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覺醒的妖靈殘魂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覺醒的妖靈殘魂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3-04 13:01  字數:4478

?

微弱的靈魂意識,從那些明熠的光線中,斷斷續續地釋放出來。

深藍滿臉的驚奇,她伸出柔嫩小手,慢慢觸向一根纖細的光線,試圖進行直接的魂念碰觸。

「嗤!」

幽幽水藍色光暈,從她指尖綻放,那一根閃閃發亮的光線,似膽怯地避讓了一下。

深藍伸出來的指頭,沒有下一步的動作,而是停留在那兒一動不動。

她嘴角顯出一個柔和的笑容,全身釋放出一種平和無害的靈魂氣息,似在鼓勵那些光線的主動觸碰。

她安靜地等候著。

過了一會兒,那一根奇異的光線,似漸漸鼓起勇氣,主動飄逸而來。

光線如一根纖細髮絲,慢悠悠地落在深藍的晶瑩指頭上,一縷縷微弱的靈魂氣息,也嘗試著和深藍建立聯繫。

深藍嘴角的笑容愈發的燦爛。

不多時,那些繚繞在深藍身旁更多纖細的五彩光線,一一主動纏繞在她身上。

深藍緩緩閉上眼,也不管體內血脈力量的被禁錮,而是開放自己的心靈,來接納那些奇異的靈魂波動。

她認真感悟著,以她獨有的靈魂秘術,去試著溝通,聆聽那些光線的聲音。

「唔!」

遠處,以楊青為首的那些煉器師,皆是一臉的驚異。

他們怔怔地看著深藍,看著她在被禁錮了軀體和血脈力量以後,釋放出奇異的靈魂,竟引得那些奇妙的光線,似一一彙集到她身上。

這時,他們發現那些分散的光線,他們認為的密咒脈絡。似乎受到了深藍的靈魂吸引,都在變幻著位置。

很快的,他們發現深藍已被那些奇異光線給淹沒。

一個深幽漆黑的巨大手中漩渦。在那些光線紛紛匯聚向深藍以後,從那些珊瑚礁深處一點點浮現出來。

「深淵通道!」一名煉器師驚呼。

楊青神情一震。道:「她破解了封印深淵通道的密咒!」

「她……怎麼會精通陣圖的奧妙?」有人不解道。

楊青遲疑了一下,說道:「似乎不是精通,而是……禁錮此地的密咒,主動為她開放了深淵通道。」

那些煉器師聽他這麼一解釋,都是悚然色變,道:「主動開放?那些密咒……難道擁有著智慧意識不成?」

「好像是這樣。」楊青喃喃道。

也在這時,秦烈的那一具魂獸分身,忽地急劇收縮。

短短十來秒的時間。秦烈的這具魂獸分身,又利用「化形」血脈天賦,凝為本體的模樣相貌。

真身給楊青等人帶來的恐怖壓力,在他化為人形以後,立即蕩然無存。

以秦烈面目示人的他,一雙眼瞳呈碧綠色,顯得有些邪異詭秘,眼瞳內絲絲綠芒閃爍著,似還在消化著裴天明等人的靈魂。

他好奇地走向深藍,一縷靈魂念頭旋即釋放。「怎麼一回事?」

收到他靈魂念頭的深藍,抿嘴一笑,然後睜開眼。那些如五彩水草般纏繞漂浮在她身旁的奇異光線,沒有因為她睜眼而有異動。

它們似已經接受了深藍。

「我會帶你們回家的。」深藍柔聲說道。

忽然間,那些千萬奇異的光線,就在她的手心迅速匯聚,一會兒功夫,那些光線變成了一個閃閃發亮的小球。

存在這片深海多年的奇異禁咒,就這麼一霎,已完全消失。

秦烈愕然。

深藍小手一動,那一團晶瑩光球。似已被她收了起來。

這時候,她才對秦烈解釋。「我之前和你說過,這個所謂的深淵通道。其實是我母親魔寵八目妖靈凝結的星門。星門的凝結,耗費的乃是八目妖靈的血脈力量,這一點你是非常清楚的。」

