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六十二章短暫交鋒

第一千兩百六十二章短暫交鋒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07 19:37  字數:4301

浩桀話音一落,旋即揮揮手,示意嗜血家族族人阻止秦烈離開。

神族的五大家族,除玄冰家族以外,現在就數他們嗜血家族族人最少了。

烈焰家族剔除秦烈以後,依然有八人健在,黑暗家族也有七人存活,而明煦率領的光明家族,竟然有九人活著。

他們經過上一次的重創,目前連他本人在內,也僅剩五人。

此時,秦烈居然說就在他們這五人當中,還有一個被奴役的魂奴。

浩桀實在難以接受!

四名嗜血家族族人,收到他命令以後,已悄然向秦烈湊近。

那個秦烈懷疑的對象,更是一臉森然,厲聲道:「我們先前和惡魔交戰時,你膽怯不敢留下,這足以證明你心虛!事後,你又一次消失,也沒有返回烈焰家族、玄冰家族的聚集地,這說明你心裡有鬼!現在,我們就要對惡魔群展開最後攻擊了,你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現,還蓄意挑撥我們間的關係!不論怎麼看,你的嫌疑都最大!你也根本沒有資格去懷疑任何人!」

此言一出,不單單嗜血家族族人,連烈焰家族和光明家族、黑暗家族,都覺得他言之有理。

秦烈種種反常的表現,的確是疑點太多,不由得他們不去懷疑。

本欲對黑暗家族那一名族人查探的蒼曄,這時也心生猶豫,沒有急著行動。

她和秦烈的接觸並不太多,對秦烈的許多做法,也持懷疑的態度。

她也擔心秦烈另有所圖,怕中了秦烈的伎倆,使得她和隊內成員的信任被無情撕裂。

「秦烈不會亂說的!」

只有烈焰家族的流漾,此時叫嚷起來。堅信秦烈不會故意陷害他們。

南崎和利維等人,眼神冷然,從始至終沒有多言。

他們明顯也對秦烈失去了信任。

乾煋滿臉苦笑。張口欲要勸說,卻發現除了他。還有流漾、霧紗兩女,其餘人都在懷疑秦烈。

包括他隊內的焰風。

此刻,一股股濃烈的凶煞氣息,從四個嗜血家族的族人體內升騰出來,那一股股凶煞氣息漸漸凝為實質,化為一條條張牙舞爪的蟒蛇。

乾煋臉色一沉,急道:「你們要幹什麼?」

秦烈眯著眼,看著四條粗壯的赤紅蟒蛇。從四人的頸部凝結,以凶戾的眼睛鎖定他。

「看來我果然沒有能得到你們真正的信任。」他突然自嘲一笑。

沒有他一路相隨,以乾煋為首的烈焰家族族人,不可能只死了一人。

不是他奮力相救,乾煋、南崎等人面對韋森特為首的高階惡魔時,至少死一半人。

接近本源深海以後,宏凱,玄珞,都是因為他才能重聚。

他自認為能做的都去做了。

可真到了他需要被信任時,他的混血者身份。似乎還是成為了眾人不信任他的最大依據。

玄珞,明煦,包括蒼曄。眼看著四個嗜血家族族人聚攏而來,並沒有出言勸阻。

也只有乾煋、流漾和霧紗似乎還在關心他。

「不是我們不願意相信你,而是因為你……真的有著太多疑點。」蒼曄嘆道。

「看來我不該過來的。」秦烈搖頭啞然失笑,「也罷,至少我知道了你們的態度,也不枉費我來一趟。」

一道道青耀電芒,瞬間纏繞他全身,將他裹成一團璀璨光虹。

「他要遁走!」浩桀沉喝。

四名嗜血家族族人,以凶煞氣息凝鍊的赤紅蟒蛇。去封鎖八方。

四條巨大的蟒蛇,游弋在虛空。揮灑出猩紅如血的光幕,將他所在的空間都給籠罩住。

「九雷轟!」

倏地。一團團巨大的雷球,霎那間浮現出來。

