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七十八章異動

第一千兩百七十八章異動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16 12:42  字數:2752

血脈內的精華,為本命精血,每一滴本命精血中都會烙印著種族血脈的奧妙,力量規則的道義。

本命精血,配合血脈天賦,還有各類的血脈秘義,往往可以形成更加驚人的威力。

四大超階血脈種族,血脈等階達到一定的程度以後,都可以各自凝鍊本命精血。

然而,神族和靈族要能凝鍊本命精血,都需要先突破到八階的血脈。

深淵惡魔要凝鍊精血,還要更進一步,要突破到九階血脈,先成為深淵領主才行。

能凝鍊本命精血,意味著體內血脈的神妙被真正的激發,烙印上了力量的真諦大道在其中。

此刻,秦烈飛到本源深海上空,一滴滴晶瑩如血色水晶般的鮮血漂浮身側,內部火焰神文蠕動著,分明就是成功凝鍊後的本命精血。

可這本源始界在踏入之前,明明有著限制——至多七階!

七階血脈的秦烈,還是一個混血者,竟然在七階血脈的層次,將本命精血給凝鍊了出來。

這太不符合常理。

惡魔和神族族人的目光,齊齊聚集在秦烈身上,都是一臉的異色。

「他想幹什麼?」迪迦訝然不解。

凌語詩紫眸內,似有魂絲交織,她凝神看了一下,驚異道:「他似要繪製古陣圖……」

「什麼?」迪迦不明所以。

凌語詩沒有再理會他,身影一動後,她已來到本源深海邊沿。

她纖柔的身子,直挺挺站著,昂首看著天,身上靈魂涌動。

一道屬於她的魂念順勢上天。

「那一塊本源晶面沉落於深海。我以靈魂搜查了很久,有了一點頭緒。你聽我說,我知道大概的位置。你可以往我指引的方向去尋找……」

她自然而然地認為,秦烈急切地飛上本源深海。必然是動了奪取那一塊本源晶面的念頭。

她當秦烈要以靈魂來抽出那塊本源晶面。

那一塊深藏本源深海的晶面,她和迪迦等高階惡魔,都想盡辦法地找尋過。

迪迦和伊諾絲那些惡魔,對於靈魂的認識不如她,到現在也沒有任何進展。

而她,雖然是後來者,可是因近期靈魂方面的大幅度突破,她反而隱隱感知到那一塊晶面的大體位置。

當她認為秦烈要奪取那一塊本源晶面以後。她把曾經答應迪迦的約定,忽然拋之腦後。

她以魂念為秦烈指明了方向,希望秦烈能少走彎路,能第一時間將那一塊晶面找尋。

「強大的靈魂力,凝鍊後的本命精血,秦烈應該是準備奪取那一塊本源晶面!」明煦在震驚過後,突然反應過來,臉色嚴峻道:「他不再是我們的一份子,那一塊本源晶面……落在他手中並不穩妥!」

「你的意思是?」浩桀一愣。

「再靠近本源深海一點,我們也嘗試以魂力搜查那一塊本源晶面。儘可能地去奪取!」明煦撇嘴,奇怪地笑了笑,說道:「我知道大家在過來之前。應該都有了一些準備。那些惡魔認為我們不擅長靈魂奧秘,就算是接近本源深海,也沒有可能奪取那一塊晶面。我知道你們不是那樣的,在已經知道本源深海的奇妙以後,你們應該有別的方法來彌補靈魂的不足吧?」

浩桀和蒼曄兩人,聽他這麼一說,都一臉異色。

「你怎麼知道我們有準備?」蒼曄疑惑道。

「這個秘境你們黑暗家族率先發現,又恰恰在黑暗深淵,即便你不知道本源始界的奧妙。你們族內的那些老傢伙豈會不知?」明煦微微一笑,說道:「明知道本源始界的奇特之處。他們在安排你進來時,又怎麼會毫無準備?」

「唔。看來你果然是最狡猾的傢伙。」蒼曄冷哼一聲,道:「一肚子花花腸子的男人,往往都靠不住。」

明煦臉色一苦,忙道:「我只是為大家多想一些罷了。」

「走!逼近本源深海!」浩桀喝道。

他御動著那一塊血肉豐碑,移動著一片濃郁的血氣海洋,緩緩挪動著。

那片濃鬱血氣之下的神族族人,也都跟著血肉豐碑移動,慢慢接近本源深海。

他們這邊的動靜,立即引起了以迪迦為首的那些惡魔的注意,迪迦愣了一下後,詢問道:「凌姐,你看……」

「不要理會他們,我不認為他們真的可以找到那塊本源晶面。」凌語詩一臉的鎮定自若,以靈魂傳訊:「搜查那一塊本源晶面的下落,頗為的耗費魂力,這你也清楚。他們非要白費力氣,我們何必去阻止?如果靈魂力被大幅度消耗,他們即便有一塊血肉豐碑,以後在戰鬥時,依然是一個很大的弱點,對我們來說也是個好消息。」

「也對。」迪迦回應。

他第一個到達本源深海,然而,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對於那塊本源晶面他還是毫無頭緒。

他自認為他的魂力還要強過浩桀和明煦那些人。

正如凌語詩所言,他也覺得如今神族那些人的做法,會是白費力氣。

他揮揮手,安撫伊諾絲、韋森特等人,要他們按兵不動。

「咻咻!」

就在此刻,一束束炫目的血光,如纖細的彩虹,如飛逝的針線,在秦烈頭頂穿梭交匯。

每一絲血線中,都附有秦烈的靈魂,都烙印著火焰神文。

那一幅秦烈始終未能成功刻畫出來的「通天」古圖,在這本源深海上方,他再一次去嘗試。

眾多的惡魔,還有那些凌家的族人,看著他飛到本源深海的上方,不是以靈魂探入本源深海底部找尋那一塊晶面,而是以本命精血來繪製靈陣圖,都一臉的錯愕。

迪迦愣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看不透的一個傢伙。」

慢慢朝著本源深海接近的那些神族族人,也好奇地看著天空,也都一臉的不明所以。

他們也不知道秦烈究竟想要幹什麼。

然而,離本源深海有一段距離的一片漆黑之地,卻突地傳來了索姆爾的驚叫聲。

「這,這是……」

絕對黑暗中,索姆爾綠幽幽的眼瞳閃亮起來,將正恢復血脈力量的奧克坦也給照耀了出來。

「怎麼了?」奧克坦道。

「那個名叫秦烈的神族混血者,很有可能,會先我一步得到那一塊本源晶面的認同!」索姆爾急躁不已。

「怎麼可能?你不是說那些惡魔和神族的傢伙,根本不清楚那一塊晶面的奧妙,不論在本源深海徘徊多久,都沒辦法真正獲得那一塊晶面么?」奧克坦也是臉色一變。

「那個秦烈不同!他,他……」索姆爾深吸一口氣,道:「我沒時間詳細解釋了,我必須立刻過去!」

「我們呢?」奧克坦站起來,皺眉道:「我們還沒有完全恢復。」

「不能繼續浪費時間了,浩桀已經以血肉豐碑,助那些神族恢復血脈力量了!繼續耗下去,惡魔和神族也不會再起戰鬥了!」索姆爾喝道。

奧克坦遲疑了一下,也明白過來,道:「我這就吩咐下去。」

「你儘快帶他們過來!」索姆爾不耐道。

這番話落向,他化為一團綠幽幽的鬼火,已瞬間消失於此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