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八十六章沉落

第一千兩百八十六章沉落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21 10:14  字數:3153

由浩桀釋放出來的那個赤紅色骷髏頭,一次次地撞擊在那紫紅色光幕上,頭骨上的碎裂跡象越來越明顯。

浩桀端坐於本源深海邊上的血肉軀體,劇烈顫抖著,湧現出濃稠血腥的氣息。

猩紅的凶煞氣息,如一根血腥的光柱,從浩桀身上扶搖上天。

浩桀似在極力掙扎著。

可惜,他附在赤紅色骷髏頭上的皆為靈魂之力,那紫紅色的光幕,阻止了他和肉身的聯繫。

他本體的一番番異動,湧現的洶湧血氣,壓根無法給那赤紅色骷髏頭帶來幫助。

他越是激烈掙扎,那骷髏頭,似乎會越早爆裂。

不知為何,眾人都覺得一旦那骷髏頭爆碎,浩桀本體的頭骨……似也會隨之炸裂。

紫紅色光幕下,明煦和蒼曄的靈魂幽影,一邊在哀求著秦烈高抬貴手,似一邊在不斷勸說浩桀,要阻止他的瘋狂行徑。

各族的血脈強者,看著來自於本源深海上的巨變,都紛紛變色。

最先以靈魂探索本源深海的浩桀、明煦和蒼曄,此刻不但一無所獲,似連將靈魂歸位都不能了。

籠罩在本源深海上方的紫紅色光幕,似變成隔絕一切靈魂和血脈力量的壁障,將本源深海和周邊的各族族人給分成了兩個世界。

「怎,怎會這樣?」

迪迦喃喃低語,驚恐地看向天空,看向那一幅巨大且血腥古圖之下的秦烈。

他無論如何都想像不出,秦烈怎麼就突然和本源深海建立了聯繫,就因為構建了一幅古陣圖么?

「秦烈!」

神族那邊,乾煋深吸一口氣,以他能發出的最大聲音喝道。

他站在蒼曄身旁。高高仰著頭,眼睛死死盯著秦烈,眸中火焰飆射。「你真的就一點不念舊情?!」

流漾和霧紗,愣了一下。也霍然反應過來。

她們也眼巴巴看向天空,美眸之中,滿是祈求之色。

她們也是請求秦烈放手,讓浩桀、明煦和蒼曄的本魂,可以順利突破紫紅色光幕的封鎖,從而回歸軀體。

「給我滾出來!」

與此同時,凌語詩冷哼一身,眸中紫色火焰燃燒。

屬於她的靈魂氣息。隨著那些紫色火焰的浮現,似也被一併點燃。

潛藏於她的靈魂識海,竭盡全力試圖奪取她靈魂所有權的索姆爾,突然間發現凌語詩的腦海內,紫火泛濫。

索姆爾駭然失色。

他忽然意識到,凌語詩為了將他剔出去,不惜以紫色火焰湮滅自己的魂念。

索姆爾首次恐懼起來。

「連自己的靈魂都敢如此點燃!算你狠!」

一點點碧焰鬼火,如綠幽幽的星芒,從凌語詩的眼角飛濺出來。

碧焰光點,一從凌語詩眼中飛出。立即閃爍著往往奧克坦而來。

綠幽幽的光爍,半途不斷地融合,數秒的時間。又凝成了索姆爾的本魂。

一個重傷的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眼看索姆爾的碧焰幽魂而來,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那碧焰鬼火,霎那間融入他的軀體,等他再次睜眼以後,他瞳孔已變長了綠幽幽的詭異色澤。

那顯然是屬於索姆爾的靈魂。

「索姆爾!究竟怎麼一回事?」

奧克坦沒有將那個同族族人的魂滅當一回事,一臉的驚異,詢問關於秦烈的事情。

輕易奪舍了一具軀體的索姆爾,幽幽道:「這個叫秦烈的神族、人族混血者。在靈域得到了我族大皇子攜帶的一件至寶,那東西……乃是我魂族聖器!」

奧克坦還是不明所以。

索姆爾沉吟了一下。道:「那件我魂族的聖器,烙印著天地規則的直觀形態!你只要知道。他所刻畫的那一幅古圖,真的擁有連通本源晶面的能力即可!」

奧克坦勃然變色,「真的可以連接本源深海?」

「他已經這麼做了。」索姆爾無奈道。

「那我們……」奧克坦臉色蒼白。

要是給秦烈奪取本源晶面,獲得了這本源始界的掌控權,他們所有人恐怕都難逃此劫。

不僅僅如此,在他們一行人死後,秦烈還會將深藍安全送出去。

那時,整個賽多利斯家族,也將遭受滅族的厄運。

「沒有更好的辦法了。」索姆爾情緒也有些低落,「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這麼一個攪局者出現。攜帶我族那件聖器的他,在本源深海內,的確最有希望奪取本源晶面,這是任何人都沒有預料到的意外。」

