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血脈奧妙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血脈奧妙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3-15 03:03  字數:2878

拉普生活之地。燃^文^書庫774buy

幾棟以森森白骨建造而成的屋舍處,只有十來個鬼目族的族人活動著,通過一個個奇特的血池,似在煉化特別的血液。

拉普身著破舊的衣裳,在那些血池中走動著,不時呵斥兩句。

秦烈飄然而至時,拉普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臉上露出一個醜陋卻發自內心的笑容,「你可回來了。」

「這些鬼目族的族人……」秦烈詫異道。

「我收的徒弟。」拉普嘿嘿一笑,揮揮手,示意那些年青的鬼目族族人,都離開這裡。

十來個等階較低的鬼目族族人,對秦烈行禮致意以後,都明顯鬆了一口氣,一言不發地散開。

顯然,他們都懼怕拉普,生怕會被繼續訓斥。

秦烈以靈魂意識感知,發現這個以前熱鬧的地方,如今只剩下拉普和他的這些鬼目族徒弟了。

凌家族人,角魔族族人,暗影族族人,還有其餘鬼目族族人,都跟隨凌語詩離開了。

回過神來以後,秦烈道:「你為什麼沒有一道兒過去?深淵一百零八層,最底下的八層深淵煉獄,不但有著更加豐沛的深淵魔氣,更加適合你們的血脈進階,而且還有惡魔君主的關照,比這裡的環境要好很多吧?」

「你知道的,我其實對自身的血脈進階,並沒有太強烈的渴望。」拉普神色淡漠,不急不緩地說道:「我只對各個種族的血脈,有著濃厚的興趣。我始終覺得,只有跟著你,和你接近一點,才能更好實現我的理想和抱負。」

搖了搖頭。他又道:「要是去了九幽煉獄,我就算是血脈進階一籌,也沒有什麼意義。」

秦烈一怔,想了想,才說道:「這趟我在本源始界內,遇到了眾多域外強族,可惜……我沒有能夠將他們的鮮血給收集起來。」

「沒有關係,我想以後有的是機會。」拉普無所謂道。

「柯蒂斯說你著急找我?」秦烈道。

拉普沒有立即回應。而是猶豫了一會兒,旋即一隻隻眼睛中。同時爆出驚人的光芒,說道:「來到寒寂深淵以後,我才聽說神族的那個完美之血計劃,如果我沒有猜錯,你體內的鮮血……就是那個所謂的完美之血吧?」

秦烈臉色微變。

關於體內蘊含「完美之血」一事,他一直嚴守秘密,沒有向別人透露過。

即便是他向來信任的拉普,他也沒有說明過,他也不知道拉普通過什麼方法。竟然能猜出此事。

「你給了我許多奇特的資料,還有血之始祖關於鮮血的認識,包括神族研究靈域各族的進展。另外,我也得到過你的鮮血,還有八目妖靈的鮮血,加上最近一段時間的了解。我才能猜測出來。」

不等他回應,拉普從他的眼神變化,已猜測出真相,自顧自地解釋。

「你知道的,你可以完完全全信賴我。而且,我願意從現在起,立即開放我的靈魂,成為你其中一個魂奴。」

他一臉的真誠,甚至於,眼中也流露出期待之色。

秦烈擁有魂獸分身一事。對拉普這一類最親密的朋友而言,早已經不是什麼秘密,拉普知道一旦成為他的魂奴,將意味著什麼。

「不,我相信你,不需要將你變成我的魂奴。」秦烈搖頭道。

「你弄錯我,我這是懇求成為魂奴。」拉普咧嘴嘿嘿一笑,說道:「我不想浪費時間在自身血脈的蛻變上,而我又知道。如果能成為你的魂奴,可以從你那兒得到精純的魂力。而靈魂的強大,有助於我鑽研血脈的奧妙,能讓我始終保持著旺盛的精力。」

