約猜測出自己和他之間的關係。

可猜測畢竟只是猜測。沒有被證實之前,他也從未多想什麼。

但現在。他的猜測被姜鑄哲給證實了,知道有那麼一個人,同他有著血緣上的聯繫,猶如一個隱藏在黑暗星河深處的巨大陰影,始終在暗處默默注視著他,亦或者……也在注視著整個天地。

不知為何,他心中沒有喜悅,反而覺得不安。

因為。他不知道潛藏了兩萬年的那個人,究竟想要什麼,不知道那個人隱忍多年所圖為何。

那個人,畢竟是神族上一任的族長,曾領著浩蕩大軍血洗靈域,並將這片天地徹底征服。

三萬年前,那人初臨靈域時,以巨龍、巨獸為食,乃是那個時代最為血腥恐怖的魔神。

被奴役萬年的靈域百族,通過人族奇蹟般的崛起。付出了慘痛代價,才將其驅逐出域外。

時至今日,在神族五大家族將至時。他突然又一次顯現出來。

秦烈茫然看著夜空,總覺得在神秘深幽的星海某處,有一個恐怖的幽影,在暗暗注視著他。

他冷不防打了個寒顫。

「老主人說他將生命古樹移植在了一個地方,希望你能過去一趟,將生命古樹煉入血脈之中。」姜鑄哲沉吟了一下,恭聲的:「他說生命古樹不同於器物,不能通過秘陣直接傳送給你,而他……暫時還不方面帶著生命古樹踏入靈域。」

「你負責引路?」秦烈道。

姜鑄哲點頭。「我只需以我的鮮血,以他教導的方法布置一個血池。他就能將你帶入他所在之地。」

「我不會去。」秦烈道。

姜鑄哲洒然一笑,道:「他說等你想來的時候。可以隨時通過我的布置過去,倒也不急在一時。」

秦烈一臉陰霾。

「他說,他至少對你沒有惡意,對別人就難說了。」姜鑄哲輕聲道。

「關於他,你都知道些什麼?」秦烈冷聲道。

姜鑄哲搖頭苦笑,「從來我都只是奉命行事,在面對老主人的時候,我從不敢多問一句。」

「你都奉命做過什麼?」秦烈再問。

「修鍊吸食鮮血的血靈訣,培養死忠於我的那群嗜血者,成為血煞宗的主人,打開神葬場,奪取其中太古生靈的遺骸……」姜鑄哲娓娓道來,將一連串秘事道明,然後補充:「最後一個命令,便是要從此效命於你。」

「你對他真完全不了解?」秦烈不太相信。

姜鑄哲一臉苦澀地點頭。

秦烈深吸一口氣,一頭亂麻,揮揮手,不耐道:「如果只是這些沒有的消息,你便該幹嗎幹嗎去吧。」

「這天咒圖?」姜鑄哲請示。

「我還沒為咒之始祖找到合適的傳承者,你自己留著吧。」秦烈哼道。

姜鑄哲躬身離開。

他一走,將岸和苗風天一同進來,一臉的疑惑,想詢問究竟是什麼情況。

「你們也先回寒寂深淵。」秦烈吩咐。

「明白。」將岸和苗風天一併離開。

陰暗的山洞內,秦烈默然坐了下來,喚出那一塊血肉豐碑,又憑藉著血肉豐碑溝通了八具泰坦族的神將。

不久後,也不知藏身何處的八大神將,如八道流星般飛落下來。

感知到秦烈人在山洞,體型如巨人族般的八大神將,主動縮小了軀體,一個個彎腰駝背地走了進來。

他們一進來就看到了愁眉不展的秦烈。

「主人呼喊我們所為何事?」為首的神將詢問道。

「你們知不知道,你們上一個主人還活著?」秦烈直言不諱道。

八個之前被稱呼神屍,如今識得身份,被他稱呼為神將的泰坦族族人,都茫然搖頭。

「他明明一直活著,為什麼要將這一塊血肉豐碑丟在神葬場,又為什麼安排姜鑄哲去奪取?」秦烈費解道。

「可能他已經不再需要血肉豐碑了。他安排人奪取,可能也是為了您拿回此物,只是他沒有預料到主人您自己憑藉著血脈連續,率先將此物奪取了。」為首神將道。

秦烈怔了怔,又問道:「在你的眼中,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在上一個時代,他是神族最嗜殺最強大的霸主,是最有想像力的一個天才,也是一個最癲狂的瘋子。」為首神將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