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二十六章附魂

第一千兩百二十六章附魂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21 12:35  字數:3058

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

秦烈遠離神族、骨族、羽族的聚集地,以搜尋倖存者為名,刻苦地修鍊著。

他的一簇魂影,漂浮在鎮魂珠第四層空間,感知一個晶瑩氣泡內的「通天」古陣圖。

與此同時,他一心二用,一縷縷的靈魂牽引著絲絲血線,嘗試著在虛空作圖。

他的身旁,漂浮著一滴滴紅寶石般的剔透本命精血,用來繪製「通天」的一絲絲血線,便來源於那滴滴精血。

經過反覆的琢磨,一次次的實驗,他確定他體內的本命精血,乃是用來描繪「通天」這類高級古陣圖的神奇筆墨。

靈力……難以在靈板內將「通天」這樣的高階古陣圖繪製出來。

黑暗中,沒有暗耀石照耀,所以他自己也沒辦法看到他頭頂天空的異象。

但他可以憑藉著和本命精血間的聯繫,知道那一幅名為「通天」的古陣圖,在他的努力下,已完成了三分之一。

「蓬!」

突然間,懸浮於他頭頂的繁複古陣圖,化為漫天的血雨灑落。

辛辛苦苦繪製的古陣圖,瞬間崩滅,蘊藏在血線內的濃厚精氣,一下子消失乾淨。

他的一簇魂影,也猛然從鎮魂珠的第四層空間回來,緊閉的雙眼也睜了開來。

「還是不行,問題……究竟出在什麼地方?」

這段時間,他一直和乾煋等人保持著距離,在悄悄學習以本命精血來繪製「通天」古陣圖。

他隱約覺得,「通天」古陣圖一旦在這本源始界內,被他給成功地構建出來,一定會發生某種奇妙。

他甚至覺得「通天」會是他和本源始界溝通的一座橋樑。

所以他始終都在努力將「通天」給實現。

然而。這一幅他第一次接觸的高級古陣圖,明顯要複雜且難以理解。

就算是在本源始界,他去領悟「通天」的奧妙。也耗費了太多的魂力和心思。

在他自認為對「通天」古陣圖,已完全掌握的時候。他以本命精血的繪製,卻屢屢在中途前功盡棄。

他還不知問題出在何處。

取出一枚枚補充靈魂力的丹藥,他一股腦兒吞下,他的一根指頭,也同時按在那一枚空間戒上。

一縷眼睛不可見的血紅氣流,從那一枚空間戒內飛逸出,如水一般匯入他的指腹。

那是來自於空間戒血肉豐碑內的精純血肉精氣。

乾煋、南崎等人也在本源始界,他擔心將血肉豐碑直接拿出來。可能會引發特殊的變故。

因此,他每次消耗了太多的血脈力量,就會尋一個僻靜之地,悄悄從空間戒內,汲取一道儲藏的血肉精氣補充。

這也是他和靈族幾人交戰,還有和沙列交戰以後,能夠快速恢復的原因。

一邊以丹藥來恢復靈魂力,他一邊以那一道精純的血肉精氣,來恢復著血脈力量。

同一時間,他還和虛渾之靈溝通著。

此時。金靈和雷靈都在鎮魂珠的第四層空間休息,木靈、水靈和土靈,依然漂浮在外。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擔心那一群駐守本源深海的惡魔,會突然不按規則的遊盪到這裡。

另外,他也希望能通過虛渾之靈的感知力,幫他找到更多的落單者。

最好能找到神族別的家族成員。

所以在這段時間,他和虛渾之靈交流以後,讓他們輪番休息,始終留兩到三個在他周邊的天地晃蕩。

「唔!又有動靜……」

木靈從極遠之處,傳來了靈魂回應,他感知了一會兒。忽然間凝神靜心。

在他的靈魂識海內,一縷縷有著電光的靈魂念頭。迅速地聚集起來。

數秒後,一束蘊藏著雷霆閃電之力的魂念。就在他識海形成。

「附魂!」

他這一束靈魂,倏地從他識海飛離,一霎千萬里。

頃刻間,這一束靈魂,便從他的識海,到達了木靈的體內。

一股玄之又玄的奇妙感受,在他本體和木靈體內的靈魂中,一起浮現出來。

他忽然生出自己便是木靈的感覺。

而且,對本源始界的絕對黑暗一直束手無策的他,突然間,已經可以看清周遭一切!

