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退敵

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退敵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13 13:04  字數:4185

「只要巴吉這具軀體還健在,他就還有活下來的可能,你如果毀去他的身體,即便最後救出了他的靈魂,他也再沒有復生的希望。」

索姆爾沒有理會秦烈,一路嘿嘿怪笑著,慢慢逼近深藍,道:「我知道你似乎已領悟到『時間逆轉』的秘術,精通了這個秘術的你,只要肯耗費自己的生命力,是有很多可能復活巴吉,可是這樣?」

此刻,巴吉腰腹部的傷口,正血流不止。

當然,並不是這具身體主人的索姆爾,壓根不會去管巴吉軀體的重創。

他在奪舍了巴吉以後,動之以情,不斷說巴吉還有活下來的可能性,目的就是令靈族族人投鼠忌器。

只要深藍、仙娜等人顧及巴吉的性命,不肯全力下殺手,他就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如今來看,他明顯達到了預期的目的,深藍和那些靈族族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只有仙娜大聲疾呼,催促著其餘靈族族人,去對巴吉下殺手。

可惜,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數量上佔有壓倒性的優勢。

每一個本該去保護深藍的靈族族人,都至少有一到兩個對手,包括仙娜自己在內,都分身無術。

除非深藍堅定殺心,不然,沒有人可以幫到他。

——秦烈也不能。

因為就在這時候,賽多利斯家族的奧克坦,也穩住了體內血脈的躁動,重新對秦烈進行施壓了。

「你的對手是我,與我交戰的時候,你還能分心二用,這是對我的侮辱。」奧克坦忽然冷靜下來,似奇異地平復了內心的急躁。

他不再急不可待地想要斬殺秦烈。不再將秦烈當成一個可以輕易除掉的小角色,他終於慎重對待。

他將秦烈視為和浩桀、蒼曄同等級的同階強者!

「單純的血脈力量,似乎沒辦法勝過你。是時候動用一些器物了。」奧克坦平靜地說道。

秦烈瞳孔一縮,臉色倏然一變。震驚地看著他所處的天空。

就在奧克坦這番話落下之際,他突然發現他懸浮的那一片空間,開始以驚人速度收縮並塌陷!

這片空間像是成了一個正被抽氣的大氣球,以秦烈為中心急劇收縮,似乎最後要凝為一個顆粒黑點。

秦烈神情出奇地凝重。

對於空間力量,他也有所了解,他知道這片急劇收縮的空間,一旦凝為一個黑點。那黑點極有可能成為一個黑洞。

如今來看,那個黑點……會在他身體內形成。

到時候,他這具身體和靈魂,都會變成黑洞凝成的陪葬品。

——他會魂飛魄散。

「器物……」

他猛地看向奧克坦,立即看到在奧克坦的胸口處,旋動著一個寶光熠熠的水晶球。

那水晶球,仔細去看,似乎和之前深藍釋放的「玄天靈球」有些類似。

寶光四溢的水晶球,為美麗的水藍色,內部一束束眩目光幕涌動著。如一片片藍色雲團。

那些涌動的光幕,似鎖定著他身處的空間,並且帶動著這片空間在收縮塌陷。

顯然。這片空間突現的異常,罪魁禍首就是那個水晶球!

