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四十一章鎮魂珠的異常

第一千兩百四十一章鎮魂珠的異常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28 14:42  字數:3105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為什麼,為什麼會那麼容易失控?」

魂族的那名族人,從秦烈、蒼曄這邊離開以後,在黑暗中不斷自問。

他眼瞳中幽綠色火光飛濺。

也不知為何,他一來到烈焰家族這邊,一提起嗜血家族的浩桀,還有和浩桀發生的不愉快往事,情緒就有點不受控制。

他往常是不會如此。

「那兒……有什麼東西影響著我!」

神秘的魂族族人,倏然停了下來,似意識到了其中緣由。

因為,就在此時,他剛剛離開烈焰家族那邊,靈魂中的異常波動,狂躁的情緒立即平復了。

「或許,我需要再次確認一下。」

這般想著,本來離秦烈、蒼曄已極遠的魂族族人,又悄悄朝著烈焰家族接近。

當他試著靠近烈焰家族,距離稍稍拉近以後,他就敏銳地覺察到他的靈魂波動又激烈起來。

「果然如此!」魂族族人暗暗驚異,越來越迷惑了,「究竟是什麼人?是什麼東西?!」

他已確定在烈焰家族那邊,在某個神族族人的身上,必然存在著異常!

明白這一點以後,他又一次停了下來,並沒有急著繼續靠近神族的三大家族。

「等他們和深淵惡魔碰上再說吧。」

他逐漸冷靜下來,終於沒有留戀來自於神族那邊的異常,而是徹底遠離那塊令他心神不寧的區域。

……

同一時間。

蒼曄、乾煋、玄珞等人,都面色凝重,因那個魂族族人的消息而著急議論。

「明煦那邊不會有事,根據剛剛那傢伙的說法,明煦和光明家族的族人,不久以後會找過來。」乾煋臉色凝重,道:「浩桀和嗜血家族……會是我們的一個**煩。如果他們過早地消耗了力量,亦或者被那群惡魔狩獵者滅殺,我們就無法擁有嗜血家族的助力。失去浩桀和嗜血家族,我們要想殲滅那些惡魔會更加困難。」

「嗯,明煦和光明家族不用管,可我們必須儘快找到浩桀和嗜血家族,並阻止他不要著急對那群高階惡魔動手!」玄珞也喝道。

「有什麼好提議?」蒼曄道。

他們議論紛紛之際,秦烈沒有插話,還刻意和他們保持了距離。

他遠遠看著那名魂族族人離開的方向。

暗中,他將木靈釋放出去,一直密切關注著那名魂族族人的動靜。

通過木靈的觀察,他注意到那個魂族的族人,曾突然掉頭,一副著急再次找尋他們的架勢。

然而,一霎後,那名魂族的族人又放棄了。

他注意到那個魂族的族人,一個人深思了一番,似下定了什麼決心,這才義無反顧地離開。

「奇怪……」

他眼神幽幽,左手的食指下意識地按在自己的眉心,臉色深沉。

就在剛剛,那名魂族族人突顯狂躁時,他感覺到他眉心皮層下的鎮魂珠,似也蠢蠢欲動。

他甚至覺得,那名魂族的情緒失控,皆是因為鎮魂珠的影響。

這是一種非常玄妙的感受。

「鎮魂珠的確是魂族之物,這東西……難道可以影響魂族的族人?」他暗暗詫異。

他的分魂不但融合了一些魂之始祖的凌亂記憶,在泊羅界時,還融入了魂獸內另一個魂族族人的殘碎記憶。

按理說,他應該對魂族,對鎮魂珠的來歷有所了解。

然而,他曾花費過一番心思,苦苦在記憶內搜尋關於鎮魂珠的訊息。

結果他什麼也沒有發現。

不知因何原因,魂之始祖和那名奪舍魂獸的魂族族人,似都抹掉了關於鎮魂珠的一切記憶。

他僅僅知道鎮魂珠似乎為魂族的聖物。

「聖物?類似於神族的血肉豐碑么?」他心中喃喃自語。

「秦烈!」蒼曄突然喝道。

他霍然反應過來,道:「什麼?」

「你的那些異獸有著敏銳的感知力,就由你和我一同去儘快找到浩桀,還有那些嗜血家族的族人吧?」蒼曄眼神肅然且急切,「乾煋和玄珞他們所有人,都駐守此地,等候明煦和光明家族的族人到來,你看呢?」

