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五十九章先發制人

第一千兩百五十九章先發制人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06 14:10  字數:3349

「你已經完全恢復了吧?」秦烈突然道。

「嗯。」深藍眼眸一轉,似猜測出他的心思,「你要離開了嗎?」

「我畢竟不是靈族族人,而且和你們在一起,我自己還有你們……都不太方便。」秦烈說道。

「我知道的。」深藍臉色一暗,輕聲說道:「你是要回神族對嗎?」

「也不是。」秦烈搖頭,「目前我已經脫離了神族。」

「為什麼呀?」深藍好奇道。

「那一塊我攜著的血肉豐碑,乃是烈焰家族的至寶,目前……它還是遺失狀態。」秦烈道。

「原來是這樣。」深藍明白過來,「我們短時間都會駐紮在這兒,你也可以在附近修鍊。除了我和斯坦卡以外,別人是覺察不到你的,我也會吩咐斯坦卡,讓他不亂說話。」

秦烈皺眉沉默。

除深藍外,其餘靈族的族人都會視他為大敵,他長時間逗留附近修鍊,其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尤其是目前五大虛渾之靈,都已沉寂在鎮魂珠的第四層空間,而火靈也處於血脈進階的關鍵時刻。

這期間,他修鍊時一旦沉溺其中,不會有虛渾之靈對他進行預警提示。

這很容易遇到兇險。

「我感覺到,要不了太久,你們神族的那些人,就會對本源深海動手了。」深藍說道。

「唔。」秦烈愣了一下,「你們也在等神族動手嗎?」

「是呀。」深藍點頭,「只有神族各大家族聯合以後的力量,目前才可以真正抗衡佔據本源深海的那些惡魔,也只有神族和他們拼殺過後,其它的種族和團隊。才可以嘗試靠近那邊。」

「也未必。」秦烈道。

「什麼?」深藍眼神驚訝。

「有一個名叫索姆爾的魂族族人,似乎掌控了幾個惡魔為魂奴,他幫助神族的各大家族聚集。也在等候神族對那些惡魔動手,好從中獲益。」秦烈臉色凝重道。

一想起索姆爾的存在。他便心有不安,覺得暗中似乎潛藏著一條毒蛇,在悄悄窺視著他。

他預感到索姆爾會是本源始界最為棘手的一個敵人。

「我知道他的存在,他的確非常的可怕,我有好幾次感覺到他的靈魂遊盪在我們這麼,在偷偷的窺視我們。」深藍附和道。

「你知道?」秦烈一怔。

「嗯,不過他沒有和我們接觸過,他應該只是審視我們的力量。」深藍回答。

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如果可以,你最好仔細查探一下你們靈族,還有骨族、羽族的內部。我懷疑,可能有一些人,已經被索姆爾靈魂奪舍了……」

深藍小臉微變。

「你稍等一下。」她突然道。

秦烈一驚,「你真的有辦法弄清楚?」

「我試一試。」深藍回應。

旋即,她在秦烈凝結的冰晶結界內靜坐下來,她幽藍色的眼瞳中,驟然迸射出璀璨星芒。

黑暗中,秦烈看到一截截指頭粗長的星光。從她變幻著的小手內飛出。

那些星光,一從他的冰晶結界內飛出,就立即消失不見。

他通過靈魂的感知力。才發現那些星光似化為了奇異的靈魂絲線,向羽族、骨族、靈族的那些族人,一一滲透。

那些星光在三族族人體內來回穿梭,沒有發覺異常以後,會飛離出來,然後向下一個目標逸去。

一名靈族的族人,眉心之中,突然浮現一簇烏黑異光。

「蓬!」

那一簇黑光,似突然爆炸。一截星芒迅速撲了上去。

秦烈神情一動,驚聲道:「竟然真有異常!」

也在此刻。深藍從冰晶結界內一閃而逝,瞬間來到那個靈族族人身旁。

幾乎同時。從羽族和骨族族人群中,也有三人眉心突顯異常黑光。

深藍釋放出去的靈魂探測星光,一發現目標,就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魚兒,立即從各個方向游弋到眉心突顯黑光者身上。

「小主人!你這是幹什麼?」

靈族的巴吉,眼看深藍突然從黑暗中飛出,抬手便揮灑著燦燦星光,將一名同族的族人罩住,忙驚叫道。

「你想幹什麼?!」

骨族的沙列,還有羽族的斯坦卡,也都是豁然變色。

一名骨族族人,兩個羽族的族人,此刻眉心黑光一閃,立即一臉的痛苦,在沖他們呼救。

「靈族對我們動手了!他們要殺死我們!」

「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那三個眉心被一縷縷星芒纏繞的骨族和羽族族人,大聲尖叫著,催促沙列和斯坦卡趕緊行動起來。

一時間,骨族、靈族和羽族三個種族,很多不明所以然的族人,也都大驚失色。

場面似乎隨時就要失控。

「他們要麼已經死了,要麼,已經被一個魂族的族人,給奴役成了魂奴,大家都注意起來!」深藍呼道。

此言一出,三族族人都駭然失色,皆是震驚地看著那些被星光纏繞的傢伙。

靈族族人對深藍百分百信任,得到深藍的解釋以後,他們立即將那個被深藍給攻擊的族人困住。

骨族和羽族的那些族人都是半信半疑。

「聽她的!」斯坦卡揚聲道。

他一發話,那些羽族的族人,也都趕緊將眉心突顯黑芒的兩個羽族的同族圍住。

骨族的沙列,看了看深藍,又看向如臨大敵的斯坦卡,略一猶豫後,說道:「相信他們一回!」

於是,那些骨族的族人,也將不斷叫嚷著,蠱惑他們對靈族動手的同族族人制住。

「小主人,你沒事了?」仙娜眼看深藍可以出手了,一臉的喜色,說道:「是不是因為突破到了七階血脈,所以才覺察到他們的不對勁,揭穿了魂族的陰謀?」

「七階血脈的小主人,一定強過這秘境內任何一個,上次那個該死的烈焰家族的族人,我們早晚要殺死他!」巴吉也道。

此刻,他們絲毫不懷疑深藍弄錯了對象,都堅信深藍擒住的那人,一定就是魂族的傀儡。

「不是我知道的,是他告訴我的。」深藍看向那片黑暗。

忽然間,她的眼中閃現一絲黯然。

因為,就在此刻,她感知到秦烈正漸漸遠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