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六十六章攪局者!

第一千兩百六十六章攪局者!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10 12:56  字數:3321

深藍望了望渾身裹在漆黑長袍內的索姆爾,又看向一臉戾氣的奧克坦,秀眉慢慢緊皺。

她以前和奧克坦沒有接觸過,可她卻聽說過此人的名號,知道此人的可怕之處。

事實上,如果不是她的到來,奧克坦的確有極大的可能性成為靈族下一任的族長。

因為奧克坦也是所謂的「靈種」。

身懷空間、時間、生命三種屬性的奧克坦,和另外一個靈族的女子一樣,都是這個時代靈族的絕世天才。

這是靈族最好的黃金時代。

十萬年才會誕生一個,出生擁有三種血脈屬性的靈種,這時代同時冒出了兩個。

奧克坦就是其中一個。

他本是靈族的天之驕子,又誕生在強大的賽多利斯家族,從小就萬眾矚目,且極早就展現出強大的戰鬥力。

靈族和神族的幾番血戰,他不但參與了,而且每一次都表現不凡。

他的光耀,隱隱壓過了另外一個靈種,幾乎是被內定為下一任族長。

如果不是她到來的話。

她的突然出現,身懷靈族史上從未有過的四大血脈屬性,令她的光芒瞬間壓過了奧克坦。

追根溯源之下,她的外公,恰恰又是現任靈族的族長。

在現任族長的推動下,所有靈族的十階血脈戰士,各大家族的首腦,都相繼承認她才是靈族的未來。

本光芒萬丈的奧克坦,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就被打落了凡塵。

顯然。奧克坦和他的家族。並沒有真正服輸。

奧克坦的身旁。那一個個的靈族族人,都穿著賽多利斯家族的服飾,他們同時出現於本源始界,分明就是要逆天改命。

只要她喪生於本源始界,賽多利斯家族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將奧克坦,再一次推上下一任族長的寶座。

賽多利斯這個古老的家族,也會自然而然地成為接下來十萬年內,靈族最強大的家族。

深藍很快意識到了奧克坦過來的意圖。

「你主要是想殺我吧?」她輕聲道。

「當然。」奧克坦沒有否認。嘿嘿一笑,說道:「只要你死了,我就能拿回本該屬於我的一切!我的家族,也將依仗我攀上巔峰!」

他眼中迸射出強烈渴望的光芒。

沒有人知道當深藍冒出以後,他承受了多麼大的壓力,以前自喻為天之驕子的他,被靈族各方強者垂青巴結著。

他所在的賽多利斯家族,也因為他的誕生,在這些年時間得到了眾多靈族小家族的依附。

古老的賽多利斯家族從而實力暴漲。

所有人都認為,他會是未來十萬年執掌靈族的族長。自然而然地早早攀附賽多利斯家族。

然而,深藍的突然冒出。將本該屬於他的一切給無情剝奪。

以前那些依附賽多利斯家族的小勢力,一看局勢驟變,紛紛和他們撇清干係。

短短時間內,依附他們的小勢力,就少了一大半。

這種從雲端被無情拋落的屈辱感,令奧克坦和賽多利斯家族,都無法接受。

他們最終制定了這個絕境逆轉的計劃除掉深藍!

「我本來以為,我們可以好好相處的。」深藍輕聲道。

「你太天真了!」奧克坦縱聲狂笑,道:「只要你活著一天,族內的那些老傢伙,就不會再次接受我!你說,我豈能容許你繼續存活於世?嘿嘿,我不怕老實告訴你,這個深淵的本源始界,本就是我們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最先知道消息的。我們將這個消息透露給你外公,主要目的就是要誘使你進來,因為只有在本源始界殺死你,才不會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

