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平手?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平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20 17:34  字數:4407

看沙列的意思,他對秦烈的實力並不是很滿意,可沙列偏偏改變了主意。

這讓秦烈有些不知所措。

「以後如果有機會,你能不能領著我去一趟你的家鄉?」沙列突然道。

「靈域?」秦烈臉色微變。

沙列點頭。

秦烈沒有立即回應,而是思付了一下,然後才道:「你們骨族……不是想要侵入靈域吧?」

「不是,你也不要誤會。」沙列發出奇怪的笑聲,道:「神族都在靈域吃了大虧,我們骨族才不會過去找麻煩呢。我們骨族和神族的作風不一樣,我們喜歡和別的種族合作,尤其是族人多不可數的那一類的種族,我們最喜歡合作了。」

「什麼意思?」秦烈訝然。

「我聽說你們靈域的各個種族,永遠都處於激烈的征戰狀態,這意味著會產生很多很多的屍骨,可是這樣?」沙列興緻勃勃地問道。

「是這樣。」秦烈答道。

「那些各族族人的屍骨,對我們骨族來說,會是非常好的材料。我們可以將那些屍骨利用起來,煉製成許許多多的骨奴和屍奴,也能用來自己修鍊血脈秘術。」沙列顯得有些興奮,「也只有那些繁衍力強大的生命種族,才能長時間地提升眾多的屍骨。靈族,魂族和神族,在這方面和你們人族相比,處於絕對的劣勢。」

「那你們可以找深淵惡魔啊。」秦烈道。

「深淵惡魔太強大了,而且他們都呆在深淵,一個個都很難合作。」沙列解釋。

秦烈臉色深沉,道:「你想要靈域各族的屍骨,可你們骨族……能給我們什麼?既然談合作,肯定不是光由我們付出吧?」

此時。他對屍之始祖華藏,都產生了一種懷疑。

他懷疑屍之始祖有沒有和骨族勾結?

按照沙列的說法,屍之始祖以靈魂游弋過骨族的族地。還和他父親——骨族族長達成了默契。

屍之始祖通過骨族,得到了許多的詭異秘術。或許……那陰損的煉屍之術,也來源於骨族。

作為回報,屍之始祖曾經向骨族族長許諾,將來願意和骨族來往。

所謂的來往,會不會就是向骨族提供靈域各族族人的屍骨,給骨族煉屍,亦或者修鍊血脈秘術?

更甚者,要是當年屍之始祖沒有隕寂。他有沒有可能在靈域和骨族之間,找到或者建造連接的域界通道?

真要是那樣,等骨族的族人,領著大軍到來,是否也會淹沒靈域?

一連串的想法,在他腦海中過了一遍,使得他對屍之始祖有了懷疑。

他剛剛和沙列交過手,他已經相信霧紗和流漾對沙列的評價——比乾煋、南崎強大。

他擁有八目妖靈的「星門」血脈天賦,都無法在這本源始界內,將魂奴給召喚過來。

沙列卻能將骨龍輕而易舉帶來。

要不是他一身的奧妙。有虛渾之靈,還有八目妖靈和深淵惡魔的血脈天賦,他恐怕連近沙列的身都不能。這讓他肯定沙列比在場所有神族族人都強。

——包括玄冰家族的玄珞。

強大的骨族,當年要是通過屍之始祖華藏,叩開靈域之門,或許和神族一樣,也橫掃了靈域吧?

時隔多年以後,這個骨族族長的小兒子,也想通過他和靈域建立起聯繫,是否存在著和神族一樣侵入靈域的心思?

他不得不慎重對待此事。

「我們骨族有著廣闊的域界,盛產各種各樣的奇缺材料。連神族和靈族,都對我們骨族域界孕育的天材地寶垂涎欲滴。」沙列說起這些的時候。眼中滿是傲然,「我所說的合作。就是建立貿易上的往來。你們可以用你們靈域的一些材料,各族族人的屍骨,來換取我們骨族的特產,我們等價來進行交易。」

「這樣啊……」秦烈摸著下巴,道:「如果是公平的交易,那應該沒什麼問題,如果只是你們單方面的索取,那絕對不行!」

「我們骨族和神族可不一樣!你去打聽一下就知道了!」沙列不滿道。

秦烈點了點頭,「我自然會去打聽清楚。」

他對沙列的動機還是持懷疑的態度。

「那就先這樣吧,我和我的那些族人,暫時不離開你們,再給你們一點時間。」沙列淡淡道:「等黑暗家族、嗜血家族還有光明家族的族人,有一半過來,我們就可以試著和那群惡魔開戰了。」

