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五十二章魂族大皇子

第一千兩百五十二章魂族大皇子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2-02 14:03  字數:2956

「他是誰?」秦烈道。

這是他一直都想要知道的。

根據種種消息來看,魂之始祖真名叫秦天,恰恰是秦家的先祖。

秦天,則是被一名魂族族人奪舍,結果他憑藉著驚人的意志力,和那個魂族族人不知爭鬥了多久,最終似反而將那個魂族族人的靈魂融合。

他將那個魂族族人的記憶、靈魂,一一變成自己的知識,使得自己成為了人族五大始祖的一個——魂之始祖。

他一出生擁有雙魂,他具備魂族的分魂奧妙,可以融合魂之始祖的殘魂,還有暗魂獸的碎魂,皆因他靈魂的特殊。

他靈魂的反常,最終的源頭,便是從暴亂之地海底深處而來的那一個魂族族人。

三萬年前,一個魂族強者,帶著三個麾下,在前往靈域的深淵通道內,和坐在八目妖靈身上的靈族女子血戰。

結果,那名懷有身孕的靈族女子消隕,只剩八目妖靈帶著「胎兒」隱匿在東夷人的海域。

那個魂族的強者,戰鬥中和三名麾下失散,他重傷之下,選擇秦天為肉身奪舍。

或許因他受傷太重,他才未能抹掉秦天的靈魂印記,反而被秦天給融入靈魂。

他的三個麾下,分布落於幽冥界,古獸界和修羅界,成為了噬魂獸、血魂獸和暗魂獸。

三大魂獸在不同的域界興風作浪,將各大種族弄的焦頭爛額,對他們毫無辦法。

直到神族從域外而來,意識到他們的存在以後,才大肆撲殺,將他們徹底滅去。

魂之始祖。也在這個期間,被神族盯上,被擊殺後將遺體放置於神葬場。

隨著他對魂之始祖了解的加深。他漸漸意識到,被他爺爺珍而重之視為秦家至寶的鎮魂珠。百分百為魂族之物。

他深知鎮魂珠的神奇,所以極其想知道那個攜帶鎮魂珠而來的魂族族人,在魂族……究竟有著什麼樣的身份地位。

也是因為這樣,他才會主動提起魂之始祖,說自己的傳承來源於魂祖,希望能夠從索姆爾身上獲知關於魂祖的消息。

「三萬年前!」索姆爾震驚至極,喝道:「他是我族的大皇子!」

「大皇子?」秦烈一怔。

魂祖的殘魂,還有魂獸的記憶。都沒有關於魂族這個族群權勢方面的部分。

這使得他對魂族的勢力構成完全不了解。

他也不知道索姆爾所謂的「大皇子」,在魂族屬於什麼樣的身份和地位,所以他頗為疑惑。

「原來如此!原來大皇子去了你們的域界!」索姆爾眼中異光閃爍,他沒有再次為秦烈解惑,而是突然興奮起來,「好!很好!終於知道大皇子隕落之地了!人族,靈域!我記著了!」

秦烈臉色一變。

他突生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

「聽說神族的五大家族,近期將會侵入靈域,應該就是那兒了!」索姆爾嘿嘿怪笑著,「既然大皇子隕寂於靈域。教導了靈域各族的靈魂奧妙,那麼……靈域就應該是我魂族的附庸之地!這下子,我們魂族也可以光明正大進入靈域了!哦。不對!」

他突地反應過來,盯著秦烈喝道:「大皇子怎麼隕寂的?靈域的那些土著,應該沒有可能殺死大皇子!」

「三萬年前,三萬年前,那不正是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聯手入侵靈域的時間嗎?」

不等秦烈回答,索姆爾驟然暴怒起來,「一定是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殺死了大皇子!」

秦烈怔怔看著他。

「等此間事了,我會向上面彙報此事!大皇子被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所殺之事,我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索姆爾冷哼道:「至於靈域……我們魂族也將參與爭奪!」

