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重逢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重逢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3-26 12:52  字數:2497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下一任族長!莽妄?」秦烈暗暗驚異。

「嗯,莽妄的父親乃古獸族四大獸王之一,他雖然不是目前古獸族的族長,可是處於十階血脈的高階血脈,乃是古獸族的最強者。」

滕遠解釋,「你應該也知道,太古強族的血脈,和你們人族的境界一樣,在每一個層次還有更為細緻的劃分。每一個級別的血脈,還分為低階、中階、高階。古獸族如今的四大獸王,分別是赤血猿王,天青蛇王,九尾狐王和暴雷蟒王。」

「四大獸王都是十階的血脈,可赤血猿王和天青蛇王,都處在十階血脈的中階,九尾狐王更是在十階血脈的低階。」

「只有暴雷蟒王,很早之前便達到了十階血脈的高階,能夠和人族的九層魂壇強者一較高下,也只有他能夠和龍族的族長阿弗萊克放手一戰。」

「四大獸王……」秦烈一臉的驚奇,道:「就因為莽妄的父親是古獸族的最強者,他就能夠成為下一任的古獸族族長么?」

「不僅僅如此。」尼維特搖晃著巨大的蛇頭,以充滿自豪的語氣說道:「我們雖然沒有離開過泊羅界,可通過一些途徑,也在關注著古獸界。莽妄所擁有的暴雷蟒血脈,在古獸族各個族群之中,都是極其罕見強大的血脈。」

「另外,聽說他被冰帝封印在極寒山脈地底的那些年,體內的暴雷蟒血脈還發生了變化,似乎洞徹了極寒的力量真諦。」

「聽說他回到古獸界不久,血脈之中除了擁有雷霆閃電的威力以外。還覺醒了寒冰血脈力量。」

「傳說中。暴雷蟒的血脈一旦覺醒極寒力量。就成為了更強的冰雷蟒,血脈的等階和威力都會大幅度提升。」

「就是因為這樣,莽妄返回古獸界不久,不但血脈等階提升極快,冰雷蟒的血脈特性也越來越明顯。」

「經過四大獸王的鑒定以後,他們都認為莽妄的強大血脈,足以令莽妄變成比他父親暴雷蟒王還要強大的存在。」

「於是,莽妄就被內定為下一任古獸族的族長。」

尼維特嘿嘿怪嘯了兩聲。又道:「如今這個時期,是我們蟒蛇族群最為鼎盛的時刻,不但有暴雷蟒王,還有天青蛇王,馬上新的族長還是我們蟒蛇族群。哈哈,我們蟒蛇一族,現在可是古獸族的中流砥柱。」

他的血脈為「銀線天蛇」,也是蟒蛇族群的分支,現今古獸族四大獸王,兩個都出自蟒蛇族群。將來的族長莽妄也來自蟒蛇族群,這令尼維特自然而然的覺得高興。

「我們猿族已經鼎盛快兩萬年了。現在的族長,也還是我們猿族的赤血猿王。」滕遠哼哼道。

兩頭常年生活在泊羅界的古獸,來到古獸界以後,似乎都存了一絲好勝心,竟然這時候暗暗較勁起來。

秦烈沒有理會滕遠和尼維特的爭論,而是摸著下巴,暗暗道:「真沒有想到,莽妄竟然會成為古獸族下一任的族長,世事難料啊……」

在他暗暗思付時,那一頭傳訊莽妄的大蟒,突然喝道:「三位請跟我來!」

這頭身長近五十米的蟒蛇,驀地化為一道閃電,朝著遠方的一個巨大山峰行去,秦烈和尼維特、滕遠趕緊跟上。

一個巨大的山谷,緩緩映入秦烈的眼帘,遠遠看去,他便注意到那山谷中電閃雷鳴,居然和寂滅老祖修鍊的那個山谷,有著極大的相似。

對修鍊天雷殛的他來說,那山谷內的電閃雷鳴,也令他感覺到親切。

「請問赤血猿王的修鍊之地在何處?」就在臨近那山谷的時候,滕遠眼睛轉了一轉,似突然有了別的想法。

「那邊。」化身為閃電的蟒蛇,以一束電芒為指引,射向了一個山峰。

「我就不陪你們見暴雷蟒王了。」滕遠知會了秦烈和尼維特一聲,說道:「赤血猿王是我的長輩,我不來古獸界也就罷了,既然來了,肯定要第一時間去拜訪他的。」

「行,你去忙你的。」秦烈道。

滕遠也不客氣,中途和他們分開,隨著那蟒蛇指引的方向而去,一會兒便失去了蹤影。

「那些人族的來客,還有海族、修羅族的使者,如今都在赤血猿王的修鍊之地。」那頭領路的大蟒化身的閃電,漸漸收斂了電芒,速度也放緩了,這時候他們已來到那山谷上方,「我們到地方了。」

秦烈眯著眼,在山谷內搜尋莽妄的身影,臉色怪異。

巨大的山谷中,到處都是巨峰的陰影,在那些陰影內有著一條條巨大的蟒蛇,那些蟒蛇蠕動著身子,都在吞吐著雷霆閃電,在淬鍊著自己的血脈。

那些蟒蛇都是暴雷蟒,除了身上的蟒紋不太一樣以外,其它方面在秦烈的眼中都一個樣。

他無法分辨出誰才是莽妄。

「哈哈哈!」突然間,從山澗陰影內,顯現出一條一百多米長,全身覆蓋著雷電花紋的巨蟒,這條巨蟒眼瞳如冰晶,釋放著冷冽的寒氣,不時地迸射出電芒,他在蠕動時,體內又傳來雷霆的轟鳴聲。

「我真沒想到你竟然能來到古獸界!」

這條巨蟒出來以後,以人族的通用語大聲嘶嘯著,看似冷冽的眼瞳中,卻流露出真摯的驚喜。

也在此時,從旁邊的山谷中,傳來巨獸急匆匆趕路的爆炸轟鳴聲。

不多時,又有十來個不同種類的巨獸,似乎從其它的山脈和森林中,一路狂馳而來。

「真是秦烈來了!」

「恩人來了!」

「沒想到啊!」

那些隨後趕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