話到這兒,他停頓了一下,冷厲道:「為了不露痕迹,這本源始界內,除了我們以外,所有人都必須死在這裡!我絕不會容許其他人活著出去,將我來過的消息泄露!」

此言一出,羽族的斯坦卡,還有骨族的沙列,都知道恐怕在劫難逃了。

「咻!」

一道青幽的電光,倏地從遠方閃現,就在斯坦卡和靈族間的空地凝結成人形。

「是你?」仙娜一怔。

「你怎麼回來了?」斯坦卡愣然。

將烈焰家族血脈隱去,重新戴上那張面具的秦烈,又以人族的身份到來。

仙娜和巴吉等靈族族人,都當這個秦烈,就是那個奇怪的人族族人。

深藍一看秦烈突然過來,藍汪汪的眼眸中,流露出暖意,輕聲道了一聲「謝謝」。

雖然秦烈什麼也沒說,她卻知道秦烈會過來,必然是因為擔心她。

「這是誰?」奧克坦愣了一下,不由看向身旁的索姆爾,道:「你一直呆在本源深海附近,可知道他是誰?」

被黑色長袍裹住的索姆爾,綠幽幽的眼瞳中,浮現出凝重之色,道:「一個很棘手的傢伙。」

「棘手?」奧克坦臉上滿是不屑,「索姆爾,你難道認為他的到來,可以給我們造成很大的麻煩不成?」

出奇地,索姆爾竟點了點頭,道:「的確會這樣。」

他這麼一說,奧克坦不由收斂了輕視,終於認真起來,道:「這傢伙究竟是誰?」

他知道索姆爾的厲害,而且對索姆爾的判斷極其信賴,索姆爾既然兩次強調來人棘手,他就意識到此人必然不容易對付。

可是他看來看去,秦烈既不是神族,也不是高階惡魔,更加不是靈族,這讓他暗暗疑惑。

「他叫秦烈,人族和烈焰家族的混血者,持有烈焰家族遺失的那一塊血肉豐碑。」索姆爾道。

「持有一塊血肉豐碑!」奧克坦轟然一震。

骨族的沙列,眼睛陡然一亮,禁不住看向秦烈,道:「真是你?」

仙娜和巴吉,聽索姆爾一說,也是駭然失色,都下意識聚集到深藍身旁。

他們看向秦烈的目光分明有著一絲濃濃的忌憚。

因為上一次,那個渾身燃燒著火焰的烈焰家族瘋子,差一點將他們以巨大的焚日輪轟殺成灰燼!

如果不是深藍果斷祭出玄天靈球的話。

「別擔心,他不是我們的敵人,你們難道忘記了,我才被他救過一回?」深藍勸服道。

「可是,可是他上次差點殺掉你啊!」仙娜尖叫。

「那只是一個意外。」深藍解釋了一下,然後輕聲道:「我可以肯定,以後……他絕對不會再那樣做了。」

「可是……」仙娜還要說。

秦烈一見索姆爾揭穿了自己的身份,也沒有繼續遮遮掩掩,而是將臉上的面具取掉。

他重新以真面目示人。

「竟然真是你!」骨族沙列大叫。

斯坦卡和深藍,都早一步知道了秦烈的身份,只有他不知道上次冒出來的那個烈焰家族的瘋子,就是他熟識的秦烈。

一看秦烈真正顯現出來,最為震驚的,也恰恰是他。

秦烈淡然一笑,沖沙列微微點頭,說道:「上一次,我修鍊出了岔子,喪失了理智,還請不要介懷。」

這無疑是承認了他的身份。

沙列大驚失色。

「還真是有點麻煩呢。」索姆爾嘆了一口氣,道:「按照我的計劃,這時候他應該出現在本源深海,幫助神族和那些深淵惡魔死磕的。在我的計劃中,我們料理掉這些人以後,神族和深淵惡魔應該也兩敗俱傷死的差不多了,我們直接過去收拾殘局就行了。我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沒有和神族匯合,而是來到我們這裡。」

索姆爾顯得有些頭疼。

頓了一下,他無奈道:「奧克坦,看樣子我們兩個人,必須要分出一個來專門對付他了。」

「這傢伙真這麼麻煩?」奧克坦一臉驚愕。

「的確如此。」索姆爾嘆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