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反噬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反噬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3-21 14:39  字數:2972

秦烈不慌不忙來到梵妮莎身旁。

癱軟在地,精氣神似乎都被抽盡的海族美婦,身上的生命氣息也在慢慢衰弱,不久便會氣絕。

秦烈臉色漠然,以心神意識感知,旋即視線落向那海族老嫗手持的蛇頭杖上。

「你們修羅族瘋了么?!」

安尼婭揮舞著蛇頭杖,怒視柯蒂斯,厲聲尖叫,神情可怖。

盤繞在那根蛇頭杖的兩條青蛇,張牙舞爪,蛇信子快速抖動著,濺出絲絲青幽電芒。

安尼婭手持蛇頭杖的那隻手臂,本來肌膚鬆弛,黯淡無光,分明是七老八十的老嫗應有的膚色。

然而,隨著那絲絲青幽的電芒,水滴般灑落她手臂上,她的那隻手臂竟變得水潤起來。

那臂膀不但逐漸光滑,肌膚也縮緊了,如一下子年青了幾十歲。

「原來是吸食生機的邪術。」

秦烈看了一會兒,就明白了過來,猜測那韓茜的母親,之所以被悉心栽培,能夠突破到九階的血脈,應該是安尼婭蓄意為之。

心思歹毒的海族老嫗,一定是在梵妮莎極小的時候,就在她血脈和靈魂中做了手腳。

那一根蛇頭杖,可以在她需要的時候,將梵妮莎的生命精氣和魂念,一瞬間給抽離乾淨,用來補充她的血脈力量和生命潛能。

因為早有安排,所以她一點不擔心梵妮莎實力高超以後,會對她造成麻煩。

而且她還會想方設法幫助梵妮莎提升血脈力量,在她的眼中,梵妮莎所取得的成就,早晚都會變成助她強大的力量!

她分明是將梵妮莎當作一枚人形丹藥來培養。

或許,梵妮莎自己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對這海族的老嫗始終存著刻骨的恨意,為了能殺死這對名義上的義父義母,她願意付出一切。

「這兩個老東西真是罪該萬死!」姬媛通過那一根蛇頭杖。也看出了其中的奧妙,禁不住咒罵道:「如此心思惡毒的傢伙。就不該活在世上!」

她突然同情起梵妮莎。

在她的眼中,梵妮莎的一生都充滿著悲劇,她被仇敵從父母手中偷走的那一刻起,就註定這一生將遭受難以想像的悲慘境況。

被仇敵養大的孩子,怎能奢望有幸福可言?

「你再不想辦法阻止,韓茜的母親……就要被斷了生機了。」姬媛提醒道。

秦烈低頭,深深看向梵妮莎,沉吟了一下。點頭道:「不錯,我需要她活著。」

「那你趕緊想辦法啊!柯蒂斯那傢伙,也不能一下子就將那老妖婆殺死,她只要多活一刻,那兩條青蛇,就會一直吸取這女人身上的生命精氣!」姬媛急切道。

看著有些氣急敗壞的姬媛,秦烈啞然失笑,「你激動什麼?」

「我只是不想看到那老妖婆得逞!」姬媛冷哼道。

「你怎麼不動手。」秦烈道。

「我的戰鬥力,還不如柯蒂斯,加我一個也改變不了什麼。」姬媛不耐道。

秦烈還要講話。姬媛截斷,輕喝道:「你不宜在此逗留太久,青蛇海畢竟在九重天的勢力範圍。而九重天域始境的強者,應該大多數都在出關的狀態。我們待的時間越久,越容易發生意外,你最好能明白這一點!」

