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姜鑄哲的老主人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姜鑄哲的老主人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4-02 12:57  字數:3659

秦烈同三大獸王講話時,感知到虛渾之靈的飢餓呼喊,他隨手點向眉心。

六道不同顏色的神光,就在他眼前一一凝鍊,化為六個虛渾之靈,他正準備從空間戒內取出各類靈材時,六個虛渾之靈呼嘯著,飛向附近的碎星,就在那些碎星內消失不見。

憑藉靈魂聯繫,他知道虛渾之靈從那些碎星中,感知到適合他們進食的靈材。

「虛渾之靈?」赤血猿王驚奇道。

秦烈笑著點頭,「他們隔一段時間,就要出來大吃一頓。」

「都是幾階?」暴雷蟒王道。

「一個八階,另外五個七階。」秦烈答道。

三大獸王目顯異色,由赤血猿王說道:「虛渾之靈很可怕,一旦突破到九階,似乎就可以吞沒同一屬性的天地靈氣來修鍊。對各大生靈而言,這種以吸食域界生機來強大自身的異類,都是可怕的威脅。」

「我能掌控住他們。」秦烈神情自若,道:「等他們真的突破到九階,你們應該不會再在靈域看到他們。到時候,我或許會帶著他們,踏入別的域界天地,而不會讓他們肆虐靈域。」

「以前不相信你,現在信了。」暴雷蟒王道。

「六大勢力的那些老傢伙,或許也會拿虛渾之靈作為對付我們秦家的借口。」秦烈嗤笑一聲,道:「他們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借口的。三位,我的這一具魂獸分身,要暫時留在此地煉化梅奧,我本人一會兒要先行離開。」

「我們要不要這就前往九重天?」赤血猿王道。

秦烈訝然,「秦家那邊不是還沒有和你們接頭么?」

三大獸王是向秦家索要他們在靈域原來的疆域,以此作為他們參戰的條件。可此時他們分明還沒有和秦家那邊接觸,卻一副願意立即出手的模樣。

暴雷蟒王哈哈大笑,說道:「你可以構建前往深淵的域界之門。又洞悉血脈體系的奧妙,這些東西擺出來。我們自然而然要和你們秦家走近,在秦家答應條件之前,我們現在便決定了,到時候即便吃點虧,也要綁上你們這座大靠山。」

秦烈眼睛一亮,笑道:「我相信秦家不會令你們失望。」

「我們要不馬上前往九重天?」赤血猿王道。

「不,不著急。」秦烈笑了笑,「只要我這具魂獸分身在此。到時候,我會開闢一扇星門,將你們一同帶入九重天就是了。」

「你?開闢一扇直達九重天的星門?」九尾狐王奇道。

秦烈笑著點頭,「就像這樣。」

熠熠星光,在他身前迅速凝結,短短數秒時間,形成了一扇璀璨星門。

星門的另一端分明是泊羅界。

三大獸王震驚無比。

「唔!」一束靈魂訊念,突映入他心頭,他捕捉到以後,暗暗驚異。喃喃道:「姜鑄哲他們……」

「三位,我魂獸分身煉化那魂族的梅奧以後,會去古獸界找尋你們。我先走一步了。」

「好的。」

秦烈旋即穿越星門。

在他離開後,那星門並沒有立即消失,而是過了一會兒,等大快朵頤的六個虛渾之靈,也相繼進入星門後,星門才緩緩閉合。

這讓三大獸王愈發的驚奇。

泊羅界,臨近那域界之門的一個山洞中,血煞宗的姜鑄哲,黑巫教的將岸。還有苗風天都聚集於此。

山洞內氣息陰森,充滿著一股子血腥味。姜鑄哲瀟洒一笑,道:「好事。」

苗風天和將岸皺眉不言。

「咻!」

秦烈化為一道電光。在閃電內凝現而出,一臉古怪地看向姜鑄哲,道:「怎麼了?」

「主人。」

包括姜鑄哲在內,三人都先恭敬行禮,神態謙卑。

秦烈擺擺手。

他剛剛還在和古獸族的三大獸王談話,突然收到了苗風天、將岸的靈魂訊息,於是便凝鍊星門而來。

「我手上有一些東西。」姜鑄哲也不遮遮掩掩,甩了一下袖口,便叫空中漂浮了幾樣東西。

一隻腥紅如血的眼睛,那眼睛猶如活物般轉動著,釋放著攝人的血光。

在場的眾人一和那隻眼睛對視,立即發現氣血上涌,生出要大開殺戒的失控*。

另有一個古舊的三足鼎,閃耀著烏黑光澤,鼎上布滿蚯蚓般的奇異文字,看一眼就讓人頭皮發麻。

可黑巫教的將岸,看向那三足鼎的目光,卻熾熱到了極點。

除此之外,另有一幅布滿鬼畫符般的奇圖,那一幅圖漂浮空中,如一張可怖的鬼臉,陰森嗜殺。

「血魔眼!巫神鼎!天咒圖!」秦烈沉喝道。

將岸笑容洒脫,「不錯,就是三大始祖當年使用的靈器。」

秦烈眯著眼,冷哼一聲,道:「據我所知,這三樣器物都在神族的手中,你是如何得來的?」

屍之始祖的藏屍棺和喚屍鈴,他通過乾煋換取了過來,根據乾煋的說法,其餘幾樣器物也都在神族手中。

只是,想要換取那些器物,需要數量不菲的功勛點。

即便是他,想要從神族的手中得到這三樣器物,也必須要那功勛點兌換,而他如今早已主動和神族斷了聯繫。

這些本該在神族手中的奇物,突然在姜鑄哲手中出現,令他不得不往其他方面想。

姜鑄哲笑容不變,隨手將巫神鼎遞給將岸,然後從將岸和苗風天說道:「兩位能否先出去一下?」

將岸和苗風天看向秦烈。

秦烈揮揮手,道:「姜鑄哲即便是近期實力暴漲,已擁有了第四層魂壇,也傷不了我。」

將岸和苗風天沒有堅持,也沒有講話,默然退了出去。

「主人,其實我已經在準備鑄造第五層魂壇了。」姜鑄哲舔了舔嘴角,眼瞳變成血紅色,一臉的癲狂模樣,道:「深淵惡魔的鮮血,蘊藏的血肉氣息,超乎我想像的強大。寒寂深淵對我們這些以血為食的嗜血者來說,簡直就是最夢寐以求的寶地。」

「快要鑄造第五層了……」秦烈首次顯出驚容。

即便是血之始祖,最巔峰的時候,也不過是七層魂壇而已,巫祖也是這個層次的強者,域始境初期的力量。

姜鑄哲沒有離開暴亂之地時,只有三層魂壇,如今不但四層魂壇已出,竟然還在著手準備鑄造第五層魂壇。

此人修鍊速度之快讓他都為之驚奇。

「都是兩個主人的關照。」姜鑄哲深深躬身。

「兩個主人。」秦烈冷哼一聲,道:「另一人是誰?你得來的血魔眼和巫神鼎,還有這一幅天咒圖,都來源於他吧?」

姜鑄哲也不否認,笑著說:「在沒有遇到小主人之前,老主人就一直在關照我了,我會掀起暴亂之地的大亂,造就一批嗜血者出來,也是老主人的意思。」

頓了一下,姜鑄哲道:「我願意效忠小主人,自然,也是老主人的意思。」

秦烈冷冷看著他。

「老主人說他是您外公。」姜鑄哲垂頭道。

秦烈一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