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四十九章分離

第一千兩百四十九章分離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31 22:02  字數:2517

當浩桀和迪迦分出勝負,迪迦帶著那群惡魔撤離時,秦烈已將疲倦的雷靈收回。

他本人已早早遠離。

之後,凌語詩和迪迦的去而復返,因雷靈不在他並不知曉。

這次,他決心離開,於是也沒有和烈焰家族重聚。

他很擔心一旦乾煋等人知道他身懷血肉豐碑以後,會出於對血肉豐碑的貪婪,從而將他視為目標。

同浩桀匯合以後,神族的戰鬥力太過於強悍,他沒有自信在乾煋眾人針對以後,能從容離開。

擁有血肉豐碑的浩桀,一旦再次使用血肉豐碑,而他恰恰也在旁邊,十有**會暴露自己。

穩妥起見,他終於決定捨棄乾煋眾人,準備孤身一人在本源始界修鍊。

他選擇了一個離本源深海不算特別遠,而魂族的索姆爾,還有靈族的深藍,靈魂感知力都難以覆蓋的區域。

接下來的日子,他將所有的精力,都用在領悟鎮魂珠內的「通天」古陣圖上。

至於「合碑術」和「群燃血術」,他其實已經熟練掌握,隨時可以施展運用。

修鍊時,他保持著一個虛渾之靈在外,助他觀察附近的情況。

只要有異常,以虛渾之靈的靈魂洞察力,必將第一時間覺察。

他也可以極早做出準備。

一滴滴晶瑩剔透的本命精血,隨著他靈魂意識的御動,游弋在黑暗天空,勾勒出猩紅的血線。

又是一幅「通天」古陣圖,被他以精血為脈線,給刻畫於天空。

他全神貫注地看著那一幅來自於鎮魂珠的高級古陣圖。

「一千條血線,三千條。五千條,七千條……」

絕對黑暗的天空中,一幅越來越繁複神秘的古陣圖。隨著他鮮血的飛動,慢慢的成形著。

獲得「真視」血脈天賦的他。完全不受黑暗的影響,一雙眼睛可以清晰看到一切場景。

每一條血線,在他的眼中都非常的直觀,他長時間的注目下,甚至會覺得那些已經定格的血線,似在極其緩慢的活動著。

他並不知道,他在專心修鍊時,浩桀、蒼曄也和乾煋等人匯合。

這一次。不但浩桀帶著嗜血家族殘餘族人歸來,以明煦為首的光明家族的族人,更早一步和乾煋聚攏。

明煦領隊的光明家族,竟然有九人存活下來,而且各個精神旺盛,似沒有經歷過血腥戰鬥般。

蒼曄和浩桀過來,看到九人存活的光明家族族人,都分明有些奇怪。

浩桀對自己這一支隊伍的實力,有著絕對的自信,可他沒有和迪迦相遇之前。依然有兩個同伴喪命。

雖然他之前沒有動用血肉豐碑,可他還是覺得,他們強過於光明家族。

然而。如今明煦等九個光明家族的族人,不但都活著,一個個都似乎沒有受過傷。

這令浩桀都覺得有些看不懂了。

「姐,秦烈呢?」

乾煋一看只是她和嗜血家族族人過來,沒有發現秦烈的蹤影,立即發問道。

「他沒提前回來?」蒼曄也是一愣。

「沒有啊。」乾煋道。

「奇怪……」蒼曄皺眉,說道:「我們和那些惡魔交戰前,他就單獨離開了,按道理而言。他應該很早之前就回來了。」

「一個膽怯無能的混血者,需要你們興師動眾的在意?」浩桀冷哼。

其餘嗜血家族的族人。也是臉色陰沉,都沒有將秦烈放在眼裡。

然而。他們很快發現玄珞、乾煋,甚至於明煦都臉色肅然。

蒼曄更是眉頭深鎖。

「怎麼?區區一個混血者而已,值得你們如此擔憂在意?」浩桀一臉疑惑,「我死了三個兄弟,我都沒有像你們這樣,你們在搞什麼鬼?」

「秦烈不同於一般的混血者。」乾煋道。

「哦?」浩桀揚眉。

「他的存在,可以令我們洞悉附近的各族動靜,也可以通過『群燃血術』令我們全部血脈燃燒。」乾煋深吸一口氣,又道:「另外,他個人的戰鬥力也極其強大,是我們一個強大的助力。」

「個人實力無妨,能洞察附近靈魂波動的奇異能力,對我們來說才是關鍵。」明煦淡淡道。

他領著光明家族的族人,早已經和乾煋匯合,通過乾煋、玄珞,還有黑暗家族的族人,他對秦烈也有所了解。

他對乾煋、玄珞所說秦烈個人戰鬥力驚人,持懷疑的態度,也不相信秦烈能有多強。

不過,他卻對秦烈擁有的五個虛渾之靈極其推崇,他深知在本源始界內,可以感知附近靈魂動靜的能力有多麼的重要。

所以秦烈的消失,讓他也頗為在意。

「他應該……離我們而去了。」南崎突然苦澀一笑,道:「很早之前,他就表態要走了,現在終於還是走了。」

「你怎麼不說他遇到危險了?」流漾怒聲道。

「危險?」南崎笑了笑,道:「有五個可以感知周邊靈魂動靜的異獸,他只要不去尋死,能遇到什麼危險?」

流漾語氣一滯。

她仔細一想,忽地沉默了下來,無力反駁。

因為她知道南崎沒說錯。

「去尋找浩桀的時候,他的飛逝速度……比我施展出『影遁』後還要快,我想他如果一心要走,應該沒有誰可以阻止他。」蒼曄忽然道。

「比你『影遁』以後都快?」明煦一驚。

蒼曄緩緩點頭,眼神複雜道:「他或許真的離開了。」

此言一出,連一直站在秦烈那邊的乾煋和流漾,也沒有辯駁。

在他們內心深處,也已經有了答案——秦烈棄他們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