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一心二用

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一心二用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12 15:18  字數:2477

渾身被黑袍裹住的索姆爾,以魂族秘術,不斷轟擊深藍的靈魂防線。

絲絲暗綠色電光,從深藍眼角、眉心處,接連迸濺出來。

深藍周邊,強烈的靈魂磁場,如看不見的恐怖風暴。

臨近她的巴吉,仙娜,甚至那些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都不堪重負。

所有和她靠近的人,都會生出靈魂被不知名的力量牽引著,要沉淪向死亡的可怕感。

羽族的斯坦卡,本欲看看深藍的情況,也釋放了一縷靈魂意識過來。

然而,即便是他的靈魂,倏一過來,也如深陷泥沼,差一點就掙脫不出。

斯坦卡很快意識到,他的魂力,比起深藍和索姆爾要弱了至少一籌。

明白這一點後,他再也不敢冒然以靈魂窺視,而是專心對付那些賽多利斯家族族人。

「你會最終淪陷在我的靈魂風暴中!」

索姆爾綠幽幽的眼瞳中,衍生出兩個奇異的漩渦,那兩個漩渦在他瞳孔內瘋狂旋動著。

只有深藍知道,就在此刻,有兩個可怕的靈魂漩渦,一直在糾纏著她。

其中一個靈魂漩渦,直接在她腦海中肆虐著,令她煩不勝煩。

另外一個靈魂漩渦,將她嬌小的身子,已經給完全吞沒。

絲絲冰冷的靈魂力量,在高速旋轉之下,令她竟無法輕易運用體內的血脈力量。

她也因此不能將玄天靈球給釋放。

剛剛突破到七階血脈,她靈魂力消耗巨大,還沒有徹底恢復。

索姆爾身為魂族族人。以魂族的秘術對付她。果然是找到了她的軟肋。

她處境確實有些不妙。

「唔!」

突地。她感知到了秦烈的靈魂氣息,她眼睛陡然一亮。

她仰頭看向天上。

半空中,秦烈和奧克坦相隔數百米,身上都是光幕如織。

兩人如本源始界的兩顆繁星般閃亮。

她分明覺察到,同奧克坦交戰的秦烈,分出了一部分靈魂力量,如瀑布般垂落下來。

「嗤嗤!」

那一束靈魂力量,中途時。竟凝為實質,且包裹著狂暴的閃電。

猛一看,那一股靈魂力量,如化為一柄眩目的雷電巨劍,當空斬落下來。

「你竟然還能一心二用!」索姆爾驚叫。

「哧啦!」

刺目的閃電,劈在深藍身前三寸空間,帶起強烈的電流碎光。

索姆爾吞沒深藍軀體的一個靈魂漩渦,隨著這一柄閃電利劍的切割,突然爆射開來。

深藍的壓力頓時減輕大半。

索姆爾則是悶哼一聲,禁不住喝道:「奧克坦!你在幹什麼?!」

在他來看。以奧克坦的實力,要將秦烈給困住應該是輕而易舉的。

尤其是在秦烈目前還沒有融合那塊血肉豐碑的情況下。

而這時候。秦烈和奧克坦交鋒之際,居然還能騰出精力擾亂他對深藍的擊殺,這令他有點不能理解。

「生命禁錮!」

奧克坦在索姆爾的刺激下,突然大聲怒喝,將他的血脈天賦施展開來。

一條條藍汪汪的血脈能量,從秦烈的腳下顯現,如扶搖上天的古樹枝幹,一下子纏繞上來。

藍色的血脈能量內,突生許許多多靈族的血脈光芒,顯得頗為美麗。

然而,秦烈的血肉精氣,卻在此刻一點點的流逝起來。

「時空之牆!」

與此同時,奧克坦臉色冰冷,糅合空間和時間的力量,一起鑄造了一層全新的防線。

那防線如幽藍色的光盾,阻擋在他和秦烈之間,竟然令秦烈的靈魂意識,都無法滲透進來。

秦烈以渾厚魂力來消耗他的計劃瞬間落空。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一個傢伙,但我終於知道你的靈魂力,遠超我們所有人!」奧克坦冷厲道。

他終於反應過來。

一味地和秦烈比拼魂力的消耗,根本就是吃力不討好,而且絕對沒有勝出的可能。

他確定秦烈的魂力要比索姆爾還要精純渾厚!

意識到這一點後,他再也不願意和秦烈在魂力上浪費時間,果斷以他的血脈秘術,將秦烈的魂力隔絕。

眼見一條條幽藍色的血脈能量,像妖異的蔓藤般纏繞而來,秦烈不得不繼續往天空疾馳。

那仿若藤妖般的藍色能量團,也順勢上天,緊追著他不放。

「生命汲取!」奧克坦冷哼。

突然間,一股恐怖的吸力,從下方的能量團內湧現。

秦烈這具血肉身軀蘊含的豐沛生命力,如開閘的洪水,開始被瘋狂的抽離。

他身影一震,五臟六腑都傳來撕裂的劇痛,差點一頭栽下來。

「疾雷遁!」

他化為電光,就要以雷池之水,還有八目妖靈的血脈之力,瞬間挪移離開。

「空間禁錮!」奧克坦冷哼。

一片片藍色光幕,從他身後烏雲般籠罩過來,將秦烈所在的天空覆蓋。

那片天空所有的空間波動都變得混亂不正常。

一束青幽電光閃過,秦烈的身子,並沒有瞬移走。

他依然留在了原地。

「在我面前想要輕易動用空間力量,可沒有那麼容易。」奧克坦咧嘴怪笑著,慢慢朝著他靠近,「我很好奇,你一個神族的混血者,從何處學來的空間秘術?還有,你的魂力反常的渾厚精純,我在別的同階神族族人身上,從沒有看過這麼強大的靈魂力量!即便是浩桀,蒼曄,還有明煦這三個傢伙,也沒有你這麼強大的靈魂!」

他沉吟了一下,懷疑道:「你不會是和魂族混血的吧?」

「不可能!你知道我們魂族的情況,我們不可能和別的種族混血!我們的傳承,來源於靈魂本源!」底下的索姆爾反駁道。

「我只是隨口一說而已。」奧克坦聳了聳肩膀,神態輕鬆。

此刻,他通過空間秘術,已經令秦烈無法遁離。

而那「生命汲取」形成的詭異蔓藤,又在吸取秦烈體內的生命精氣,他顯然覺得已勝券在握了。

「他還沒有融合血肉豐碑,你小心一點吧,別玩脫了。」索姆爾警告道。

「烈焰家族遺失的那塊血肉豐碑么?」奧克坦眼睛一亮,撫掌笑道:「要是能奪取這件神器,可是大功一件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