秦烈點頭,「我知道。不過……這星門存在的時間有點長。」

他也擁有八目妖靈的血脈,他以血脈力量凝鍊的星門,只能持續一陣子,絕對不可能如真正的空間之門那般永恆存在。

但這個深藏海底的星門,已經存在了三萬年左右,從魂之始祖和深藍母親過來以後,似乎就沒有消失。

這讓他有點難以理解。

「這個星門之所以能夠存在至今,是因為八目妖靈在九階血脈。另外,它在凝鍊這個星門時,還添加了本命精血在內。」深藍微微一笑,解釋道:「它的本命精血,蘊含著它血脈的真正奧妙,能主動牽引深海的天地靈氣來維持星門。」

「多年以後,五大始祖將此地禁錮起來以後,八目妖靈隱藏在星門內的本命精血,漸漸覺醒了微弱的靈魂意識。」

「它們慢慢向外滲透,滲透到咒之始祖締結的禁咒內,將禁咒也給融合了起來。」

「所以它們最後是自己保護自己。」

「因為我是母親的孩子,它們感受到了我的氣息,所以認可了我,也接受了我。」

「你的本體在本源始界,所有你沒感覺到它們的存在,如果是你本體到來,你體內的八目妖靈血脈,會比我更快的覺察到它們。」

「不過,它們畢竟是我母親魔寵殘留的魂念,所以,還是由我將它們帶回靈族,對它們進行重新培育,將來……我會復活它,讓它和以前一樣保護我。」

她所說的它,正是秦烈曾經在東夷人禁地內,所見的八目妖靈。

當年,他們使盡了手段,動用了數名虛空境強者,才將八目妖靈斬殺。

如今,八目妖靈遺留在星門內的本命精血,在種種機緣之下,竟再次覺醒了靈魂意識,只要深藍將它的靈魂碎念,還有這些本命精血帶回靈族,她就能復活八目妖靈。

秦烈愣了一會兒,才漸漸理清其中的奧妙,隨即說道:「這麼說,在它的本命精血和零碎的魂念,被你帶入靈族以後,星門……很快就會消失了?」

深藍輕輕點頭,道:「我本來就準備回去時,順便將星門毀去。」

「為什麼?」秦烈道。

深藍猶豫了一下,說道:「星門本來的確連接著深淵通道。不過,當我借用它的時候,它就會發生改變,而是和我們靈族的祖地連接起來。」

「如果,靈族知道可以通過這一扇星門,直接湧入暴亂之地的深海,他們……」

秦烈臉色陰沉下來,道:「他們也會順勢侵入?」

深藍點頭,道:「要是他們也將靈域視為目標,最起碼,靈族和神族可以將靈域一分兩半。」

頓了頓,她說道:「一個神族,這片天地百族集合的力量,恐怕都很難抵抗,加上我們靈族……真的再沒有一點希望。」

「我答應過你,也答應過塞納,不會領著靈族的大軍踏入,所以我要毀去它。」

秦烈沉默了。

他們的對話,遠處的楊青等煉器師,因距離的原因聽不見。

所以那些人根本不知道靈域的將來,會面臨怎樣的恐怖強敵,也不知道在無垠的域外,另有和神族一樣強大的餓狼,也對靈域這片肥沃域界虎視眈眈。

「我走了。」深藍突然輕道。

秦烈沒講話,只是以複雜的目光看向她。

深藍低聲一笑,說道:「我知道,我們以後還會再見的。」

「哦?」秦烈訝然。

「我還擁有命運血脈天賦,我能感覺到,以後我們還會有很多相遇的機會。」丟下這句話,深藍化為一束藍光,隱沒向珊瑚礁內的星門。

那星門倏地膨脹起來。

不久之後,整個星門突然爆炸,濺射出無數幽藍光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