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主母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主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3-19 21:20  字數:2599

韓家三武者的魂壇,在火靈和水靈的吞食下,一會兒功夫就消失在秦烈和姬媛的視線中。

水靈吃了兩座柔水魂壇後,似疲憊至極,鼓脹著圓滾滾的肚子,一下子消失在秦烈眉心。

其餘四大虛渾之靈,雖然沒有能進食魂壇,卻對那些散落各處的靈器、寶甲動起手來。

木靈、金靈、土靈和雷靈,呼嘯在海島的各個區域,將一件件品階不低的靈器給吞入腹中,將此次出行視為一次酣暢淋漓的進食。

只有達到八階的火靈,吞沒了那座火焰魂壇之後,沒有急著返回鎮魂珠,也沒有再對其它火屬性的靈材產生興趣。

火麒麟形態的火靈,凝為實質的軀體,漸漸變得虛幻起來。

一道道火焰流光,在火麒麟介於虛實之間的奇異身體中遊動著,似代表著火焰的一種至理。

「哧啦!」

一縷縷赤紅色火焰秘紋,慢慢在火麒麟身上顯現出來,火靈的魂絲附在那些火焰秘紋上,如在用心領悟,感受其中蘊含的奧妙。

「唔!」

秦烈心神一動,突然覺察到體內的虛渾之靈血脈,似乎也被觸動了一下。

他凝神去看,用心感知,逐漸意識到火靈似通過奇異的血脈特性,消化那座吞入他腹中的火焰魂壇內蘊含的火焰力量道理。

簇簇紅色火苗,不時從火靈體內飛逸出來,將火靈圍成一個更加純粹的火焰精靈。

「他是在消化烙印在那座魂壇內的火焰力量奧秘?」姬媛愣了一會兒,忽地反應過來,駭然道:「虛渾之靈竟然可以解析魂壇內烙印的法則道理!老天!」

「八階的虛渾之靈,確實有這個能力,你不知道?」秦烈疑惑道。

姬媛苦澀搖頭。「我們人族對虛渾之靈的認知,都來源於別的域外種族,畢竟……我們人族強悍的歷史只有最近的兩萬年。而虛渾之靈這類奇詭的生命體。在靈域漫長的歷史中,極早便有記載。」

輕輕呼出一口。她又道:「龍族,古獸族,還有修羅族等古老且強大的種族,對虛渾之靈都是極為忌憚,只要知道有蛻變到九階血脈的虛渾之靈存在,都會想盡一切辦法去抹殺。以前,我也覺得那些異族小題大做了,可是現在……」

她看著那正在解析火焰魂壇內火焰奧妙的火靈。臉色變幻莫測,沒有將下面的一番話道明。

「嘩嘩嘩!」

青蛇海的海水,驟然洶湧狂暴,一個個巨大的海水漩渦,在那海底邊沿的海域形成。

一股股澎湃的血肉精氣,從海底中毫不遮掩的衝天而起,氣息中夾雜著滔天的怒意。

四個還在大肆吞吃各類靈器、寶甲的虛渾之靈,察覺到來自海底的動靜,由分散重聚,一會兒就將火靈圍在中間。

秦烈眯著眼。身影一動,已端坐於他那座魂壇上,一道魂念旋即釋放出去。

四個虛渾之靈。化為四道彩帶,將解析火焰魂壇奧妙的火靈裹住,牽引著他,凝為一道道的流光,在水靈之後也重新回到他眉心的鎮魂珠。

待到虛渾之靈歸位,他咧嘴嘿嘿一笑,身後陡然凝結一扇星門。

姬媛反應過來,如閃電般,也飛到他身旁。

「是海族的幾個老傢伙。」姬媛哼了一聲。說道:「明確表態會和六大勢力並肩作戰的異族,其中就有一個是海族。青蛇海的海族。對九重天尤其的聽話,他們一定會不余遺力地對付秦家。」

「海族……」秦烈皮笑肉不笑地搖了搖頭。

「咻咻!」

一道道巨大水柱。從青蛇海的海水中衝上天空,那些青幽的水柱,全部高高聳立在海面上,每一根水柱頂端,都站著一名海族的族人。

一共六個海族族人,都有著類人的面容,臉上腮邊有魚鱗,腰身以下為魚身。

六個海族族人,只有一個身形曼妙的女人,其餘皆為男性。

「主母!韓家被滅門了!」

其中一個海族的族人,駕馭著那水柱,圍繞著海島轉了一圈,臉色蒼白地尖聲大叫,「糟糕了!韓家出了事,我們一定會被九重天給興師問罪,給韓茜知道了,她也一定會暴怒,不會饒恕我們的,我們必須做點什麼!」

「閉嘴!」被稱呼為「主母」的海族婦人,怒斥一聲,臉色森寒地看向天空,喝道:「你眼瞎么?兇手就在你頭上,你還亂叫嚷什麼?」

「哦哦。」那名海族族人忙不迭地點頭。

「怎麼還不走?」姬媛奇道。

這時候,秦烈將星門凝結以後,人在星門的前方,竟然沒有第一時間撤離,令她反而疑惑了。

「走?」秦烈啞然失笑,「就憑這個海族的主母,我就要急匆匆離開么?」

他搖了搖頭,淡然道:「這女人還不夠格。」

他一眼看出,六個從海底衝出來的海族族人,只有那被稱呼為「主母」的女人才是九階的血脈。

其餘五個海族族人,一律都是八階的海族血脈,而海族……並不是一個戰力奇高的強族。

「底下應該還有兩個九階血脈的海族族人。」姬媛皺眉,「你非要他們都上來才肯走?」

「我為什麼要走?」秦烈嘿嘿一笑,看著身後的星門,說道:「滅殺韓家,我不想依仗外力,只想親自動手。但是對這些異族,我可沒有特別的心結,沒心思去親力親為。」

這般說著,他輕喝一聲,「過來吧!」

一身陰寒氣息的柯蒂斯,臉色木訥,第一個從星門內飛出來,恭恭敬敬站在他身旁,道了一聲「主人」。

之後,又連續走出三個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