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五十六章慢慢靠近

第一千兩百五十六章慢慢靠近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04 19:09  字數:3018

「真是奇怪了,你上次明明想要殺死她,為什麼忽然間,又準備幫助她?」

斯坦卡疑惑不已,也愈發好奇秦烈和深藍的關係,更猜測之前深藍回頭以後,和秦烈應該有過溝通。

「一個神族的混血者,一個靈族的超級靈種,你們……究竟怎麼認識的?」他再次詢問。

「我想答案可能在她身上。」秦烈淡然道。

「她認識你?」斯坦卡愕然。

秦烈微微皺眉,「還是說說她現今的情況吧。」

斯坦卡沉默了一下,說道:「你連靠近她都不能,如何去幫助她?靈族的那些人,對你們神族痛恨萬分,你要是敢現身,他們會第一時間斬殺你。」

秦烈臉色深沉,道:「我可以換一個身份。」

斯坦卡愣然。

就在此時,秦烈深吸一口氣,開始調整體內的烈焰血脈,將其一點點平復。

在斯坦卡的注視下,他的眼瞳和頭髮的顏色,由赤紅變成漆黑色。

他從空間戒內,另外取出一件衣衫,取代烙印著神族烈焰家族標誌的武者服。

「現在呢?」他詢問道。

斯坦卡點了點頭,反應過來,「我差點忘了你也是混血者了。你現在的樣子,的確不像烈焰家族的族人,不過你的模樣……沒有太明顯的變化。」

「我想要知道,我有沒有辦法幫到她,如果有,我還可以繼續去改變。」秦烈道。

他的空間戒內,藏有墨海等人製作的面具,只要他願意,可以完全改頭換面。

前提是。他要知道他的改變,的確可以幫助到深藍。

也不知因何原因,此次從斯坦卡的口中。一得知深藍遇到麻煩,他就心煩意燥。

深藍在黑暗中注視他的場景。反反覆復在他腦海中浮現,怎麼都沒辦法剔除。

隱隱約約間,他感覺他和深藍之間,似乎真的存在著一種玄妙的聯繫。

只是,直到目前為止,他還不知道他和深藍的聯繫究竟是什麼。

「或許,她可以給我答案吧。」他暗暗想到。

「你可以幫助她,這一點我能肯定。不過具體該怎麼做,需要在你靠近以後,由她自己告訴你。」斯坦卡說道。

秦烈沉吟了一會兒,道:「你給我帶路吧。」

斯坦卡微驚,訝然道:「你確定要過去?你不怕我欺騙你,出賣你?」

秦烈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要是膽敢出賣我,我會殺光所有還存活本源始界的羽族族人!」

斯坦卡神情一沉,怒道:「你真以為你能做得到?」

「如果我以上次的形態對你們羽族動手,你有自信可以阻止我?」秦烈不急不緩地問道。

「融合血肉豐碑么?」斯坦卡眼神一亂。

「看來你什麼都知道了。」秦烈淡然道。

「是她告訴我們的。真是沒有想到。你們神族這趟竟然動用了兩塊血肉豐碑。還有,你們烈焰家族的那一塊血肉豐碑,不是失蹤很久了么?為什麼忽然在你身上出現?」斯坦卡愈發驚奇。

「你的好奇心還真大。」秦烈冷言嘲諷。

斯坦卡沒有立即答話。而是認真思量了一番,然後才嘆道:「你真要是和上次一樣,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

這般說著,他似乎認輸了,徑直往前行去。

秦烈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旋即從空間戒內,取出了一張面具覆蓋到臉上,換了一個身份。

