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四十七章揮之不去的一道

第一千兩百四十七章揮之不去的一道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31 13:43  字數:3605

「你知道他是誰吧?」

隨著靈族、羽族、骨族族人,一一從他們身旁掠過,斯坦卡一臉的訝然,奇道:「他明明差點殺了你,為什麼你會放過他?」

深藍握著一塊小小的暗耀石,精美的小臉上,流露出黯然表情,垂頭低聲道:「他和我有些淵源。」

斯坦卡一怔。

他已經知道深藍乃靈族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超級靈種」,將來註定會是靈族族長的尊貴人物。

秦烈,雖然之前展現出不可思議的力量,可畢竟只是烈焰家族的一個混血者。

他很清楚混血者在神族的地位,往往處於比較低微的層次,而烈焰家族……如今又是五大家族中墊底的存在。

在斯坦卡的眼中,秦烈和眼前的小女孩,身份地位相差太過於懸殊。

他很難想像這兩人會有什麼淵源。

「我不想解釋太多,我只是希望你幫我保守秘密,我可以答應你,這趟本源深海之行,我會照顧你們羽族,保證你們有所收穫。」深藍語氣真摯誠懇,「我會盡量保證你們羽族的利益,你看呢?」

「我還是不太明白。」斯坦卡皺眉。

「你只要答應我就行。」深藍請求道。

斯坦卡看著她,沉吟了一會兒,點頭道:「好吧。」

「你在這裡等我一下,一會兒,我們一起回去。」深藍再次央求。

在斯坦卡發愣之際,深藍如一抹暗光,倏然從他眼前遠去。

「秦烈那邊……」

看著深藍飛逝的方向,斯坦卡一臉訝然,忽地明白深藍所謂和他的單獨談談,可能更主要的目的。還是要藉機返回,去看一看剛剛修鍊中的秦烈。

這個發現令斯坦卡愈發難以理解。

「明明差點殺了你,你不但不肯報仇。為何還要如此在意他?費盡了心思,你還要回頭。你們到底什麼關係?如果真的有關係,那傢伙……為什麼又要殺你?」斯坦卡眉頭深鎖,怎麼也想不明白。

深藍從斯坦卡身旁離開以後,似知道她時間並不充裕,所以激發了血脈秘術行進。

她剛剛從重傷中恢復過來,短時間其實不宜妄動血脈力量,可她顯然沒有將仙娜、巴吉的勸說當一回事。

她轉動著體內的「生命之輪」,黑暗中。她的小臉漸漸蒼白,可她嬌小的身影卻越來越快。

「呼!」

在她倏地重臨秦烈這邊時,她身子微微一顫,下意識地咬著嘴唇。

同一時間,五個守護在秦烈身旁的虛渾之靈,由模糊的形態,瞬間變得清晰,且紛紛釋放出炫目光芒。

五個虛渾之靈,就在秦烈身旁漂浮著,以警惕地眼睛審視著她。

重傷未愈的她。又強行激發了「生命之輪」,她自知身體狀況不佳,所以不敢離虛渾之靈和秦烈太近。

她只是遠遠看著正閉目修鍊「合碑術」的秦烈。小手捏著衣角,抓的越來越用力。

她顯得有些緊張,也有些膽怯,似想要靠近說些什麼,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她不自禁地往前走了一步。

五個虛渾之靈釋放的奇異力量,倏然洶湧猛烈,充滿濃濃的警告意味。

她被一下子鎮住。

虛渾之靈展現的力量,令沒有恢復過來的她,隱隱有些不安。

於是。她只是默然看著秦烈,看了一會兒。當意識到靈族那邊可能會著急找她以後,她便默不作聲地悄悄離開。

她安靜地彷彿從沒有來過一般。

她一消失。五個虛渾之靈又由實態化為虛態,似乎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片天地重新陷入無盡黑暗。

時間在悄然不覺間緩緩流逝,也不知過了多久,沉溺於「合碑術」的秦烈,突然睜開眼。

他低頭看向手上的空間戒,看著從中滲透而出的七大異光,嘴角綻出一個笑意。

那七道來源於血肉豐碑的神光,隨著他心神變幻,一一縮回空間戒,重新隱沒於血肉豐碑。

他於是溝通雷靈,準備吩咐雷靈繼續去嗜血家族那邊,要知道現在浩桀和迪迦的戰鬥結果。

「咿呀呀……」

五個虛渾之靈,同時嘰嘰喳喳的叫嚷,將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詳詳細細道明。

「靈族來過!」

他一驚之後,以一道精純的靈魂意識,直達雷靈的魂魄。

一幅幅清晰的畫面,緩緩在他的腦海內閃現,靈族、骨族、羽族的到來,仙娜、巴吉看到他以後的狂怒,眾多靈族族人的憤懣和殺意,沙列、斯坦卡的欲言又止,靈族小女孩反常的勸說。

事後,那小女孩的去而復返,對他的默默注視,眼中的緊張和膽怯……

先前的一幕幕場景,通過雷靈的靈魂記憶,被他給重現出來,他將所有雷靈看到的景物都給記憶在心間。

「為什麼?她為什麼會阻止仙娜和巴吉?還有,她為什麼又會回來?」

深藍的異常,令他和斯坦卡一樣困惑不明,他無法理解深藍的奇怪表現,也不知道深藍因何會對他特殊照顧。

「奇怪的小女孩……」

許久後,他喃喃低語,那名叫深藍的小女孩,在黑暗中注視他的目光,小女孩眼中的黯然,臉上的膽怯和緊張,似乎已深深烙印在他腦海深處,並反覆的出現,讓他怎麼也揮之不去。

「我不認識她,在我的記憶中,從未有過關於她的影蹤啊?就算是三百年前的那個傢伙,也不應該和她存在什麼交集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窮盡腦汁,也找不到答案,只覺得小女孩在黑暗中矗立著的柔弱身影,越來越難以從他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