他利用了木靈的眼睛和對此地的靈魂感知。

此刻他和木靈儼然已是一體。

附魂,乃是近期他的魂獸分身,所反饋過來的魂族的秘術。

魂族的族人,通過附魂可以用自己的靈魂,滲透目標血肉生命的魂海,從而直接奪舍對方的靈魂。

這是魂族極其核心的秘術。

他如今便是通過附魂,將自己的一縷靈魂,進駐了木靈的體內。

所不同的是,木靈本就是由他的靈魂和精血,還有無垢魂泉,由鎮魂珠孕育而成。

木靈完全不會排斥他靈魂的入駐。

等木靈感知到他靈魂的到來時,還主動放開靈魂防線,任由他長驅直入。

這讓他沒有遇到任何阻礙,沒有遇到任何的反抗,輕輕鬆鬆就進入了木靈的體內。

此刻,他的靈魂藉助於木靈的奇妙,來重新審視本源始界。

他突然發現,他本體所見的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通過木靈的眼睛和靈魂,竟顯得那麼的明亮,那麼的清晰直觀。

在木靈的眼睛下,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彷彿就是靈域的白晝,所有的景物都清晰可見。

而且木靈的靈魂,能非常容易地感知到臨近的生命跡象,就像他在靈域、泊羅界時,靈魂沒有任何阻礙一樣。

木靈,在本源始界內,眼睛和感知力,絲毫不受黑暗的影響。

「真是奇妙……」他暗暗感嘆。

一縷靈魂入駐木靈,他忽然覺得本源始界,變成了他所熟悉的正常世界,什麼都可以看見,什麼都可以感知。

一番驚奇以後,他在木靈之魂的引導下,往一個方向飛去。

只是一會兒,就連他都感知到,一股股龐大的生命磁場在動蕩著。

他立即知道有很多生靈就在前方。

果然。

幾分鐘後,通過木靈的奇異軀體,他看到了三十多個靈族的族人。

和他交戰過的巴吉,還有仙娜,都在那群靈族的行列。

一群靈族族人,頭頂上懸浮著一塊巨大的暗耀石,呈環形圍成一團,似乎在商議著什麼。

在那些靈族族人的團團包圍中心,有一個小巧的身影,像是一個靈族的小女孩。

出奇地,所有靈族的族人,他通過木靈的軀體,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唯獨那個被靈族族人眾星捧月中般護著的小女孩,在他的眼中,卻無比的模糊。

他只能看出那是一個小女孩。

僅此而已。

突地,巴吉和仙娜眾人圍著的靈族小女孩,似扭頭望向他所在的位置。

木靈所在之地,離那些靈族族人有一段距離,而且木靈還在黑暗中。

正常情況下,那些靈族的族人,絕不可能發現木靈的存在。

他注意到就連血脈中擁有「生命探測」的仙娜,也依然坐著,沒有任何的反應。

可那顯得極為模糊的靈族小女孩,卻偏僻看向他。

而且他非常肯定,那個靈族的小女孩,已經洞悉了他的存在。

因為那小女孩似朝著他的位置指了指。

旋即,以巴吉和仙娜為首的靈族族人,都怒氣沖沖地飛掠而來。

秦烈一驚,立即和木靈心神合一,趕緊從此地飛走。

身後,巴吉和仙娜為首的靈族族人,還緊追不捨地跟了一陣子,然後才慢慢放棄。

等確定巴吉等人返回以後,秦烈才解除附魂,一縷靈魂從木靈體內重返本體。

也在此刻,他體內的鮮血,驟然沸騰起來。

鮮血之中,許許多多神秘的符文,大量的升騰出來。

「來自於火靈的血脈!」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