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九十章散場

第一千兩百九十章散場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26 13:30  字數:4681

秦烈靜坐於本源晶面上,心神一片空靈,臉色安詳。

一絲絲的魂力,猶如涓涓細流,從他的魂湖飛逸到那一塊身下的晶面。

他的魂湖漸漸乾涸……

其間,他不但沒有絲毫的恐懼,眼睛還神光燦燦,嘴角也噙著一絲笑意。

涅槃境往不滅境的進階,最為根本的一點,便是魂壇取代魂湖!

此刻,他魂湖內的絲絲魂力,一一融入身下的那一塊本源晶面,似預示著魂壇的逐步凝成。

他對雷電、寒冰、大地、血靈訣的靈力法決的認識,對種種力量的感悟,似化為他所看不透的天地脈絡,已烙印在本源晶面。

與此同時,一種和身下晶面融為一體的奇妙感,也漸漸浮上了心頭。

一個心神念頭倏然一動。

「呼!」

那一塊晶瑩透亮的奇異晶面,突地從他身下飛起,就在他胸口不斷收縮著。

數秒後,蓮台般大小的晶面,變得只有指甲蓋一般大。

一束白灼光芒閃過,那一塊縮小了不知多少倍的本源晶面,從他眉心鎮魂珠底下皮肉內,直達他腦海。

小小的晶面,一瞬後,浮現於他的靈魂識海。

「哧啦!」

電閃雷鳴之間,那一塊小小的本源晶面,又在迅速變大。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指甲蓋大小的本源晶面,在秦烈的靈魂識海之中,又變成千畝巨大。

巨大的本源晶面,懸浮於靈魂識海中,內部滋生出無數奇妙。

不等秦烈反應過來,他本沉落於魂湖的真魂。受到那一塊巨大晶面的強烈吸引,猛地融入晶面中。

真魂一入那塊晶面,烙印在內部的種種力量奧義。滲透進來的魂力,立即和他的真魂建立了直接的聯繫。

他突生一種靈魂依然還在魂湖內的安逸舒適感。

蒼茫的靈魂識海內。不時有雷霆電芒閃過,那塊巨大的晶面,在秦烈的真魂入駐以後,開始正式向魂壇發生著蛻變。

以本源晶面為基礎的魂壇,加上秦烈的「通天」古圖,各類力量靈訣奧義,魂力和真魂的融合,正逐步成形。

沉落於晶面的他的真魂。也隱隱生出和本源始界融為一體,感覺這片天地乃是一個放大無數倍「炎界」的奇妙感受。

似乎,只要以本源晶面為主體的魂壇,一旦成功鑄造,他就能成為這個始界的唯一神祗!

他血液內來自於八目妖靈的血脈,蠢蠢欲動,像是已可以和外界建立聯繫。

他的主魂,和魂獸分身的靈魂聯繫,也似乎再也不受任何的阻礙。

一種天地都在掌控之中的奇妙感受,漸漸地。從他魂壇內的真魂內滋生。

「嗤嗤!嗤嗤!」

他頭頂之上,一道道電芒糾纏著,不時湧出空間波動。

似乎有一扇空間之門。將會隨著他的心神變動,而慢慢凝鍊。

神族,惡魔,還有靈族、骨族、羽族族人,都驚異的看著他。

就在此時,賽多利斯家族那邊的眾多族人,突然發出凄厲的長嚎。

迪迦,深藍,還有凌語詩、乾煋等人的視線。在那聲聲怪嘯之下,都從秦烈身上聚集到賽多利斯家族。

只見那些本就必死的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眼瞳之中,都浮現出一簇簇綠色鬼火。

索姆爾的眼角。一縷縷碧綠色的魂線,如濕滑細長的毒蛇蠕動著,似在抽離著靈魂。

那些賽多利斯的族人,眼眶深陷,眸中的神采一點點消失。

他們抱著頭痛嚎,卻無力阻止什麼。

他們死死盯著奧克坦。

奧克坦轉過身,背對著他們,以血脈力量在他自己的胸口,釋放出狂暴的空間之力。

一個米粒大小的黑點,隨著他血脈能量的御動,慢慢的成形。

他身旁的空間,似在急劇的塌陷,各類的力量,似都被那漆黑小點吸引。

「死亡黑洞!」仙娜驚叫道。

「呼!」

索姆爾的靈魂,化為一團碧綠色靈魂火焰,從他寄宿的軀骸內飛離。

眾多賽多利斯家族族人的精魂,被他硬生生牽引出來,如一個個螢火蟲般,紛紛撲入奧克坦凝鍊的死亡黑洞。

奧克坦猛地抬頭,死死盯著深藍看了一眼,又以仇視的目光瞪了一眼秦烈,旋即化為一束流光,一頭鑽入那不斷脹大的死亡黑洞。

索姆爾那碧綠色的靈魂火焰,在奧克坦之後,也閃入了黑洞中。

詭異的黑洞,蠕動著,瘋狂吸收著附近的各類力量,內部彷彿傳來了驚天動地的爆炸。

那死亡黑洞消失之前,還從中傳來奧克坦的慘叫,還有索姆爾的靈魂悲鳴之音。

似乎,被死亡黑洞吞沒以後,他們在裡面也遭受了莫大的重創。

「蓬!」

那黑洞突然化為虛無。

「他……這是自殺么?」羽族的斯坦卡,愣了一下,茫然道:「膨脹後的死亡黑洞,一旦爆炸,瞬間形成的毀滅性力量,足以碾碎一切生靈。別說是他們了,就連九階和十階的血脈戰士,也未必就能存活下來。」

「奧克坦這是瘋了吧?」仙娜也附和道。

「看來是求死。」沙列冷笑道。

「不對。」深藍輕輕搖頭,說道:「索姆爾在黑洞爆炸之前,似藉助於眾多賽多利斯家族族人的精魂,帶著奧克坦墜入了不知名的空間縫隙。他們或許會在未被探索到的空間亂流內,流浪一陣子,不過……他們還有一線存活下來的希望。」

此言一出,仙娜等人都大吃一驚。

「什麼?這樣還有可能活下來?」斯坦卡面色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