「月淚!」

他在驚異之後,以心神呼喚幽月族的聖器,以他持有的器物對敵。

一點點幽冷的月光,從他身上的銀月印記內釋放,忽然飄忽到他頭頂。

點點月光,一瞬間變幻為月牙,九個月牙像是匕首,從這個不斷塌陷收縮的空間飛走。

被奧克坦的空間之力影響的這片天地。對秦烈的肉身和靈魂,都有著不弱的束縛力量。

然而對器物卻沒有任何阻礙。

一霎後。九個月牙狀的光爍,飛離了秦烈所在天地。

九個月牙光爍。突然間,變幻為九個明熠的小月亮。

九個月亮綻放出青耀的森冷光芒,凝成一片遮天的光幕,如整個天穹覆蓋下來。

神器獨有的恐怖威勢,如醍醐灌頂,轟然籠罩了奧克坦那片區域。

「轟!」

奧克坦突遭重擊,如流星炮彈般,徑直從天落下。

「神器!竟然又是一件神器!」

他在墜落之際,頭暈目眩下,還禁不住尖叫,顯然極其的意外。

重擊下,他用來掌控秦烈所在天地的水晶球,旋轉的軌跡和頻率都無法穩定。

秦烈趁機從那塊奇詭空間掙脫。

從交戰起,就一直處在高空的他,此時如泰山壓頂,疾若流星地轟落下來。

他身化一道擎天巨柱般的粗壯閃電。

他轟然向奧克坦撞來。

「晶面護盾!」奧克坦厲喝。

一面面晶光熠熠的晶塊,如一塊塊大小不等的鏡子,瞬間在他和秦烈之間突顯出來。

「轟隆隆!噼里啪啦!」

雷光,電芒,金耀的碎芒,同時濺射出來。

那一塊塊始終懸浮奧克坦周遭的六棱晶面,一一爆碎,那些凌厲的晶光,如利劍刺破了秦烈的血肉。

奧克坦則是爆吼著,胸前的肌肉開裂,嘴角也顯出了血跡。

「咻!」

只是一霎後,他又瞬移離開,令秦烈無法再次動手。

秦烈落地之後,不顧身上被濺射到的傷口,又要痛下殺手。

「你竟然!」

突然間,他聽到了索姆爾的慘叫,下意識看了過去。

遠處,奪舍了巴吉軀體的索姆爾,不敢置信地看著胸口處的血洞。

那血洞汩汩冒著鮮血,分明已洞穿了巴吉的心臟,使得他這具軀體再也無法調用血脈力量。

一束明熠的空間利刃,從他後心冒出來,將他這具傀儡之身毀去。

索姆爾一臉的無法置信,不甘心地盯著深藍,道:「你竟然真的下得了手!」

深藍咬著下唇,嬌小的身子,在輕輕的顫抖著。

「巴吉,巴吉已經死了,我沒有感覺到一絲屬於他的靈魂氣息。」深藍似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亦或者不敢去看親手被她毀去的巴吉的身子,微垂著頭,道:「我知道你已經斬滅了他的靈魂,而我目前的狀態,施展不出『時間逆轉』,我知道,我怎麼也救不活他的。反正救不了他,我不如為他報仇,只要殺了你,巴吉就算死了也能瞑目了。」

索姆爾瞪著她,深深看了兩眼,道:「我不得不承認,你成長的真的很快。要是讓你活著離開本源始界,要不了多久,你就會變成我族最可怕的敵人。」

講話時,屬於他的靈魂,迅速從巴吉體內飛逸而出。

這一次,他靈魂釋放出來的光芒,明顯又黯淡了一些。

「奧克坦!」他厲聲喝道。

「我也受了傷。」被十來個賽多利斯家族族人圍住的奧克坦,擦拭著嘴角的血跡,臉色蒼白。

索姆爾看了看他,又看向那些賽多利斯家族族人,發現在骨族、羽族的頑強抵抗下,數量佔優的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並沒有巨大到足以碾壓對方的優勢。

此刻,依然有不少骨族、羽族族人存活著,而且仙娜那邊的靈族族人,還有不少人雖然重傷狀態,可都傲然站立著。

他在兩次失去肉身以後,魂力消耗巨大,已沒有自信可以百分百殺死深藍。

而奧克坦……似也沒有在和秦烈的戰鬥中獲得上風。

「先撤離吧。」索姆爾忽然道。

奧克坦愣了一下,眼中閃過一個屈辱的神色,不過只是一霎,他便清醒了過來,道:「離開這裡!」

所有還在圍剿追殺骨族、羽族的那些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聽到命令以後,都無奈撤離。

「小主人!他們殺了巴吉,殺了達諾!」仙娜大叫。

「不要追,我們……沒有能力追殺他們的。」深藍表態。

仙娜一愣,旋即看向身旁的那些族人,忽地冷靜了下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