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七十九章姮魂丹

第一千兩百七十九章姮魂丹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16 17:52  字數:4034

秦烈懸浮於本源深海上空,以精血為線,繪刻古陣圖的做法,雖然令眾人覺得驚異,卻也僅僅如此。

他們並不認為,繪製古陣圖和奪取那一塊本源晶面,會有什麼關聯。

因此,在最初的驚奇之後,以浩桀、明煦為首的那些神族族人,開始以他們的方法來嘗試找到本源晶面。

此時他們都已聚集到本源深海。

一望無際的漆黑海洋,滿是液態的濃郁深淵魔氣,他們越是靠近,越是覺得靈魂安詳,對血脈內各類天賦的認識也越發深刻。

當然,他們不會僅僅滿足於此。

蒼曄過來坐下後,取出一枚拳頭大小的藥丸,那藥丸呈暗褐色,布滿條條紋紋,猛一看如幼兒腦袋,充滿了詭異感。

她盯著那頗大的藥丸看了一下,略有些猶豫,不過還是硬著頭皮,艱難地一口將那大藥丸吞入腹中。

那藥丸一點點從她喉管沉落腹部。

「姐,那是……」乾煋微驚。

蒼曄沒有答話,而是閉上眼,集中注意力去煉化那藥丸。

不久後,一絲絲精純的魂力,竟然從她身上外溢出來。

蒼曄的靈魂氣息,也在短短時間內,如提升了三五倍左右!

除黑暗家族族人外,其餘神族的族人,都是滿臉的驚駭之色。

「竟然是一枚姮魂丹!」明煦目顯異色。

「姮魂丹!」迪迦臉色一變,急道:「凌姐!情況不妙啊!」

已經將那一塊本源晶面大體位置,透露給秦烈的凌語詩,遠遠看了他一眼,道:「怎麼了?」

迪迦從伊諾絲、韋森特身旁離開,匆匆來到她身旁。壓低聲音道:「黑暗家族的那個蒼曄,剛剛吞下的是一枚姮魂丹!」

「姮魂丹?」凌語詩顯然不知道這丹藥的來歷。

「這是一種可以大幅度提升魂力,包括靈魂感知力。還有靈魂強度的奇異丹藥!」迪迦臉色深沉,凝重道:「姮魂丹極其珍貴。對那些靈魂遭受重創者而言,都有著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據說,十階血脈以下的各族族人,只要靈魂印記沒有崩滅,不論靈魂受了多麼大的傷害,都可以藉助於姮魂丹恢復過來!這一枚丹藥的價值,堪比一些品階較低的神器!」

凌語詩一驚,下意識望向蒼曄。果然發現蒼曄身上的靈魂波動,明顯變得洶湧莫測。

因蒼曄本身靈魂強度有限,太多的魂力她無法一一納入靈魂,都已經開始向外泄露了。

可見那一枚「姮魂丹」提升了她多麼大的靈魂力量。

神族本不是擅長靈魂方面奧秘的種族,以正常情況來看,以靈魂搜查那一塊本源晶面,神族必然是吃虧的一方。

然而,當蒼曄靈魂力、感知力、靈魂強度都瞬間暴漲數倍以後,這個說法顯然就不成立了。

此時的蒼曄,靈魂之強恐怕不遜於在場的任何人。只要她在「姮魂丹」的藥效沒有消散之前,得到那一塊本源晶面的認同,她就能得到秘境的所有權。

真要那樣。別說他們了,就算是索姆爾和奧克坦事後過來,也不過是自尋死路罷了。

迪迦等人本悠哉悠哉,一點都不擔心神族接近本源深海以後,能夠真有什麼建樹。

可現在他們開始慌了。

「凌姐!你也聽到那個明煦的說法了,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一旦讓神族得到那塊本源晶面,我們和索姆爾、奧克坦的命運將是一樣!」迪迦冷聲道。