「轟隆隆!」

九個巨大的雷球,同一時間炸裂,轟出了滔天雷光電海。

那四條以凶煞氣息凝鍊的蟒蛇,隨著雷霆閃電的轟鳴聲,一下子濺射為漫天血色氣霧。

秦烈的身影,則是如一條匹練,電弧般往來時方向而去。

「想走?沒那麼簡單!」浩桀冷哼一聲。

一個猙獰可怖的血腥圖案,倏然間在秦烈回頭之路上空形成,那血腥圖案扭曲變化著,如一條條蠕動的血蛇。

濃烈的死亡凶煞氣,從那血腥圖案內滿溢而出,攜帶著泯滅生機的邪惡能量。

許許多多的血沫,如鮮血沼澤內升騰的泡泡,由那血腥圖案內冒出。

每一個鮮血淋漓的泡泡內,似乎都隱隱可以看到一張混雜著痛苦、絕望和恐懼的模糊面容,那些面容有的像是惡魔,有的像是靈族族人,也有的像羽族和骨族,更有不少秦烈分辨不出的奇異種族。

那些血淋琳的模糊面容,似乎全部被浩桀所殺,他們一浮現出來,便發出無聲的凄厲慘叫。

一個個慘叫聲,耳朵聽不見,卻直達秦烈靈魂識海。

「轟!」

秦烈遁離的身形,如遭重擊,在半空中蹌踉一頓。

與此同時,那血腥的圖案,忽地從空中罩落下來。

「你真以為你無敵了?」

秦烈轉過頭來,雙眸中岩漿焰火涌動著,一頭赤紅長發瘋狂生長著。

「血之爆裂術!」

一團火焰滾滾的血光,從他掌心內凝結出來,那血光內繚繞著無窮無盡的暴戾血氣,如一顆跳動的心臟不斷膨脹著。

「嘭!」

血光爆裂,一股驚人的血煞氣息,如掀起了驚濤駭浪,直接倒卷向天上的血腥圖案。

「咻咻咻!」

燦燦銀輝乍現,交織成凌厲月芒,絞在天上的血腥圖案。

在幽月族的「月淚」之下,由浩桀凝結的血腥圖案,被切割的支離破碎。

浩桀欲要衝過來的身子,此刻猛地停滯,他眼中突顯一道明亮光芒。

他胸口一塊血肉豐碑似被他硬生生給壓制了下來。

「你還是留著精力對付那些本源深海的惡魔吧。」秦烈撇了撇嘴,冷言嘲諷道:「我還當你多厲害,也不過如此。」

「轟!」

又是一團巨大的血芒,從那撕碎的血腥圖案內爆開,並且有一道道閃電夾雜其中。

凝聚血腥圖案的眾多死亡氣息,一個個血淋琳模糊的面容,一下子被滌盪成飛灰。

浩桀悶哼一聲,臉上呈現不健康的潮紅,一隻手捂著胸口,眼神微變。

「秦烈!」乾煋張口叫喊。

「再會吧。」秦烈神情淡然,看也沒看那些神族族人,轉身離開。

這次再沒有人阻止。

浩桀眼睛內血光閃了閃,突地拍向臨近的那個嗜血家族族人,一掌正中他後腦勺。

那人恰恰就是之前叫囂的最凶的一個。

「噗!」

一縷縷血線,從那人眼睛、鼻孔、耳朵流淌出來,令他模樣顯得猙獰無比。

「你!」此人大聲尖嘯。

浩桀哼了一聲,那隻手的中指,突然刺入此人腦袋內。

瞬間血光迸射。

一絲絲黑色魂煙,從此人七孔內冒逸出來,那魂煙扭曲變幻著,聚集在一起,化為一個看不見真容的魂影。

蒼曄臉色一變,立即盯向黑暗家族一人。

那人,赫然也是秦烈先前指明的一人。

他一看蒼曄望來,不由地「桀桀」怪笑,道:「你們神族真是一個不懂得感恩的種族。」

一道完整的魂影,從他天靈蓋內漂浮而出,不等蒼曄反應過來,這魂影馬上飄遠。

兩道魂影迅速匯合,在神族族人來不及動手前,瞬間隱匿於黑暗不見。

「秦烈沒有錯!他們兩個果然已被魂族所害!」流漾叫嚷著,已朝著秦烈離開的方向追去。

乾煋和霧紗愣了一下,也急忙跟上。

其餘人則是愣在原地,都驚疑不定地看著浩桀,一臉的不明所以。

他們不明白浩桀為什麼會突然相信了秦烈。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