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五十三章另闢蹊徑

第一千兩百五十三章另闢蹊徑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04 07:06  字數:3093

「索姆爾!」

黑暗中,秦烈臉色深沉,已經將這個神秘的魂族族人,視為本源始界最可怕的對手。

深淵惡魔那邊,有從下八層而來的迪迦,神族有浩桀和明煦、蒼曄等人,靈族那邊有擁有四大血脈屬性的深藍,就連骨族和羽族,也有沙列和斯坦卡……

各族七階血脈的強者,戰鬥力都極其彪悍,各個不遜色他。

而他若想將「通天」古陣圖刻畫出來,還必須要到達本源深海。

那裡,註定要爆發一場恐怖的血戰!

他關心的凌家眾人,目前又消息不明,這令他心情愈發沉重。

「要儘可能提升力量了!」他暗下決心。

最近一段時間,他將主要精力用在「通天」古陣,還有天雷殛、寒冰訣、血靈訣的修鍊上,試著突破到涅槃境後期。

因血肉豐碑的存在,他消耗的血肉力量,可以短時間恢復。

然而,種種的修鍊,需要另外耗費靈魂力。

靈魂力的補充,他一直依賴從靈域帶來的丹藥,丹藥的恢復力……似乎太過於緩慢。

他想另闢蹊徑。

「魂獸分身!如果魂獸分身和本魂的聯繫徹底建立,能夠從魂獸分身獲得大量的靈魂力,不但能夠令修鍊順利,等境界領悟足夠以後,也可以自然而然突破到涅槃境後期!」

「魂獸,魂獸……」

他靈魂飄忽著,靜心思付,找尋著方法。

他忽然想起卡倫家族的瑟琳。

這個修羅族的美艷女人,自小掌握著十階暗魂獸的頭骨,通過那個十階暗魂獸頭骨修鍊。似乎從中得到了十階暗魂獸的一部分殘魂。

那一部分殘魂,有著凌亂的記憶,困擾著她。令她時常心神錯亂,分不清自己是誰。

他如今的魂獸分身。為九階的魂獸血脈,這個九階的魂獸,本就是從那個十階的暗魂獸分裂出來。

也是如此,他的魂獸分身,沒有完全將十階暗魂獸的一切給記憶下來。

關於魂族,關於一些傳承秘術,還有諸多魂獸本身的奧妙,他都沒有能徹底挖掘出來。

「是時候了!」

……

寒寂深淵。

秦烈的那一具魂獸分身。忽然現身於一根根巨大的冰柱間,那些冰柱內,都冰凍著一具具的七階、八階的深淵惡魔。

苗風天在融合屍之始祖的軀體以後,煉屍一道的造詣,逐漸爐火純青,似摸索到了煉屍的真諦。

他也漸漸可以運用屍之始祖三層魂壇的力量。

「主人!」

柯蒂斯,苗風天,還有眾多修羅族的魂奴,一看他降臨此地,都立即恭敬洗禮。

幻化為秦烈的魂獸。來到這片隱秘之地以後,身形迅速膨脹。

不多時,這具分身又蛻變為魂獸的龐大模樣。如一座猙獰的血肉山峰。

「第一巫蟲!」苗風天一驚。

只見在魂族布滿尖刺的肩部,出現了碧血玉蟾,他一眼認出那正是黑巫教的第一巫蟲。

第一巫蟲安靜地趴在魂獸的肩部,顯得無精打采,已完全沒了脾氣。

苗風天看了兩眼,就明白了過來,第一巫蟲也被魂獸煉化了。

他從第一巫蟲的身上,也感知到魂獸的氣息,那氣息和柯蒂斯等人身上的一模一樣。

「柯蒂斯。你去一趟卡倫家族那邊,將瑟琳帶過來。」秦烈以魂獸分身吩咐道。

「明白。」柯蒂斯立即離開。

「最近局勢如何?」他又看向苗風天。

苗風天抬頭。看著以魂獸模樣問話的秦烈,感受著魂獸的恐怖氣息。也是覺得壓力頗大,「我這邊一切順利。」

「其他方面呢?那些征戰於寒寂深淵的各方勢力如何?」他再次問道。

「泊羅界的各族,還有補天宮、姬家、秦家,都在寒寂深淵頗有建樹。修羅族更加適應這裡,幾乎每隔一會兒,就會有族人突破血脈。」苗風天想了一下,認真回答:「姜鑄哲的和他的麾下,還有血煞宗也沒什麼問題,只有暴亂之地的各大白銀級勢力,因自身實力太弱,對烈焰玄雷的依賴性太大,還有……」