「那個魂族的族人,雖然給出了方向,可這裡是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方向這東西……一不小心就變了。」乾煋解釋。

「萬一中途出現意外,遇到什麼戰鬥,也很容易迷失方向。我不能指望那個魂族的傢伙,再一次到來,為我重新指明方向。」蒼曄道。

秦烈點頭,道:「也好。」

他知道蒼曄說的在理,那名魂族族人指引的方向只是大概,要想確保無誤地將浩桀和嗜血家族最快找到,還真是需要他和虛渾之靈的幫助。

「事不宜遲,我們立即出發吧!」蒼曄催促。

「嗯。」他答道。

該吩咐的事情,在他沉思的時候,蒼曄和乾煋、玄珞已溝通過,一看到他點頭,蒼曄已率先掠動。

一身漆黑重甲的蒼曄,在漆黑的本源始界,仿若那個魂族的族人,幽魂般飄然在空中。

「我跟她去了。」秦烈沖乾煋說了一句,身如一道冷電,尾隨在蒼曄之後。

行進中,他以心神意識吩咐虛渾之靈,令他們先一步往那個魂族族人指引的方向前行,先儘快鎖定浩桀和嗜血家族族人的位置。

雷靈和木靈,在他的命令下,疾速飛逝向他點名的目標地。

他的一道心神,逸入鎮魂珠內,又去溝通土靈、金靈和水靈。

這三個吞吃了大量靈材,已休息了一陣子的虛渾之靈,感知到他的召喚,也從鎮魂珠內飛出。

他的靈魂感知力,在本源始界內不受影響,而且比起斯坦卡的感知範圍寬廣許多。

可是和虛渾之靈相比,他的感知範圍還是遜色一些,而且虛渾之靈是五個,可以分散移動。

絕對黑暗的秘境中,五個蘇醒的虛渾之靈,就像是他的五個明燈,像五雙分散在外的眼睛,能直觀地將附近的景物和生命種族,都給他一一探查到。

單單憑藉五個虛渾之靈的敏銳感知力,他只要不冒死去招惹那些霸佔本源深海的高階惡魔群,他就已經在秘境有了自保的能力。

「找到了!」

半個時辰後,來自於雷靈的靈魂感知,令秦烈霍然一震。

在他前方的蒼曄,猛地回頭,道:「找到浩桀了?」

「嗯。」他點了點頭,說道:「你跟著我吧,嗜血家族的族人已經變幻了位置,那個魂族族人給出的方向,已經偏離了軌道。」

「好!」蒼曄果斷道。

於是突然間,換秦烈在前,他略一猶豫,開始調用穴竅內的雷池之水。

他催發出可以瞬間提速的「疾雷遁」!

本就快逾閃電的他,得到雷池之水的加速效果以後,如驚鴻一現的電虹,在蒼曄眼前一閃而逝。

蒼曄都愣了一下,才突然反應過來,忙催動血脈內的秘術追上。

「好快的速度!」

她暗暗心驚,發現這個混血者認真趕路以後,竟比她都要快。

「這傢伙,究竟隱藏了多少的秘密?他的血脈,有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她冷眸中滿是異色,思考著秦烈的血脈,有沒有經過烈焰家族上一任族長的特殊「培育」,有沒有經過那瘋狂計劃的改造?

就在這時,她發現已快要徹底失去秦烈的蹤跡。

「血脈秘術——影遁!」

她激發血脈力量,一縷縷黑色幽光,從她身披的漆黑重甲內逸出。

她的軀體,如被一個詭異的暗影裹住,她整個人瞬間模糊起來。

一霎後,她也從原地消失不見。

幾秒以後,她就在秦烈疾馳而過的身後,陡然凝現。

剛剛凝現的身影,尚且沒有徹底清晰,又突然模糊不清,旋即消失。

她接連閃現,又突然消失,以血脈秘術來追趕著秦烈,才保證沒有被甩開。

……R1152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