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海族秘事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海族秘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3-20 12:51  字數:4361

?

韓茜和韓磊的母親,為一名海族族人,此事他極早便知道。

近期,因他一心要覆滅韓家,所以他很是花費了一番心思,去弄清楚韓家的情況。

韓家的其他人,不滅境的武者,韓家家主,所有出眾的那些族人……他都心中有數。

唯獨對韓茜的母親,那個海族的族人,他未能得到什麼準確的消息。

在韓家,似乎壓根沒有這個海族女人的一丁點的消息泄露,這讓他沒有過來之前,就相當的好奇。

突然間,那個海族的族人,將那女人的身份道明——韓茜的母親。

秦烈一下子就有了濃厚的興趣。

「等一下!」他揚聲喝道。

那女人顯然沒有將他的呼叫當一回事。

從青蛇海海面浮出來的巨大水柱,如沉落的海龍,一眨眼功夫,便消失在海面上。

被那些海族族人稱呼為「主母」的女人,也沒有理會還在海面上的族人,沒有去管他們的死活,忽然就沒了蹤影。

秦烈臉色一沉,冷哼道:「入海就能躲過么?」

姬媛本欲講話,一看又有幾個修羅族的虛空境強者,相繼從星門內穿梭過來,她識相的噤聲。

「既然不肯給面子,那我們只好下海了。」秦烈喝道。

以柯蒂斯為首的那些修羅族虛空境強者,知曉他的心意,嘿嘿冷笑著,率先往海底沉去。

「你們要幹什麼?!」

透露了韓茜母親身份的八階血脈的海族族人,色厲內荏的大喝著,「下方為我海族禁地,你們膽敢擅闖,就是與我們海族為敵!」

「與海族為敵么……」秦烈冷笑。滿不在乎地說道:「聽說你們海族已率先表態,會和六大勢力聯手聲討秦家?有沒有這回事?」

「秦家和神族暗中勾結,乃是靈域百族共同的敵人。我們海族為靈域百族而戰,有什麼不對的?」那人辯解道。

「為靈域百族而戰。好大的口氣!」秦烈哼了一聲,臉色陰沉道:「我倒你們這麼大的口氣,有沒有足夠的實力做底氣!」

「嘩嘩!」

以柯蒂斯為首的修羅族魂奴,利劍般刺入青蛇海,直朝著海底而來。

秦烈沒有知會姬媛,御動著魂壇,也往青蛇海而來。

那一扇在他身後凝鍊的星門,隨著他的動作。也神奇的移動著,緊緊地跟隨著他,同樣入了海。

姬媛人在半空,略略猶豫了一下,輕嘆一聲,也飛向青蛇海。

她知道,從她和秦烈同時在雲中現身,看著秦烈將韓家覆滅起,她所代表的姬家便已經和九重天撕破臉。

不論她否認不否認,九重天的那些人。都會將她視為敵人對待。

既然如此,她也無需遮遮掩掩,倒也想看看秦烈究竟準備如何對付那些潛藏青蛇海海底的海族族人。

……

青蛇海海底。

青幽海水底部。坐落著一棟棟明亮的水晶宮殿,許許多多海族的族人,從那些發光的水晶宮殿走出來,一個個抬頭看著海面。

海面上傳來的巨大動靜,底部的海族族人,幾乎都有所感應。

正在修鍊的海族族人,也都急匆匆出來,驚愕地看著上方,表情都有些凝重。

「梵妮莎已經上去了。此事應該和韓家有關,不管發生了什麼。我們都盡量讓她處理。」一名背著蟹殼的年老海族族人,嘴角細長的鬍鬚如海草飄動著。眼神陰冷無情,道:「出了事,也將她推出去做擋箭牌!」

