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南崎低頭!

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南崎低頭!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28 14:42  字數:3827

炎界中,秦烈神色如常,只是以心神掌控著「群燃血術」,以免突發變故。

反倒是踏入炎界,緊挨著他的流漾和霧紗,猶如被點燃的火人,熊熊燃燒起來。

站在炎界外的眾人,凝神去看,都發現流漾和霧紗的秀髮,如火海般涌動著,正在悄悄生長。

他們都意識到兩女果真在秦烈營造的炎界,將自己血脈內潛藏著的「燃燒」,給激發點燃了。

「姐,我……」乾煋呵呵傻笑了一聲,扭頭望向蒼曄,道:「我也要進去試試了。」

蒼曄不置可否。

乾煋也沒有等她表明態度,突然張開懷抱,如飛翔的鳥雀般,一頭撲向了炎界。

南崎、利維等人,也都一臉的躍躍欲試,不過當他們看了看秦烈以後,又猶豫了起來。

「南崎哥……」一人眼巴巴地輕呼。

在他的目光下,南崎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就不摻合了。」

聽他這麼一說,那人和利維一樣,都是暗暗失望,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他們都知道,「燃燒」乃是烈焰家族最為核心的一種血脈天賦,也知道戰鬥中能夠將「燃燒」釋放的武者,雖事後會疲憊不堪,卻可以在短時間獲得幾乎翻倍的血脈力量。

瞬間暴漲的力量,往往可以在極短時間內,就將對手解決掉。

事後,不論多麼疲憊虛弱,都可以通過吞食蘊含豐沛血肉精氣的食物來慢慢恢復。

殘酷的血戰,突然暴漲的戰鬥力,比起事後漫長的痊癒時間要重要太多太多。

所以「燃燒」血脈天賦,一直被烈焰家族的強者青睞,被當成極其強大的血脈手段。

此時,他們人在本源始界,能非常清晰認識自身血脈的奧妙。

而秦烈的炎界,又可以幫助他們令鮮血燃燒,能使得他們更加直觀地看到「燃燒」這個強大的天賦。在鮮血中的神秘變幻。

弄不好,他們甚至有希望在本源始界內,也將血脈內烙印的「燃燒」給覺醒。

因為不久前流漾已在本源始界覺醒了新的血脈天賦。

從秦烈的炎界,從發生在流漾、霧紗身上的異變,他們看到了血脈再次覺醒的希望,而且還是家族最為核心強大的天賦!

可是現在,因為他們之前和秦烈存在的隔閡。他們沒辦法厚著臉皮像流漾、霧紗般走入炎界,這對他們簡直是一種折磨。

「妙哉!妙啊!」

穿入炎界後的乾煋。以更快的速度燃燒了鮮血,他極為清晰地看到自身血脈的變幻,不由自主地歡呼驚叫。

他的驚叫聲,聽在南崎、利維等人的耳中,顯得很是刺耳。

焰風臉皮子不自然地抖了一下,竟將頭掉轉過去,強行不去看秦烈凝結的炎界,還有炎界內的乾煋三人。

他們的異常引起了蒼曄的注意,她疑惑的目光。分別在焰風和南崎臉上游弋了一圈,然後道:「你們在搞什麼?」

南崎和焰風都是臉色訕訕。

「為什麼不進去?」蒼曄眉頭微皺,冷聲道:「你們是傻子嗎?難道不知道在本源始界內,可以直接窺視血脈內的天賦奧妙?在秦烈釋放出群燃血術以後,只要你們的鮮血也被激發燃燒,你們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燃燒天賦的血線變化,從而得到領悟這個血脈天賦的可能性。你們不會不知道。燃燒這個天賦……有多麼的稀罕強大吧?」

給她一訓斥,南崎和焰風愈發尷尬,可還是苦著臉沉默。

旁邊的玄珞,冷然一笑,譏諷道:「事情很明顯,他們必然得罪了秦烈。所以拉不下臉走入那炎界。」

「可是這樣?」蒼曄哼道。

「也不算得罪吧。」南崎點了點頭,垂頭道:「只是有過幾次爭吵罷了。」

「爭吵?因為何事?」蒼曄再問。

南崎輕咳一聲,回頭看向利維等人,道:「那個,他們幾個看上了羽族的少女……」他簡單解釋了一番。

蒼曄漠然聽著,眼神逐漸陰冷冰寒,等南崎說明以後。她才鄙夷道:「在壓力下容易失控的人,永遠不可能成為真正的血脈強者!給自己惡習找借口的傢伙,全部都是沒用的廢物!」

「連一個混血者都不如,的確是垃圾,也難怪烈焰家族會越來越沒落。」玄冰家族的玄珞添油加醋道。

「聽說你是被秦烈找到的?」蒼曄扭頭看向他。

此言一出,玄珞臉色一僵,突然閉嘴不言。

「十個人的隊伍,在你的帶領下如今只剩你們兩個活人,居然連烈焰家族都不如,你本事有多大?」蒼曄眼中滿是嘲弄。

玄珞沉默了一下,道:「等你接觸了那群惡魔狩獵者以後,你就會知道我們能活兩個下來,已經是本事了。」

蒼曄眼神微變。

她並沒有再次嘲諷,而是深深看向玄珞,凝重道:「那些傢伙真有你說的那麼可怕?」

她知道玄珞不是喜歡無的放矢的人,玄珞既然敢這麼說,就證明霸佔了本源深海的惡魔群,必然有著恐怖至極的實力。

她過來的途中,通過死在她手中的那些對手,也陸陸續續聽說了一些關於那群惡魔狩獵者的消息。

無一例外,每一支和那些惡魔群接觸過的隊伍,都極其忌憚驚懼。

結合玄珞的態度,蒼曄對那群惡魔也感到了不安,所以認真詢問。

「你見過靈族、骨族、羽族吧?」玄珞突然一問。

蒼曄點頭,「見過。」

「你覺得這三族合起來的力量如何?哦,忘了告訴你了,骨族那邊的領頭者是沙列!沒錯,就是骨族族長的兒子!」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