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三十三章血脈的呼喚!

第一千兩百三十三章血脈的呼喚!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24 18:09  字數:3519

深藍看著那美麗的光球,慢慢地消失,明亮的眼睛,倏然光芒黯淡。

她那半透明的身子,變得越來越模糊,如一縷幻象幽影般,似乎也要消失。

她的生命力彷彿也在迅速流逝。

所有靈族的族人,看著她的樣子,都緊張萬分。

「小主人的生命力消耗太大!」

巴吉神情嚴峻,眼中閃現出痛苦的光芒,似突然做出了什麼決定。

仙娜心神意動。

一行靈族族人,立即以一種神秘的陣形,將那深藍圍住。

他們手牽著手,將體內的生命力,紛紛匯入仙娜體內。

而仙娜則是站在深藍身後,把自己的兩手,按在深藍的後心。

渾厚的生命力,從一個個靈族族人的體內,先湧入仙娜,然後又通過仙娜為媒介,盡數輸送到深藍模糊的身體。

得出這一股精純生命力補充以後,深藍模糊的軀體,又漸漸變得清晰。

她似極其睏乏,不等仙娜和巴吉講話,便沉沉睡去。

周邊骨族和羽族族人,一臉驚異地望著他們,久久沉默。

在那巨大焚日輪,被深藍呼喚而成的幽藍色美麗光球破去以後,更遠的區域又再次陷入絕對黑暗。

「蒼曄姐,剛剛的光球,可是靈族傳說中的那個東西?」

黑暗中,一個黑暗家族的族人,聲音有些艱澀,一臉的震驚。

蒼曄緩緩點頭,語氣凝重至極,「應該就是了。」

「那東西……怎會出現在一個小女孩手中?」他再次詢問。

「沒意外的話,她應該已經得到所有靈族的族老,還有十階血脈強者的認可。也只有她已經被認定為靈族下一任的族長。她才夠持有那件東西。」蒼曄道。

「可她分明還是一個孩子啊?」那人又道。

「這個孩子以後或許會是我族最可怕的敵人。」蒼曄喃喃道。

一眾黑暗家族的族人,聽她這麼一說,都是轟然巨震。

「散開來。去找找那個烈焰家族的傢伙,我要知道他究竟是誰!」蒼曄吩咐道。

黑暗家族的族人。猛地反應過來,連連點頭。

這時候,他們才想起來那個明顯流淌著烈焰家族血脈的可怕傢伙,然後又是一驚。

另一邊,同樣處於絕對黑暗的魂族族人,如一縷幽魂般,漸漸飄遠。

蒼曄看了這名神秘的魂族族人一眼,低聲吩咐了兩句。突然追了過去。

她知道那個魂族的族人,靈魂的感知力,應該不受絕對黑暗的影響。

也就是說,那個魂族族人,知道將靈族小女孩重傷的那個烈焰家族強者的離開方向。

她相信只要跟著此人,就可以找到那個烈焰家族的同族,探知他的身份。

「比乾煋、南崎兩人加起來,都要濃厚幾倍的血脈力量,此人……究竟是誰?」蒼曄一邊追,一邊沉思著。臉色極其凝重。

「咻咻!」

黑暗中,身影狂馳的聲音,不迭地傳來。

來源於秦烈身上的熾烈不滅火焰。經過一番狂暴的宣洩,已漸漸熄滅。

一腔憤懣和暴躁,此刻如潮水般,也逐漸消褪。

「呼!」

那一塊先前如融入他心臟的血肉豐碑,突然間,又從他體內飛逸而出。

旋即,不但他身上的不滅烈焰徹底熄滅,他還突然恢復了清醒。

與此同時,一種無比虛弱疲憊的感覺。湧入他心頭。

他倏地停下。

就在他準備汲取血肉豐碑內的血肉精氣,來恢復血脈力量時。那塊血肉豐碑忽然不聽使喚地飛回空間戒。

然後,不論他如何呼喚。那塊血肉豐碑都不再回應。

也沒有將血肉精氣灌入他體內。

「媽的!關鍵時刻掉鏈子!」他心中大罵。

這時候,他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事情,還有些精神恍惚。

在那塊烈焰家族的血肉豐碑,融入他血肉以後,他瞬間血脈力量暴漲,像是變得無窮無盡一般。

然後一個暴躁蠻橫的意識,似在他體內的血肉豐碑內湧出,且奇妙地誘導著他的靈魂,讓他不由自主地去衝殺那些靈族族人。

那一刻,他有一種被別人「附魂」的詭異感受,覺得自己不再是身體的主人。

他猜測那塊血肉豐碑,和鎮魂珠一樣,或許……內部也有器魂。

他在想可能是血肉豐碑內的器魂,被他無意中喚醒,以他的軀體和血脈為載體,要去主動轟殺羞辱了烈焰家族的那群靈族。

結果,靈族那身懷時間、空間、生命和命運四大屬性血脈的超級靈種——深藍,祭出了一件似乎和血肉豐碑同級別的靈族神器,以自身遭受反噬為代價,將那個誇張無比的焚日輪給破滅。

深藍付出了差點身亡的代價,可也讓血肉豐碑和其中的器魂,同樣短時間沒有再戰之力。

他本人,也幾乎被用光了血脈力量,且因為血肉豐碑的沉寂,還不能迅速補充。

血肉豐碑從他體內飛出以後,他巨變的外貌和體魄,也都恢復了正常。

取出一件嶄新衣衫穿上,他立即以心神和虛渾之靈聯繫,突然發現一個魂族的族人,似正朝著他快速接近。

「想將我找出來么……」

他冷哼一聲,運用穴竅內的雷池之水,不斷施展「疾雷遁」,電一般遠去。

不多久,他便甩開了那個魂族的族人,準備覓地補充血脈力量。

然而,當他取出一塊蘊含豐沛血肉精氣的肉塊,剛剛吞入腹中以後,他便轟然一震。

他體內的血脈,似產生了一股吸力,要將他的靈魂牽引進去。

「這是……要帶我去混沌血域的徵兆!」

一驚後,他再次不顧一切地催動「疾雷遁」,以最快的速度趕往乾煋那些人的聚集地。

他知道,在靈魂進入「混沌血域」時,他需要有人在一旁守護,以免在那個期間肉身被人破壞。

此地為本源始界,而且離本源深海接近,每一個位置都可能在未來出現異族族人。

他孤身一人在任何區域都不安全。

他只能寄希望在烈焰家族的族人身上。

連番使用「疾雷遁」,他極快地接近乾煋眾人,終於在那股血脈的吸扯力,沒有達到最洶湧猛烈之時,他趕回到乾煋等人身旁。

「幫我護法一陣子,我受血脈力量的指引,要立即進入混沌血域!」

……

ps:呃,昨天喝醉了,剛剛才醒,今天就一章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