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血脈異動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血脈異動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3-27 20:29  字數:3824

?

「濮昱,那頭老猿都說兩不相幫了,你為何還要將那些財物留下?」從修羅族而來的強者卡恩,行走在林間時,一臉的不滿,質疑濮昱的闊綽。

幾名海族的族人,也是不理解,都神色疑惑。

從星辰殿而來的濮昱,沒有因為赤血猿王的一番冷嘲熱諷生氣,顯得從容不迫,嘴角還噙著笑意。

等遠離身後那片密林了,濮昱才淡然一笑,道:「我們本就沒有奢望能請動古獸族對付秦家。」

此言一出,修羅族的卡恩和海族族人,都愈發驚異費解。

濮昱神色淡漠,平靜地說道:「以古獸族的性子,是不太可能參與對付秦家的行動的,也不會派人前來九重天。古獸界離靈域太過於遙遠,如果沒有域界之門的存在,就是域始境的強者要穿過茫茫星海踏入古獸界,也需要幾十年的光景。」

「所以,神族即便是入侵靈域,也會在最後才把古獸族視為目標。」

「這一點和你們修羅族、海族不同。」

「你們兩族的域界,還有龍族的域界,都和靈域臨近,所以神族一旦到來,你們三族都將遭遇神族的攻擊。」

「這也是你們族長會急於和我們聯手對付秦家的主要原因。」

以卡恩為首的那些修羅族族人,聽到濮昱的這番解釋,都是若有所思,似領悟到了一點什麼。

「古獸族很強,他們會是最大的變數,而你們剛剛也看到了,那些泊羅界的傢伙,和古獸族還有淵源。我們這趟過來,最主要的目的。其實就是要確定古獸族會不會兩不相幫。只要古獸族袖手旁觀,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區區一些修鍊上的財物。又算得上什麼?」

濮昱笑了笑,又道:「我剛剛聽那老猿的說辭。就知道沒有意外的話,即便有著泊羅界的那一層關係,古獸族也不會幫助秦家。」

「這就夠了。」

他神情安然,自認為已成功完成上面的任務,愉快的想要儘早離開。

「沙沙沙!」

就在此時,從他們前方的林間,傳來古獸穿越森林的聲音。

此地為赤血猿王的修鍊之地,而目前赤血猿王還是古獸族的族長。所以不論是外來者,還是古獸族的族人,一來到這兒都會從空中落下,在地面上行走。

這是對那頭老猿的一種尊敬。

「有同族的氣息。」濮昱眯著眼,伸手示意眾人停下,靜靜等候著來人現身。

「人族?」卡恩奇道。

濮昱點頭,面色古怪地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來人……應該是秦家的那個小子。」

「秦烈?」卡恩一驚。

「嗯。」濮昱淡然道。

一眾修羅族和海族的族人,一聽說秦烈將至,都目顯奇光。停下來等候。

近期,一連串發生在秦烈身上的事情,令各方紛紛注目。修羅族和海族也對秦烈留意了起來。

果然。

一會兒後,秦烈蹲伏在尼維特的頸部,跟隨著莽妄,緩緩從茂密的林子內現身。

遠遠看到濮昱一行人,秦烈也是一怔,旋即嘿嘿笑了,道:「各位前輩從何而來?」

「我從星辰殿而來。」濮昱呵呵輕笑著,眸中星光如織,一點點星芒似飛了出來。

在他的目光下。秦烈體內的血脈自然而然被激發,本來正常的眼睛和發色。都變成了如燃燒烈焰般的赤紅色。

「神族血脈,看來還真是你了。」濮昱道。

烈焰家族沒有到來之前。擁有烈焰家族血脈的人族族人,目前所知的只有秦烈一人。

一看到烈焰家族血脈的特徵,濮昱立即分辨出秦烈的身份,他對這個三百年前一無是處,最近卻光芒奪目的秦家第三代,突然生出了濃厚的興趣。

三百年的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令一個原本碌碌無為的庸才,一躍而成鋒芒畢露的利劍?

濮昱很想知道其中原因。

「修羅族,海族……」秦烈愣了一下後,咧嘴嘿嘿一笑,從空間戒內取出那一根蛇頭杖。

他沒有理會濮昱,而是釋放出一縷魂念入蛇頭杖,「在你們的地界,遇到了海族的族人,還有你們的父親應該就在附近了。」

「來到古獸界了?」

「嗯。」

「我們父親在附近?」

「應該是的。」

「麻煩你將我們的屍身取出來!」

「好。」

同那兩條青蛇殘魂交流了一番,秦烈在那濮昱等人好奇的目光中,又從空間戒內取出兩條青蛇的屍身。

那兩條青蛇的身子,一在他掌心顯現,體內的血脈似突然重新有了動靜。

赤血猿王身後那片密林中,幾個模糊幽影中的一個,突然發出尖利的嘯聲。

正在和滕遠講話的赤血猿王,被那一聲尖嘯嚇了一大跳,喝道:「你發什麼瘋?」

一條渾身環繞著青幽光芒的巨蛇,突然從密林深處冒出來,都沒有理會赤血猿王,如瘋了一般朝著秦烈的方向狂沖而來。

這頭巨蛇比尼維特還要巨大,他從赤血猿王和滕遠身旁,蜿蜒行進了很久才掠過。

他蠕動過後的森林,出現一條彎彎曲曲的巨大溝壑,有十來米深,綿長如乾涸後的河床。

赤血猿王看著那長長的溝壑,臉色一變,說道:「他連血脈力量都失控了,不然不會那麼不給我面子,在這裡留下如此深刻明顯的印記。」

他看向天青蛇王消失的方向,眼神變幻莫測,突然朝著後面說道:「發生了什麼?」

「他說他感知到他兩個兒子的血脈動靜了。」密林深處,一個酥軟的女音,以古獸族的古語說了一句。

赤血猿王一驚,喝道:「他兩個兒子不是都失蹤幾千年了嗎?」

「鬼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走!我們也去看看!」赤血猿王吼道。

「不等他們過來?」

「不等了!」

森林中,古獸族的另外兩個獸王,也終於忍不住了,都從林間浮現出真身。

暴雷蟒王和九尾狐王,也在天青蛇王以後,停止了交談,也接連從林間冒頭,和赤血猿王、滕遠一道兒,朝著天青蛇王離開的方向追去。

他們也好奇為什麼會有天青蛇王兒子的血脈動靜出現。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