秦烈突覺氣血上涌。喝道:「等你能活著回去再想吧!」

話音未落,他已沸騰血脈。瞬間將炎界凝鍊出來。

炎界一出,他想也不想。再次激發了「燃燒」血脈天賦,並乾淨利落地釋放出「七輪共轉」,把七個焚日輪給一同凝現。

七個焚日輪,燃燒著熾烈火焰,猛然轟落向索姆爾。

「給我去死!」

巨大的火焰輪盤,排列出奇異火陣,噼里啪啦的燃燒著,以毀滅之火將索姆爾淹沒。

「想殺我?可沒那麼容易……」

索姆爾低低詭笑,那一簇簇漂浮著的暗綠色鬼火,同時傳來他的笑聲。

他斗篷底下的眼睛,如兩盞綠色明燈,倏然明亮耀目。

一簇簇的暗綠色鬼火,「蓬」的一聲炸裂,濺射出一條條墨綠色的魂絲。

魂絲如柳絮,飄飄蕩蕩,充斥在天地之間,令索姆爾的靈魂氣息無處不在。

「轟!」

他斗篷下的軀體,被七個焚日輪擊中,猛地爆炸。

一具焦黑的高階惡魔屍身,在爆炸時顯露出來,重重拋落在地。

索姆爾的靈魂,則是消泯無形,如分化萬千。

「奪舍的惡魔!」秦烈臉色一變。

他很清楚魂族不同於靈族、神族和深淵惡魔,這個出生便是一簇純粹靈魂的神秘種族,壓根不需要依賴血肉之軀。

魂族的族人,可以隨時隨地奪舍新的軀體寄宿,他們的很多攻擊手段,也往往由靈魂來施展,不用通過寄宿的肉身。

這個索姆爾,明顯一直寄宿在奪舍的惡魔體內,可他只要願意,又可以輕而易舉離開。

他離開了肉身,戰鬥力幾乎沒有什麼影響,而且可能會更加可怕。

因為惡魔並不是索姆爾理想的血肉之軀。

「這具肉身無法和我靈魂契合,其實早就應該捨棄了。」索姆爾的靈魂,似分散於那眾多暗綠色鬼火中,他講話的聲音,從數十簇鬼火內同時傳來。

「本源深海處,那個擅長靈魂力量,從九幽而來的女性高階惡魔,才是我最佳的寄宿對象。嘿,等浩桀和神族的族人,將他們斬殺了,我就能舒舒服服奪舍她了,到時……」

一簇簇暗綠色鬼火,瞄著秦烈,說道:「到時我再和你慢慢玩。」

秦烈一愣。

也在此時,那數十簇暗綠色鬼火,分別朝著不同的方向飛去。

索姆爾的靈魂,似乎也分散於所有的鬼火中,讓秦烈不知道該追逐哪一個。

他猶豫的時候,那些鬼火已漸行漸遠。

等第一簇鬼火,消失於他視線之外時,他的靈魂竟然也無法感應了。

這說明索姆爾的確有方法可以潛藏靈魂氣息,使得靈魂感知力在秘境不受影響的他,都不能洞察到。

「擁有一塊血肉豐碑的你,一旦融合入體,我現在還真的應付不來。等各族在秘境內分出勝負,我會再次找上你,那時……我才會要你的命!」

在最後一簇鬼火,徹底消失於黑暗前,又一次傳來索姆爾微弱的聲音。

秦烈臉色陰沉,這個魂族的族人,讓他有了沉重壓力。

「惡魔的肉身,想將我變成魂奴,對惡魔的動靜無比的了解……」

他深思了一會兒,忽然明白在那些惡魔狩獵者之中,必然有索姆爾的魂奴存在。

通過潛藏於惡魔中的魂奴,他對那些惡魔群的動靜了如指掌,或許還通過魂奴向惡魔傳遞錯誤的消息。

「靈族和神族,羽族和骨族間,會不會也有他的魂奴存在?」

想到這兒,他心情愈發沉重,對各族在本源深海附近的戰鬥,產生了深深的擔憂。

他有一種感覺,高階惡魔,神族,靈族、骨族、羽族,似都在被索姆爾暗中影響操控著。

他覺得各族目前的行動,圍繞本源深海即將爆發的血戰,背後都有索姆爾的影子在促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