另外一個蒼老的女性海族族人,臉上布滿皺褶,緩緩點頭,道:「她存在的意義,就是幫我們擋災。」

旁邊,其他幾個海族的族人,也深以為然。

他們講話時,看到從海面上落下一道身影,恰恰就是他們暗中議論的梵妮莎。

身形婀娜,體態豐腴的梵妮莎,臉上似帶著天然的魅惑,一套水藍色的紗裙,將她凹凸有致的身姿給完美襯托出來。

背著蟹殼的海族老者,陰冷的眼睛內,釋放出一絲隱藏很深的炙熱,可他所說的話卻毫不客氣,「梵妮莎!你怎麼突然下來了?上面什麼人在作亂?韓家的族人,有沒有將搗亂者殺死?你有沒有告訴韓家的族人,那些亂來者已經影響到我們了!」

「太不像話了,我們還要在海底靜修,不能任由他們事事亂來的!」海族老嫗陰惻惻道。

其餘海族族人,也是大聲呵斥,說梵妮莎沒有能留在韓家,沒有能將韓茜教好,導致韓家對他們越來越不尊重了。

「你們以後不用再擔心韓家不尊重你們了。」梵妮莎臉色冷淡道。

「哦?」那老頭神情微震,嘴角似有了一絲笑意,道:「說說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難道韓茜那丫頭,真正認同了你?她畢竟是你的女兒,體內流淌著你的血脈,她應該要聽你的話。」海族的老嫗理所當然地說道。

「不是。」梵妮莎搖了搖頭,冷言譏諷道:「我被送往韓家,只是作為一個生育的工具而已,韓家從上到下,從老到小,沒有一個真正將我視為重要的人物。其中,也包括韓茜和韓磊姐弟倆,他們從未將我當成母親來看待。」

頓了一下,她看向海族的老頭和老嫗,同樣冷聲道:「你們也是一樣。」

「住嘴!」老嫗一臉厲色,怒道:「要不是我們兩個,你早就餓死在域外深海,是我們將你帶到了這裡,將你養育成人的!」

「我們可是你的養父養母!」海族老頭也大聲喝道。

梵妮莎臉色生冷,漠然道:「我聽說,我是被你們兩個,從那些你們域外海族的仇人手中偷回來的。我年幼的時候,還對傳言持懷疑的態度,可隨著我逐漸長大,隨著你們將我推向韓家的火坑,我漸漸相信了那個事實……」

她似突然冷靜了,又道:「反正今天大家都要死在這裡,我也什麼都不用怕了,我只想知道關於我的傳言,是不是真的?你們兩個收留我,將我養育成人,是不是就是為了報復你們的仇人?」

「你在說什麼?什麼我們都要死在這裡?」海族老頭驚道。

眾多青蛇海的海族族人,這時候聽著她的一番話,都心神不安,似乎知道在海面上發生了可怕的事情。

他們紛紛抬頭看著海面。

「有人過來了!」

他們突然看到以柯蒂斯為首的修羅族強者,駕馭著魂壇,從海面上疾馳而來。

他們終於驚慌起來。

「賤人!上面究竟發生了什麼?」那海族的老嫗,臉色陰厲如惡鬼,大聲尖嘯著,喝道:「要是讓我知道是因為你,害的我們遭遇險境,我會一寸寸的將你那一身皮肉剝下來!」

「韓家已被滅族,動手的那個人,應該也不會放過這裡的每一個。」梵妮莎神色自若,似乎根本沒有聽到她的威脅,還神經質地笑了起來,「他就算不想動手,我也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他對我們大開殺戒。」

「你他媽瘋了?」海族老頭怒吼。

「從那夜你偷偷摸進來,對我做出那件事以後,我就已經瘋了!你難道以為你變幻了相貌,我就認不出是你?義父!」梵妮莎眼中繚繞著無窮無盡的恨意,如要將名義上是他義父的海族老頭,給慢慢絞殺至死。

「原來當年是你乾的!」海族老嫗破口大罵。

背著蟹殼的海族老頭,一縮頭,嘿嘿乾笑了兩聲,道:「我只是討一點利息而已。這丫頭的父母,施加在我們身上的侮辱太多,不論我們如何對待她,我都覺得心安理得,一點不覺得過分。」

「終於肯承認了!」梵妮莎全身顫抖,眸中迸射出凌厲的仇恨厲芒。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