秦烈訝然,「你是認真的?」

「當然,你知道的,即使如今沒有靈魂契約,我也將你視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人。你給我的那些關於血脈方面的知識,還有對我們幽冥界各族的幫助。都讓我緊緊和你連在一起。」拉普認真道。

秦烈深深看向他,說道:「我考慮考慮。那個。你這趟叫我過來,主要就是為了這事?」

「還有一件事。」拉普神情肅然,深吸一口氣,喝道:「經過我的深刻觀察,我認為你體內的完美之血,要想儘快的蛻變,可能需要不斷吞沒融合強大的血脈。譬如,更強大的惡魔,強大的靈族族人,或者靈域巨龍族,強大的古獸族族人的血脈。」

「我認為你的鮮血,能夠通過這樣的方式,主動修復並補全你血脈中的缺陷,令你更快的進階強大。」

「只有這樣,只有吞沒融合了越來越多的強大血脈,你的鮮血才能真正稱得上完美之血。」

「這才是你血脈存在的意義!」

秦烈轟然一震。

突然間,他想起他體內的血脈,幾次快速的進階,似乎都符合拉普的說法。

有一次進階,他融合了尼維特銀線天蛇的血脈,有一次,他融合了火靈的血脈,還有一次融合了八目妖靈的血脈,近期,則是融合惡魔領主阿特金斯的鮮血……

恰如拉普所言,他的一次次血脈突破,似乎都和他融合別的強族的血脈有關。

「吞沒融合別的強族血脈,不斷補欠自身血脈的缺陷,將其逐漸趨於完美,這才是完美之血蛻變且不斷強大的正確方式?」他喃喃自語。

「嗯,相信我,只有這樣下去,你體內的血脈才能快速突破,也才會變得越來越恐怖強大!」拉普神情肅穆,擲地有聲道:「這是我深入研究以後,得出來的結論,而且我相信這個結論一定不會有錯!」

秦烈有些心神不寧,臉色也有些茫然,下意識地點頭,「竟然是這樣……」

「我請求柯蒂斯,在你一過來時,就通知你過來,主要就是要告訴你這個事情,免得你以後在血脈的修鍊上,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方向。」拉普輕喝道。

「明白了,我想……我真的明白了。」秦烈暗自嘀咕。

精神有些恍惚的他,慢悠悠地從拉普這邊離開,一邊思索著,一邊向補天宮和姬家、秦家聚居地行去。

一路上他始終眉頭深鎖。

「秦烈!你小子什麼時候過來的?對了,那些中央世界的傢伙,到底會對泊羅界採取什麼行動?」

他在經過泊羅界各族區域時,魔龍族的巴雷特,一眼看到他,突然吆喝起來。

化為人形的巴雷特,一身的血跡,似乎剛剛經歷過一番血戰,講話的時候,渾身肥肉都在亂顫。

在他的旁邊,站著九階朱雀童嫣,同樣也是衣衫染血。

怔怔出神的秦烈,隨著巴雷特的嚷嚷,一下子醒轉過來,他隨意看了巴雷特和童嫣一眼,略有些猶豫地說道:「兩位,能否凝鍊一滴精血給我?」

「就一滴精血?」巴雷特奇道。

「嗯。」秦烈點頭。

「小意思。」巴雷特咧嘴一笑,說道:「要不是因為你的幫助,我們永遠不可能來深淵,不可能見識到如此可怕的惡魔。通過和那些惡魔的廝殺戰鬥,我雖然時常處於重創狀態,可是我知道我正在變得強大!」

「我感覺到,可能要不太久,我就能突破到十階血脈了!」

「等到了那時,我就會去陰影暗界,去找我的父親,將他從中解救出來!」

「只是區區一滴精血,我吃半個八階的深淵惡魔,就會重新凝鍊了,算不得什麼。」

這般說著,巴雷特從手心內,凝鍊了一滴精血出來,隨手甩了給他。

九階朱雀童嫣,連廢話都沒有,直接就凝鍊了一滴精血,也很爽快地扔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