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熔煉精血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熔煉精血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3-16 12:36  字數:2558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泊羅界,七靈島。

一間封閉的密室中,堆積著如山的各類靈材,在那一堆堆的靈材內,隱隱傳來「嘎吱嘎吱」的聲音,如老鼠在偷食。

秦烈坐在那一堆堆靈材之間,從空間戒內,取出一個個瓷瓶。

每一個瓷瓶,都只有拇指頭一般大,裡面也只有一滴鮮血,那些鮮血有的黯淡無光,有的則是明亮異常,且有著不同的色澤。

「還有半月……」他喃喃自語。

半月後,將會在九重天舉行聲討秦家的盛會,到時不但六大勢力的巔峰人物會悉數前往,各大域外強族的族人也會蜂擁而至。

就連姬家和補天宮那邊,域始境級別的強者,也會應邀而來。

這將是靈域各大種族最大的一次聚會。

而現任秦家的家主,剛剛鑄造出第九層魂壇的秦浩,竟明確表態他也會在那一天降臨九重天。

一時間,靈域百族,各大域界的異族強者,都紛紛沸騰了。

所有人都想知道半月後,將會在九重天發生什麼,都認為那一天靈域的格局,可能又會因此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靈域種種勢力,域外各大強族,都磨拳霍霍,在等候著那一天的到來。

已決心提前踏入靈域,先一步將韓家覆滅的秦烈,一邊在等候魂獸的分身,將蜥蜴始祖變為魂奴,一邊來提升本體的血脈等階。

他選擇了拉普給出的捷徑——融入域外強族的精血。

這時候,擺放在他面前的一個個瓷瓶,分別盛放著魔龍巴雷特的一滴精血。朱雀童嫣的一滴精血。還有黃金巨人班德拉斯。黑獄族泰勒,海族的海莉,包括木族羅申的一滴滴精血。

這一滴滴來自九階強者的精血,是他通過拉普的名義,向泊羅界各族強者索要而來。

如今,在六大虛渾之靈大量進食的時候,他也終於定下心來,嘗試將那一滴滴的各族精血。給融入他的血脈當中。

「蓬!蓬蓬!」

他伸手一點,一個個瓷瓶立即爆碎,那滴滴蘊含龐大血肉精氣的鮮血,突然從瓷瓶內飛出。

一滴滴寶石般晶瑩透亮的精血,落入他左手的掌心,猶如一個個彈珠。

「嗤嗤!嗤嗤!」

他掌心的皮肉,忽地變得灼熱如火,旋即一簇簇的火苗升騰出來,將那滴滴精血裹住。

十來秒以後,他掌心如海綿。將那一滴滴來自於各族強者的本命精血,給盡數吸吮入皮肉。融入他血管之中。

一絲絲強烈的灼熱感,從他手臂的血管內傳來,他那一隻臂膀,驟然變得如燒紅的烙鐵,赤紅赤紅的。

他體內的血脈驟然沸騰!

「呼呼呼!」

一簇簇的火焰,頃刻之間覆蓋他全身,洶湧的燃燒著,將他立即變成了一個燃燒的火人。

隨著鮮血的燃燒,那一滴滴融入他血管的精血,彷彿在他體內爆炸了一般。

許許多多奇異的符文、光爍、不知名的線條,如全部擁有著特殊含義,突然濺射到他沸騰的鮮血中,在他全身的血管內,如電芒般飛逝著。

這一刻,他體內深淵惡魔的血脈,八目妖靈的血脈,種種原本不屬於他的血脈,也猛地變得狂躁。

種種不同種族的血脈,在他的身體中,如一頭頭脫韁野馬,一道道不羈的閃電,一條條的奇異彩虹,以他的血肉之軀為戰場,無比激烈地纏鬥廝殺。

「啊!」

密室中,渾身火焰沸騰的他,發出野獸般的痛苦嘶吼聲。

他大幅度顫抖著,痛的死去活來,只覺得一根根的筋脈血管,這時候似乎纏繞在一起,並在不斷地勒緊。

他身子蜷曲在地,無意識地滾動著,將六大虛渾之靈吞吃的那些各屬性靈材,都給撞的粉碎。

虛渾之靈感受到他的痛苦,紛紛從靈材堆內飛出,在密室的空中懸浮著,不知所措地看著他。

「咿呀,咿呀咿呀!」

他們尖叫著,試圖給予幫助,卻又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道在他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密室外面,宋婷玉和唐思琪兩句,通過特殊的器物,也看到了滿地打滾的他。

唐思琪心急如焚,試圖打開密室,衝進去幫助他。

可是,宋婷玉卻咬著下唇,按住了她的肩膀,搖頭說道:「他說過,我們只要站在這裡,不要容外人過來即可。不論我們看到了什麼,也不論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我們都不能打開密室。」

她嘆息道:「我們……幫不了他的。」

唐思琪感受到一種深深地無奈,無奈說道:「秦家和六大勢力,即將在九重天正面衝突,我知道他很著急,想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所以才如此對待自己。我也想幫他,可是,可是我覺得我很沒用,什麼也幫不了他。」

「我們只能從別的方面幫助他。」宋婷玉很冷靜,「如果我們這時候衝進去,不但幫不了他,還會給他造成麻煩,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

「我明白了。」唐思琪點頭嘆息。

兩女不再講話,而是通過一面稜鏡,凝神觀察著秦烈的一舉一動,看著被自身體內的火焰淹沒,似被烈焰焚燒熔煉的秦烈,看著他發出撕心裂肺的嚎叫,看著他自殘般的淬鍊自己的軀體和血脈。

密室中,秦烈瘋狂地咆哮痛吼,似乎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減少體內的痛苦。

此刻,他已經感覺到那一滴滴來自各大強族的精血,在他的血管內慢慢散溢開來,不同種族不同氣息,不同血脈天賦的精血,在同一時間爆發出來,彼此間會發生的衝突,他其實早已預料。

他只是沒有想到,那些九階強者的一滴滴精血,同時激發後產生的力量,竟如此可怕。

這時候,他其實已隱隱有些後悔,後悔不該急於求成,不該一次性將那麼多不同種類的精血,給一起融入體內。

他應該一滴滴的去熔煉才對……

然而,因為半月以後,各大人族黃金級勢力,各大域外強族的族長,都會在九重天聚合,要去討伐秦家,而他父親也會親臨……

他意識到了時間的緊迫性,他想在半月的時間內,魂獸分身煉化蜥蜴始祖為魂奴。

而本體,他也想在這半月的時間,將體內的血脈提升到八階。

然後以本體之力,前往韓家,將這個當年通過陷害他而昌盛起來的家族,先一步給滅了族!

殲滅韓家,他不想依賴魂獸分身的力量,所以才會如此急切的摧殘自己的血脈。

……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