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燼滅之光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燼滅之光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3-10 13:09  字數:2420

有著十階血脈的蜥蜴始祖,震怒而來,可在短短半刻鐘以後,竟然又以更快的速度逃離。《

不但如此,他在逃回蜥蜴族的域界以後,居然將那一扇連通此地的域界之門,也給一併轟碎。

——他生恐秦烈這具詭異的身子趁勢殺入蜥蜴族域界。

令人驚異的變化,在極短時間內發生,連秦烈自己也沒有預料到。

更遠處,已端坐在她那六層魂壇上的繆怡姿,自然更加的愕然,愣了愣,她御動著魂壇,慢慢漂浮過來。

「那頭巨蜥……就這麼逃了?」她奇道。

「嘭!」

她這番話才落,突然聽到一聲異響,隨後柴文和的痛呼也同時響起。

她扭頭望去。

數萬米之外,被秦烈的魂獸分身追擊的東躲西藏的柴文和,那座六層的青木魂壇,不斷的震動著。

一圈圈青幽光芒閃耀時,柴文和的鼻孔中,鮮血橫流。

那座青木魂壇,則是陡然加速,如一團飛逝的流光,猛地遁向更遠處的星海深處。

顯然,一看到蜥蜴始祖的潰逃,柴文和也沒有了留下來再戰的心思。

他明顯是藉助於某種奇異的秘術,激發了平常不顯露的力量,瞬間從此地遠離。

「又逃了一個……」

繆怡姿一臉訝然,她的那座六層魂壇,這時候漂浮到那片充斥著空間縫隙的區域,驚奇的看著秦烈。

秦烈那具由不知名域外流光凝結的身子,熠熠閃亮。呈半透明狀。內部似蘊含著無盡的神秘。

在她的注視下。秦烈從爆裂的域界之門處,慢悠悠回到那片空間縫隙密布之地。

「那些有著恐怖腐蝕力的流光,究竟從何而來,還有……為什麼你可以凝鍊起來?」繆怡姿忍不住詢問。

「嗤嗤!嗤嗤!」

一縷縷未知流光,在繆怡姿的驚異目光中,漸漸從秦烈的身上飛離。

數十秒後,那一具以未知流光凝鍊的秦烈的軀骸,已經在她眼中消失不見。

一團碧焰般的幽魂。重新浮現出來,如一盞綠幽幽的明燈,釋放出令人心悸的陰冷微光。

「聽說……你的師傅就消失在這樣的空間縫隙內?」從那團幽魂中傳來秦烈的聲音。

他的那一具魂獸分身,在失去了柴文和的蹤跡以後,從遠方飛馳過來。

繆怡姿愣了愣,道:「是這樣的,為什麼會忽然問起這個?」

那一團秦烈的幽魂,靜靜凌立在那片遍布空間縫隙的奇地,倏然一變後,凝為一個人形。

一絲絲碧綠色光束。帶著非常強烈的靈魂氣息,如綠色絲帶延伸向那些空間縫隙。

秦烈靈魂所化的幽魂。似在默默感受,好一會兒後,才說道:「你以前施展空間秘術,有時不慎將空間撕裂時,有沒有見過這樣具有可怕腐蝕力的未知流光?」

「也見過幾回,怎麼了?」繆怡姿奇道。

幽魂形態的秦烈,緩緩點頭,旋即說道:「你所施展的那些空間秘術,是你的師傅傳授於你的吧?」

「當然。」繆怡姿又道。

秦烈沉吟了一下,道:「並不是每一個擅長空間秘術者,在不慎撕裂空間縫隙以後,都能那麼幸運的可以見到這樣的流光。」

「什麼意思?」繆怡姿不明所以。

「這些流光,名叫燼滅之光,它們往往不會輕易出現於一道道撕裂的空間縫隙。」秦烈說道。

「我還是不明白你的意思。」繆怡姿搖頭。

「我是說,這些燼滅之光不是無緣無故出現,也不是其他擅長空間秘術的武者,能輕易看到遇見的。」這般說著,他的魂獸分身已經到來,他這一團碧焰般的幽魂,忽然就融入魂獸分身。

魂獸分身倏然縮小變化。

一會兒功夫,他又以本體的模樣凝現出來,繼續道:「燼滅之光的出現,不是無緣無故,我猜……要麼是你施展的空間秘術特殊,要麼……」

話到這兒,他停頓了下來,一臉的若有所思。

「要麼什麼?」繆怡姿奇道。

就在此時,從繆怡姿身後的一片星海內,突然間浮現一點米粒大小的烏光。

烏光扭曲變幻著,一點點的脹大,迅速形成一個域界通道。

一道乾瘦的身影,陡然從中閃現出來,他看著秦烈,臉色出奇的肅穆,道:「少爺的意思是……我師傅或許還活著?」

「什麼?!」繆怡姿驚呼。

突然現身的,正是商牟的另外一個徒弟,繆怡姿的師兄陳霖。

和繆怡姿不同,陳霖有著域始境的恐怖實力,而且繆怡姿的身上,有一件師門傳下來的靈器,那靈器能定位到繆怡姿所在的星海坐標。

域始境的陳霖,可以憑藉那個器物,以他更加強大的實力,直接破空而來。

陳霖沖繆怡姿點了點頭,視線又重新落到秦烈的身上,道:「我以前運用空間秘術時,也曾撕裂空間縫隙,也遇到過類似的腐蝕流光。但是,我和別的擅長空間秘術的武者交流,查閱一些資料後,才發現似乎只有我們師兄妹兩個,遇到過類似的流光。」

「那東西叫燼滅之光,別說你們了,就連四大超階血脈種族的很多人,都沒有遇見過。」秦烈解釋道。

「小少爺,你剛剛的意思,是不是想說我師傅可能還活著?」陳霖道。

秦烈點頭,說道:「有很大的可能性。」

「那燼滅之光究竟是什麼鬼東西?你為什麼可以用那種東西凝鍊一具軀體,從而將蜥蜴始祖嚇退?」繆怡姿急道。

「看來我來遲一步了。」陳霖目顯異色,對繆怡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