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三十八章群燃血術!

第一千兩百三十八章群燃血術!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28 14:42  字數:3691

昏黃色的暗耀石光芒下,神族三大家族的族人,都在默然靜修著。

流漾盤坐在秦烈身旁,時不時地看他一眼,心中暗暗期待。

「群燃血術……」

對於那能夠增強所有烈焰家族族人血脈力量的秘術,她和乾煋、南崎一樣,都感到震驚。

她在乾煋的安排下,過來守護在秦烈身旁,所以並沒有聽到後來蒼曄對乾煋等人說的那番話。

她也就對秦烈的身份沒有什麼特別的認識。

她一直覺得,在秦烈的身上裹著一層神秘的外衣,那層神秘的外衣令秦烈很是吸引她。

「混血者不但可以踏入混沌血域,還能得到那麼強大的血脈秘術,這傢伙真是厲害呀。」她暗暗道。

「呼!」

一圈圈暗紅色火焰光暈,以秦烈為中心,悄然凝鍊著。

短短數秒時間,一個明熠的炎界,就在秦烈周邊形成。

秦烈緩緩睜開眼。

他眼瞳中,如有一縷縷的流火閃動著,仔細去看,會發現那些流火為神族的奇異文字。

「怎樣?」流漾興緻盎然道。

秦烈咧嘴一笑,道:「你離我近一點,看看挨著我以後,體內的血脈會不會有特別的變化。」

他近期都在感悟「群燃血術」的訣竅,因蒼曄、玄珞、乾煋眾人已聚集,他連虛渾之靈都收入了鎮魂珠。

新的血脈秘術,要想成功釋放,必須要先熟練掌握。

他通過一段時間的參悟,對「群燃血術」慢慢理解了,可畢竟第一次嘗試,他也不確定真能奏效。

也是如此,他要流漾不但在炎界中,還希望流漾盡量靠近他。

「靠近一點么……」流漾美眸滴溜溜一轉,輕抿著嘴,咯咯嬌笑道:「沒問題。」

她離秦烈本就不遠。這時候豐臀一抬,便嬌媚無限而來。

她幾乎和秦烈肩並肩坐了下來。

「呼……」她俏皮地吐了一口香氣到秦烈臉上,眸中暗火涌動著,柔聲道:「現在夠不夠近?還是不夠的話……我坐你懷裡怎樣?」

大多數的神族女人都是敢愛敢恨,性格也往往潑辣大膽,流漾也是如此。

隨著接觸的加深,她對秦烈漸漸有了一絲好感。她平時也絲毫不加掩飾,這一點乾煋、焰風、南崎都看的清清楚楚。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焰風一開始就和秦烈不對路,後來也不再糾纏她。

乾煋也明白這一點,才刻意安排她去守護秦烈,算是間接給兩人創造機會。

流漾自認為她已表現的很明顯,也在等秦烈稍稍主動一點,可秦烈……彷彿始終沒有領會她的意思。

她在心急之際,這次……就愈發主動了。

「呃,不需要了,這距離可以了。」秦烈滿臉尷尬道。

他心神突然一亂。

暗紅色的炎界。如被狂風吹拂著的紅氣球,猛地搖動著。

他不得不暫時停止「群燃血術」的催動。

流漾微愣,她扭頭看來,道:「你在躲避什麼?」

秦烈沉默了一下,摸了摸鼻子,道:「我之前和你們說過,我有幾個很親密的人。以深淵惡魔的身份,也來到了這裡。」

「嗯,我知道。」流漾一臉莫名,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事。

「那幾人之中,有一個是我的……未婚妻。」秦烈道。

「未婚妻?」流漾訝然。

秦烈點頭,想了一下。他又苦笑道:「那個,我在靈域還有別的女人……」

流漾奇怪地看著他,「為什麼突然和我說這些?」

此言一出,反倒是換秦烈愣住了,「我一堆的麻煩事,又亂七八糟的,我不想你……」

然而。不等他一番話說完,流漾已提前截斷,啞然失笑道:「難道你以為我想和你天長地久不成?」

秦烈愕然。

「我們神族對男女之間的事都只看當下的。」流漾輕聲一笑,道:「或許,在這次秘境之行結束後,我們就各不相干了。而我,如果在下次任務時,看到別的中意對象,也會和他好下去的,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在這方面很隨便?」

「唔!」秦烈輕呼。

「所以,我對你的過去,還有你的將來,都不需要了解,也壓根不會在乎的。」流漾很自然地說道。

秦烈半響無語。

他和烈焰家族的族人,接觸的時間並不長,對神族的認識顯然也不夠。

他從魂獸分身得來的,關於神族的記憶,也不涉及到男女之情方面。

所以他理所當然地認為神族和人族一樣。

「為什麼會這樣?」過了一會兒,他才面色古怪地說道。

流漾的笑容顯得有些苦澀,道:「我們和人族不同,我們繁衍能力太弱了,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懷有身孕的。」

秦烈愈發驚異。

流漾臉一紅,有些羞赧地說道:「就是說,我們可能需要經歷很多的族內男子,才有可能懷孕。而不是任何兩個人在一起,只要結合了,就一定可以懷孕生子。所以,我們需要……不斷地去試,一直試到成功為止。」

秦烈一呆,隱隱明白了一點,然後道:「你試過幾個了?」

「還,還沒。本來想找焰風試試的,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想先找你試一試。」流漾也有點不好意思。

秦烈遲疑了一下,道:「我想……我們還是先試試群燃血術吧?」

「嗯。」流漾抿嘴一笑。

有時候,把話說開了,反而不會太尷尬。

秦烈在認清神族對男女方面的隨便以後,再次面對流漾的時候,忽然放鬆了許多,也能隨便開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