凌語詩黛眉一蹙,道:「你要我現在阻止她?」

迪迦重重點頭。

「這樣的話。剛剛停下的戰鬥,又會立即以更加激烈的方式爆發。」凌語詩道。

「難道我們會害怕他們不成?」迪迦冷哼。

凌語詩沉吟了一會兒。抬頭看了看天上的秦烈,道:「再等等看吧。」

迪迦苦笑。「我怕……」

「沒事的,我會盯著那個女人,她要是真的能感知到本源晶面的確切位置,我會去對付她的。」凌語詩鎮定自若地說道。

迪迦愣了一下,突然醒悟過來,喜道:「凌姐,你是說……你知道本源晶面的位置?」

「只是大概而已。」凌語詩淡淡道。

迪迦神情振奮,連連點頭,「好!這樣就好!」

凌語詩微微一笑。

迪迦想了想,突然道:「你不需要顧及我,如果你能融合那一塊本源晶面,你儘力去嘗試吧。被你得到那塊本源晶面,總比被靈族、魂族和神族的那些傢伙得到好,至少……你拿到本源晶面以後,我們都可以活下去。」

「我只是知道大概位置而已,想要得到認同,可沒有那麼容易。」凌語詩輕嘆一聲。

「也是,真要是那麼容易,我們不會拖到現在了。」迪迦也滿臉的苦澀,他看向天上還在繪製古陣圖的秦烈,表情怪異地說道:「凌姐,你這個未婚夫究竟在幹什麼?難道是藉助於本源深海,來感悟陣圖的奧妙?這也未免……」

他啼笑皆非,似覺得秦烈的做法很可笑。

「我想他有他的意圖。」凌語詩隨口回應了一句。

她將本源深海的諸多奧妙,毫無保留地向秦烈述說一番後,秦烈也沒有回應她。

她那時候已知道秦烈完全沉溺於古陣圖的繪製。

不同於迪迦,還有神族的浩桀、明煦等人,她對秦烈非常的了解。

她知道秦烈這麼做,必然有著他的原因,她知道秦烈不會無的放矢。

「咦?」

她突地扭頭,看向另外一個方向,紫眸內魂光飛逝。

「怎麼了?」迪迦奇道。

「有人過來了。」凌語詩道。

「難道是索姆爾和奧克坦?」迪迦臉一沉。

「不是。」凌語詩輕輕搖頭,眯著眼,認真地感悟,然後道:「應該是另外一股靈族族人。」

「另一股?哦,我明白了。」迪迦嘿嘿一笑,說道:「那一股靈族族人不足為懼的,他們的首領只是一個單純的小女孩罷了,沒有什麼威脅。」

「那女孩會是另外一個有機會奪取本源晶面的人物。」凌語詩道。

迪迦駭然,「怎麼可能?」

「她的靈魂力不比現在服用了姮魂丹的蒼曄弱太多,而且,在我感知到她的時候,她也敏銳地覺察到了我。」凌語詩暗暗皺眉,評價道:「我有預感,這是一個很可怕的對手。」

聽她這麼一說,迪迦收起了輕視之意,臉色也凝重起來,「神族的麻煩還在,索姆爾、奧克坦未到,竟然又來了一個攪局者。」

「有人過來!」蒼曄也在神族那邊提醒眾人。

吞下一枚姮魂丹以後,她靈魂的感知力得到大幅度增強,她竟然也覺察到了深藍的到來。

那些通過血肉精氣恢復的神族族人,在她的提醒下,都謹慎地看向後方。

他們誤以為索姆爾和奧克坦即將到來。

不久後,以深藍、沙列和斯坦卡為首的一行人,緩緩浮現於眾人眼帘。

明顯也經過一番血戰的來人,身上衣襟多少都沾染了一點血跡,他們很多人臉色疲憊,可眼中依然流露出了戰意。

「那個,那個是……秦烈?」

沙列靠近以後,一眼看到高高懸浮於本源深海上空的秦烈,禁不住驚叫道。

在他的提醒下,斯坦卡和仙娜等人,也都紛紛望向天上。

「真是他!」仙娜愕然。

「他在幹什麼?」斯坦卡一臉莫名其妙。

「呃……」本源深海附近,迪迦面色古怪無比,道:「那些人的注意力,似乎都在你的未婚夫身上,他們似乎也是認識的?你這未婚夫到底什麼來歷,神族的認識他,那些靈族的傢伙,骨族、羽族的傢伙,怎麼也個個認識他?」

「這……」凌語詩也是訝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