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四十章一個消息

第一千兩百四十章一個消息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28 14:42  字數:3656

一絲絲的血肉能量,流溢在秦烈筋脈鮮血中,他因凝結「炎界」而消耗的力量迅速補充著。

感受著體內的變化,他又取出一塊塊的肉食,一邊撕扯著,一邊塞入口中。

來自於南崎的肉食,果然如乾煋所言,不但美味無比,而且蘊含的血肉力量更是豐沛非常。

在那塊血肉豐碑沉寂,他無法立即補充血肉力量以後,南崎給予的那一枚儲藏著大量肉食的空間戒,就突然顯得重要起來。

此刻,他一邊以肉食恢復著血脈力量,一邊思考著「群燃血術」的奧妙。

他身旁的乾煋,霧紗,還有流漾三人,身上燃燒著的火焰已逐漸熄滅。

因為他激發的「燃燒」血脈玄妙,其實已經從三人身上褪去,他們沉默著,只是在感悟剛剛的奇妙。

秦烈明白如果沒有他的炎界,沒有他催發自己血脈形成的「群燃血術」,乾煋三人絕對不可能點燃自己的鮮血。

他也慢慢明白,炎界中擁有烈焰家族血脈的武者,之所以能燃燒鮮血,都是因為被他燃燒的不滅火焰點燃激發。

就是說,他乃是那些人的火種。

只有他激發「燃燒」血脈天賦,將「燃燒」血脈的奧妙,以奇異秘紋的方式在炎界層浮現,那些秘紋形態的火焰,才可以助乾煋三人體內的鮮血燃燒。

從而激發起他們的力量。

「激發血脈內的燃燒天賦,火種,炎界……」他琢磨著其中奧妙。

突然間,他從閉目狀態醒來,驚訝的看著蒼曄。

一身重甲,卻如幽靈般的蒼曄,已默不作聲地站在他身旁。

「有事?」他隨口一問。

蒼曄緩緩點頭,道:「你掌控的那些異獸,是不是可以感知到遠處靈魂和生命的波動?」

「嗯。」秦烈道。

「光明家族的明煦,還有嗜血家族的浩桀,一定也會來到此地。」沒有遮遮掩掩,蒼曄很坦然地說道:「我希望你能通過那些異獸,密切注意本源深海附近的靈魂波動,可以在浩桀和明煦他們接近以後,第一時間通知我。」

秦烈一邊撕扯著肉食放入口中,一邊道:「它們也需要休息。」

「我明白。」蒼曄點頭,「我只是希望你多留心一下。」

「我會的。」秦烈淡然道。

蒼曄略略猶豫了一下,又道:「光明家族的明煦,就算是接近本源深海了,也應該會先想辦法和我匯合,不會貿然行事。但浩桀那傢伙……可不會聽令於任何人,他太過於自負狂妄,很可能會在倏一到來後,便對那群霸佔本源深海的惡魔動手。」

「那他是自尋死路。」秦烈冷笑道。

之前那群惡魔狩獵者,四處撲殺逃逸者時,他通過虛渾之靈有所了解。

他知道當時骨族的沙列,羽族的斯坦卡,也都在逃離者的行列。

深藍沒有到來前的那些靈族族人,也驚慌失措的四處逃避,一盤散沙。

百名左右的高階惡魔,那巨大無比的暗耀石,還有那塊暗耀石內隱隱傳來的恐怖氣息,都讓他深刻意識到那些惡魔狩獵者的可怕。

也是如此,當伊諾絲通過血脈的微妙感應,知道他也在以後,他也只能避其鋒芒。

因為他明白就算聯合烈焰家族的族人,對上那些惡魔狩獵者,也沒有絲毫獲勝的可能。

他同樣不認為,黑暗家族,光明家族,和嗜血家族的任何一方,可以正面抗衡那些惡魔。

「我已經聽玄珞說起了那些惡魔狩獵者的厲害,我也知道他們的可怕,所以才要等浩桀和明煦匯合以後動手。」蒼曄和他講話的時候,雖依然語氣冷漠,不過眼神卻頗為認真,甚至於帶著一絲請求。

「怕就怕浩桀到來以後,我們還不知道,他就不知死活地衝上去,使得嗜血家族和他一同潰敗,損失了太多的力量,你說呢?」

秦烈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道:「我先喚出兩個去看著。」

他於是以心神意識呼喚雷靈和木靈。

聽到他靈魂的呼喚後,虛渾之靈中的雷靈和木靈,從鎮魂珠的第四層空間倏然飛出。

他眉心中一束黝黑的光芒也一閃而逝。

「唔!」

就在此刻,他覺察到另外一股不屬於他們的靈魂氣息,在他們的頭頂閃過。

「怎麼?」蒼曄奇道。

他臉色微沉,道:「有魂族的靈魂氣息!」

「哪個方向?」蒼曄詢問。

秦烈伸手,還沒有藉助於虛渾之靈,而是通過他自己的感知,指明了位置。

他知道對方是誰。

「我去看看。」蒼曄當機立斷。

秦烈搖頭,道:「不用,他正在過來。」

蒼曄一愣,旋即停了下來,道:「可是只有一人?」

秦烈點頭。

「我知道是誰了。」蒼曄微微皺眉,心中暗暗奇怪:「那傢伙來幹什麼?」

「是誰?」秦烈明知故問。

「一個不知是敵是友的傢伙。」蒼曄漠然道。

「哦。」秦烈再沒有問下去。

「乾煋,霧紗,流漾,我們有客人過來了。」蒼曄突然沉喝。

還在感悟著「燃燒」奧妙的三人,聽到她的喝聲後,紛紛驚醒。

遠處黑暗家族和玄冰家族的族人,也臉色微變,都接連站起。

他們已做好迎戰的準備。

「也不用太擔心,只是一個魂族的族人罷了。」蒼曄又道。

「任何一個魂族的族人都不可小視。」玄珞神情肅然,「沒有人知道一個魂族的族人,在周邊聚集了多少魂奴。甚至於,也沒人知道在我們之中,有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