「我知道了。」秦烈點頭道。

他伸手按向眉心,一束綠幽幽的神光,從他眉心的鎮魂珠內飛逸出來,慢悠悠落向了梵妮莎的額頭。

那一束綠光,扭曲蠕動著,漸漸變幻一株小小的生命古樹。

在姬媛來看。梵妮莎的額頭上,彷彿突然紮根了一株奇樹。那綠幽幽的小樹枝葉搖曳著,將眾多神妙的樹紋。一一融入梵妮莎的眉心。

十來秒以後,從梵妮莎的臉頰上,脖頸上,還有裸露在外的手臂上,都開始浮現奇異樹紋。

那些樹紋,如波浪般緩緩涌動著,似在無聲述說著什麼。

「蓬!」

一圈圈綠幽幽的光暈,從梵妮莎全身釋放出來,將她軀體完全裹住。

姬媛突然感覺到異常的生命波動,不由駭然去看,旋即看到梵妮莎如迴光返照一般,漸漸變得精神起來。

她之前無力閉上的眼睛,和緩緩睜開,眸中重新逝去的精氣神。

梵妮莎一臉異色地看向秦烈。

這一刻,她分明感覺到屬於她的生命精氣,正在被眉心盤踞的那一株小樹,源源不絕地給重新吸入她體內。

她之前被抽離的精氣神,她的血脈力量,也飛快的回涌。

就連她自小缺少的一部分靈魂本源印記,隨著精氣神的回歸,似乎也被一併輸送了回來,她感受到自身的狀況,每一秒都在變好。

「嗚嗚!怎麼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突然,海族老嫗安尼婭,驚恐的失聲尖叫起來。

她臉色蒼白地看著手中的那一根蛇頭杖。

只見終年盤繞在蛇頭杖上的兩條青蛇,如兩根麻繩般纏繞在一起,蛇頭軟綿綿垂著,彷彿已經死去一般。

這還不是最令她驚恐的。

她看到她吸收的生命精氣,竟不受控制地,瘋狂地重新湧入蛇頭杖,剛剛還彷彿無限的生命精氣,一會兒工夫已流逝大半。

她恐懼至極,試圖將那一根蛇頭杖扔掉,卻猛地發現看似已死的兩條青蛇,居然一抖之下,瞬間盤繞在她手臂上。

兩條青蛇的蛇目中,詭異地浮現出眾多綠幽幽的樹紋,似蘊藏著生命力量的真諦。

她一驚之後,馬上感到她體內的生命力量,竟然又朝著青蛇的體內涌去,怎麼都無法堵住。

她徹底慌了神。

「嘭!」

柯蒂斯駕馭著六層魂壇,如山一般轟然撞來,將她胸腔的骨骼都給碾碎,撞的她頭暈目眩。

兩條纏繞在她臂膀上的青蛇,如附骨之疽,怎麼也甩不掉,還在瘋狂吞咽著她的生命精氣。

這時候,她全身已酸麻無力,如中了劇毒一般,動都動不了。

她眼睜睜看著兩條青蛇,將她的生命精氣和血脈力量,一一吸取著,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一會兒功夫,她頭髮全部變白,皮膚如老樹皮一般,緊緊貼在骨頭上。

猛一看,這時候的她猶如一具風化多年的乾屍,竟沒有了一絲活人的氣象。

本欲痛下殺手的柯蒂斯,來到她面前以後,突然停了下來,一臉厭惡的看著她,搖了搖頭,又轉身離開。

似乎,柯蒂斯也知道不需要他繼續動手,安尼婭也必死無疑。

安尼婭已漸漸有些神智不清,她在臨死之前,憑藉著感覺遠遠看向梵妮莎的位置,卻看到一個艷光四溢的美艷婦人,似在酣暢淋漓地大笑著,那身姿豐腴,體態婀娜的美婦,縱聲大笑時,似一點點變得更加的年輕美麗。

安尼婭不甘心地最後咕噥了一句不知名的話語,眼皮子終於無力合上,就連最後一縷縷的魂力,也漸漸地消散了。

「好惡毒的邪術!不但抽離生命精氣,和血脈力量,竟然連魂力抽取以後,最後一絲的靈魂本源都不放過!」

姬媛一臉厭惡地看著安尼婭的屍體,覺得心底發寒,忍不住罵道。

通過秦烈的解釋,她知道木靈通過那兩條青蛇,以安尼婭的邪術來反噬安尼婭本人,她本以為安尼婭的邪術,只是抽離生命精氣和血脈力量,不會涉及到靈魂本源。

可如今看著安尼婭凄慘的死狀,姬媛意識到安尼婭存心將梵妮莎的一切都無情剝奪——包括靈魂本源。

她是要讓梵妮莎永無翻身之地!

「這種人死不足惜!」姬媛冷聲道。

「蓬!」

也在此刻,那個背著蟹殼的海族老頭,也在四個修羅族強者的圍攻之下,給轟擊的四分五裂,慘死當場。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