「你現在是什麼種族?」斯坦卡背對著他詢問。

「什麼意思?」秦烈不解道。

「我總要告訴靈族你的身份吧?」斯坦卡解釋。

「哦。」秦烈反應過來。說道:「人族。」

「人族……」斯坦卡低聲喃喃了一句,「壓根沒聽過的一個種族。」

旋即。他沒有再多言,而是自顧自前行。

秦烈也沒有吭聲。只是默然跟隨在他身後,顯得從容不迫。

靈族那邊他最為懼怕的一人,恰恰就是小女孩深藍,其餘的靈族族人他沒有放在心上。

即便他身份暴露了,他也可以利用「合碑術」將血肉豐碑融入血肉,從而暴漲力量。

他相信那時的他不怕靈族的圍攻。

尤其是深藍還陷入困境的現在。

因此,他一點都不擔心,不怕斯坦卡出賣他,也不怕靈族有人識破他的身份。

數分鐘以後。

在斯坦卡的帶領下,他和斯坦卡一同從黑暗中閃現,緩緩走向靈族、骨族、羽族聚集地。

「斯坦卡,他是誰?」

骨族的沙列,一看到斯坦卡離開不久後,忽然領著一個陌生人到來,忍不住問道。

霎那間,骨族、羽族和靈族的族人,視線都落在斯坦卡身上。

斯坦卡臉色沉靜,道:「一個人族的族人,他在靠近本源深海的時候,也被深淵惡魔驅趕。我剛剛覺察到異常的靈魂動靜,所以出去看看,恰好發現了他。」

「人族……」沙列神情微動,他眼瞳中閃現出驚異光芒,好奇地打量著改頭換面的秦烈。

他曾經和秦烈交手過,也和秦烈說起過華藏的事情,自然知道秦烈就是人族和神族的混血。

突然間,斯坦卡領著一個人族的族人過來,他自然而然留心了。

「人族?沒聽過的種族。」

「你領他來幹什麼?」

「斯坦卡,你管他死活幹嗎?」

那些靈族的族人,在斯坦卡解釋了以後,都是面色疑惑,不清楚他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這個人族的族人,可以幫助你們的小主人穩定自身的異狀,我領他過來,就是為了幫助你們。」斯坦卡道。

「胡說八道!他憑什麼可以幫助小主人?」巴吉叫嚷道。

仙娜也是臉色一變,道:「斯坦卡,你搞什麼鬼?是不是認為我們小主人出了點麻煩,你們羽族就可以亂來了?」

其餘靈族的族人,也紛紛神情凝重,一副劍拔弩張的架勢。

他們都誤認為斯坦卡在發現深藍陷入困境以後,找機會挑起事端,想趁機對他們動手。

骨族的很多族人,都下意識聚集在沙列的身旁,也都不明所以地看著沙列。

沙列搖了搖頭,示意他們不要輕舉妄動,讓他們耐心看下去。

「之前你們的小主人和我單獨聊過一些事情,所以,我確信她需要一些幫助。而這個人族的族人,就是我能找到的,對她最有用的幫助。」斯坦卡先安撫那些羽族族人,讓他們不要激動,然後很誠懇地說道:「你們稍等一下,我可以用靈魂溝通你們的小主人,讓她給你們解釋。」

於是,在靈族、骨族、羽族驚異的目光下,斯坦卡閉上眼,以他的靈魂聯繫深藍。

「他來了,他主動要幫你,我也不知道應該不應該信任他,你自己和你的族人說吧。」斯坦卡將自己的訊念,通過他的血脈秘術,傳遞給境況不佳的深藍。

深藍長長的睫毛,猛地扇動著,似想要睜開眼看看,可過了一會兒,她也未能將眼睛睜開。

她以極其微弱的聲音,沖身旁的巴吉、仙娜說道:「讓那個人族的族人過來,讓他單獨來,不要讓斯坦卡靠近,我信不過斯坦卡。」

巴吉和仙娜焦急的想要勸說。

這時,一個年長的靈族族人,深吸一口氣,道:「小主人所有的命令,我們都需要無條件遵守!」

巴吉和仙娜立即閉嘴。

「讓他過來吧。」此人從靈族人群中走出,伸手指向秦烈,然後對斯坦卡說道:「你繼續留在原地。」

「哦,我本來也沒打算過去。」斯坦卡摸著鼻子淡然說道。

秦烈點了點頭,目無表情地,一步步走向靈族。

所以靈族的族人,都緊張萬分地盯著他,唯恐他有異常動作。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