他將近期寒寂深淵的局勢,向秦烈詳細道明。

秦烈聆聽著,半響後,才道:「你和屍之始祖融合以後,有沒有從屍之始祖的記憶中,得到骨族的什麼訊息?」

「骨族?」苗風天一臉的啞然,他搖了搖頭,說道:「沒,屍之始祖畢竟隕滅了,他只是將自己的傳承給烙印在軀骸內。其餘雜亂的記憶,他不可能,也不會遺留下來。」

頓了一下,他好奇道:「骨族是什麼種族?」

「那是一個強大的域外種族,全身沒有皮肉,只有白瑩瑩的骨骼。」秦烈解釋。

「好奇異的生命種族!」苗風天驚異道。

秦烈眯著眼睛,沉吟了一下,突然道:「你修鍊的煉屍一脈的秘術,有極大的可能來源於骨族!」

「這怎麼可能?」苗風天駭然失色,「煉屍的技藝,不是屍之始祖獨創的嗎?」

「華藏和骨族接觸過,他種種煉屍方面的奧妙,或許……都來源於骨族。」秦烈嘆道。

「骨族!」苗風天大驚。

「我的本體如今在深淵的一個奇異秘境,和骨族的族人有過接觸,當年……華藏和骨族似乎還有過什麼約定。要不是華藏被神族所殺,他如果一直活著,骨族有可能通過他已經來到靈域了。」秦烈道。

「神族已即將入侵,再加上骨族……」苗風天頭疼起來。

秦烈沉吟了一會兒,沒有說出魂族也盯上靈域,以免苗風天更加無法承受。

他的眼睛,落在肩上看似安分老實的第一巫蟲身上,想了想,道:「如果我放你離開,任由你自行發展,你是否真的可以給我驚喜?」

「主人!你想要我做什麼?」第一巫蟲立即興奮起來。

「暫時還沒有想好。」秦烈幽幽道。

「只要有足夠的血肉,我也可以不斷蛻變,而且……我們巫蟲有著幾乎最強的繁衍力!比你們人族,比所謂的深淵惡魔,還要強大!」第一巫蟲嗷嗷叫道。

「眾多的血肉……」他深思了一番,說道:「我會想辦法,給你找一個全新的深淵層面,看看你究竟能不能發展出你所謂的巫蟲族。」

「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第一巫蟲激動道。

「希望如此。」

「瑟琳來了。」

也在此刻,柯蒂斯領著卡倫家族的瑟琳,從一根巨大的冰柱內現身。

有著「黑色鬱金香」美譽的瑟琳,身穿戰甲,身姿高挑妖嬈,她款款而來時,長長的眉頭緊皺著,似頗為不安。

一路而來,只是離秦烈的魂獸分身距離拉近,都腦海中便浮升出很多的幻象。

很多埋藏在腦海深處,不屬於她的凌亂記憶,如忽地變得活躍。

一幅幅奇異的畫面,斷斷續續,交替閃現出來,漸漸迷亂她的心智。

她不是魂獸,也沒有魂族的奇異靈魂,那些紊亂的記憶和畫面,她無法得知確切的含義。

她不但很難從中得到好處,那些不屬於她的東西,還困擾著她,影響她的境界和血脈。

她已被折磨了許久許久。

此刻,隨著秦烈巨大的魂獸分身,忽然間完全呈現,她腦海內雜念急劇湧現之時,也隱隱有即將解脫的預感。

她於是堅定地走向魂獸。

「我知道,有一些不屬於你的東西,被藏匿在你的腦海。那些東西,你沒法領悟,也不能真正融合於靈魂,可是如此?」秦烈以魂獸的聲音漠然道。

瑟琳仰望著如山般的恐怖魂獸,敬畏地跪伏在地,然後垂首道:「希望,希望您能助我解脫……」

「我給你一個選擇。那些不屬於你的東西,我可以全部拿走,但我願意給你真正獲知的機會,而且,我會給予你更多你所需要的靈魂之謎……」他俯瞰著瑟琳,道:「代價是,你必須要向我效忠,要從今聽命於我,成為我的魂奴。」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