「我會去找到他們。」秦烈表態。

兩人達成默契以後,沙列眼瞳中的綠幽幽的光芒,慢慢的消失。

他的身影也從絕對黑暗中隱匿。

失去那暗耀石般的眼睛以後,他和秦烈面對面站著,已看不見彼此。

「我們回去吧。」沙列道。

「嗯。」

兩人從遠離眾人的黑暗中,一同原路返回,朝著乾煋和羽族眾人聚集地而來。

神族、骨族、羽族聚集處,骨族和羽族的族人分屬另一邊,以兩族的語言低聲交流。

那些骨族的成員,一隻只寶石晶塊般的透亮眼睛內,都浮現著輕鬆的光芒。

——他們對沙列充滿了信心。

多年來,身為族長幼子的沙列,以強大的血脈和天賦,引來了眾多骨族長老的矚目。

沙列在和靈族、神族同級強者的戰鬥中,也從沒有顯露出敗跡,而且大多數的時候,沙列都是獲勝的一方。

不知不覺間,在年青的骨族族人的眼中,沙列已經是他們的英雄。

他們不認為沙列會敗於名不經傳的秦烈手中。

同樣的,那些羽族的族人,也是在議論中,認為秦烈必會全面潰敗。

就連神族的族人,也是暗暗苦笑,都覺得秦烈不可能有勝算。

乾煋和南崎和沙列交過手,都深知這個骨族族人的厲害,霧紗、流漾以前還被沙列追殺過,知道這個小小的骨族族人,曾帶給她們多麼大的心靈壓力。

「秦烈……會敗的很慘吧。」

霧紗在心中這麼想著,嘴角浮現出苦澀,下意識看向流漾。

她知道流漾對秦烈有著一種特殊的好感……

昏黃色的暗耀石光芒下,流漾嬌艷的臉蛋上,滿是愁容,時而低聲哀嘆,明顯極其憂煩。

「別太擔心,沙列那傢伙很有原則的,他不會亂來。」霧紗暗嘆一聲,語氣輕鬆地寬慰道:「秦烈幫他將很多的族人找到了,他欠秦烈人情,斷然不可能痛下毒手的。就算是秦烈慘敗了,頂多受傷,不會有性命之憂,你放心好了。」

她這話已經說明她不看好秦烈了。

「看不見他們的戰鬥,又聽不見他們的聲音,說明他們離我們有段距離。現在時間過去了那麼久,他們遲遲沒有回來,我擔心……」流漾勉強一笑。

霧紗正要講話,突然仰天,輕笑道:「這不是回來了么?」

流漾急忙去看。

眾多骨族和羽族族人,也聽到了沙沙的腳步聲,一起將視線投向聲音來源處。

漸漸地,秦烈和沙列的身影,一點點地顯現在暗耀石的光芒下。

眾人注意去看,發現秦烈和沙列的身上,都沒有重創的跡象。

這令他們都暗暗疑惑——戰鬥的結果如何?

「大人!」

「大人!」

那些骨族的族人,一個個急不可待地上去,都著急追問。

「我們暫時留下來,等神族別的家族族人到來。」沙列道。

此言一出,那些骨族的族人,都不樂意了。

「大人!你難道……輸了?」

「這怎麼可能?」

「大人!」

骨族族人紛紛怪叫。

「我怎麼可能輸?」沙列冷哼一聲,扭頭看向秦烈,道:「不過,那個叫秦烈的傢伙,的確比乾煋和南崎強大一點。他,再加上我,應該就不怕下八層的那個高階惡魔了。」

「大人!難道你和他不分勝負?」又有骨族族人道。

沙列猶豫了一下,心想給秦烈一個面子,以後好讓秦烈帶他去靈域,然後才不耐道:「算是吧。」

骨族的族人,還有神族的霧紗和流漾,聽他這麼一說,都是驚奇地望向秦烈。

彷彿他能夠和沙列戰成平手,就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

羽族的那些族人,看向秦烈的目光,也忽然變得敬畏起來。

他們似乎也知道沙列的可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