「現在怎麼辦?」奧克坦惶惶不安道。

「只能等他自己出錯了,在他和本源深海已建立了聯繫以後,我也再沒有以魂族秘術殺死他的可能。」索姆爾道。

奧克坦一怔,「等他自己出錯……」

「想要徹底融合本源晶面,也沒有那麼容易,一個不慎,也可能魂飛魄散。」索姆爾哼道。

聽他這麼一說,奧克坦的心中,又重新燃起希望。

天空中。

秦烈的精氣神,都耗費在「通天」古圖的維持上,他甚至於不知道下方本源深海的異變。

隨著「通天」古圖,吸收了越來越多的濃郁深淵魔氣,這一幅血腥巨大的古圖,變得重逾萬鈞。

他以血脈之力,要維持古圖懸浮虛空,已漸漸變得力不從心。

這時候,他其實在竭盡全力以血脈和心魂操控著古圖,令其一點點下沉。

他要將那一幅奇異的古圖,給沉落於本源深海內部,他感覺到只有這樣,他才不需要持續不斷地維持古圖懸浮虛空。

他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這件事上。

因紫紅色的光幕,存在於他和本源深海之間,隔絕了魂念和聲音,以至於他都不知道發生在本源深海上的異變。

他不知道浩桀、明煦和蒼曄三人的本魂,被困在本源深海,遲遲無法脫離。

他也聽不見乾煋的呼喊。

一層層的紫紅色光幕,並不是透明色,也無法將下面的一切呈現。

然而,隨著他牽引著古圖,慢慢的沉落,那層層的紫紅色光幕,則是不斷重新融入古圖中。

本源深海之上的蒼曄和明煦的靈魂幽影,浩桀釋放的那一個赤紅色的骷髏頭,也終於變得清晰起來。

他略有些驚訝的俯瞰下方。

他看到,從蒼曄和明煦的靈魂幽影上,傳遞過來的,都是焦急萬分的哀求。

浩桀靈魂寄託的骷髏頭,頭骨上裂紋密布,似即將炸裂。

他愣了一下,看著那種紫紅色光幕,又看了看他御動的血腥古圖。

他心神稍稍一動。

神奇莫測的,就在明煦、蒼曄的靈魂幽影處,一層層紫紅色的光幕,中間突顯一個拳大的洞口。

那洞口,穿透了一層層的紫紅色光幕,連通了外界。

蒼曄和明煦的魂影,驚喜如狂,和那個赤紅色的骷髏頭,通過那洞口以極速離開。

一眨眼功夫,明煦和蒼曄的魂影,已經融入本體。

那個赤紅色骷髏頭內,一縷縷靈魂之火虛弱閃爍著,則是融入浩桀體內。

靈魂融入軀體的浩桀,兩眼昏花,竟直挺挺倒地。

不論那些嗜血家族的族人如何呼喊,浩桀都沒有一點反應,似陷入了最為深沉的睡眠。

浩桀靈魂歸來以後,眉心的第三目,逸出了縷縷鮮血。

他一隻手掌捂著眉心,一隻手捂著嘴,大聲咳嗽著。

一縷縷鮮血,從他捂著嘴的手指縫隙內,不斷的向我滲出。

「姐!你,你怎麼樣?」乾煋急道。

蒼曄幾乎是癱軟在乾煋的懷裡,鼻孔和耳朵都有血絲滲出,她以微不可聞地聲音說道:「我的魂力透支了,恐怕無法再戰了。」

「發生了什麼?你們在本源深海內部,究竟發生了什麼?」乾煋追問。

蒼曄穿著漆黑重甲的身子,似微微一顫,猶豫了一下,她艱難地說道:「我們終於找到了那塊本源晶面,可是,從那本源晶面中浮現出來,竟然是秦烈構建的那一幅奇異古陣圖。」

話音一落,她最後的一絲魂力,似也已經耗盡。

她也和浩桀一樣昏了過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