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改變主意

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改變主意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20 12:35  字數:2520

由沙列召喚而來的兩頭骨龍,此刻在炎界中,已經被金靈盯上。

其中一頭骨龍,在金靈的攻擊下,脖頸被咬碎,一身的骨骸都要化為金靈的食物。

另外一頭骨龍,也被炎界內的秦烈,扭轉重力給短時間限制住。

這使得秦烈可以御動著五個焚日輪,飛逸到炎界以外,對骨族的沙列攻擊。

「五個焚日輪的增幅爆裂力量,不能拿我怎麼樣的。」

炎界外面的沙列,墨綠色的眼瞳內,浮現出新的的詭異印記。

又是一團綠幽幽的光芒,從沙列的胸前湧現,不斷地膨脹著,猛地炸開。

一根白骨森森的骷髏權杖,從那團光芒內浮現出來,被沙列伸手抓住。

他隨意地揮舞著那一根骷髏權杖。

一片片的森白光幕,形成瘋狂旋動的漩渦,就在他前方凝結涌動。

那轉動著的漩渦,頃刻間,化為一張森森巨口。

五個衝擊過來的焚日輪,尚且沒有來得及組成特別的陣形,就被那巨口一下子吞沒。

秦烈看到那巨口,如氣球般猛地膨脹了一下子,然後又恢復原樣。

焚日輪的狂暴轟擊力已被完全的消泯於無形。

{

非但如此,那巨口在吞沒了五個焚日輪以後,竟呼吸著,朝著他的炎界飛掠而來。

漩渦巨口後方的沙列,眼神冷漠,似在低聲以骨族語言吟唱。

漩渦深處,一根凌厲的骨刺。如白骨利箭。倏然疾射八方。

秦烈以血脈力量凝結的炎界。在那些骨刺的衝擊下,被破開了一個個的窟窿。

炎界內部的奇異火焰天地,此刻似無法維持,秦烈也逐漸失去了對炎界的掌控。

「你雖然覺醒了燃燒血脈天賦,可是你對烈焰家族的種種血脈秘術,似乎並不夠精通。看來,你這個混血者沒有得到烈焰家族的真正信任,不然你不會連烈焰家族的那些秘術都不會施展。」

沙列停止了吟唱。遠遠看向秦烈,冷漠地說道:「你對那些烈焰家族的族人,沒有約束的能力,他們不會按照你的命令行事。」

此時,千萬根白森森的骨箭,如密集的雨簾,已淹沒過來。

突地,秦烈周身泛出燦燦金光。

一件和血肉連為一體的金色鎧甲,一瞬間,就將他全身覆蓋。

那千萬根凌厲的骨刺。噼里啪啦地狂擊在金甲上,沒有能穿透他的這一層防線。

幾秒後。一道道鋒銳的金芒,如棱刺激射八方。

而秦烈的身影,則是如一束青幽冷電,霎時消失。

「咦!」

沙列眼神一變,瞳中墨綠色光芒閃耀著,似在搜尋秦烈的蹤跡。

「嘩!」

在沙列的身後,驟現一道道的金色鋒芒,如孔雀開屏一般,那些凌厲的金輝轟射而來。

握著一根骷髏權杖,將血脈力量,靈魂的感知和注意力,統統放在那漩渦巨口,還有一根根骨刺上的沙列,明顯有點措不及防。

他被無數金輝吞沒。

「啪啪啪啪!」

一連串密集的爆鳴,從他渾身的骨頭上響起,他那綠色翡翠般的骨身,泛出油綠色的寶光,似將所以的金輝都給擋住。

只是,他墨綠色眼瞳內的神光,似也黯然了許多。

顯然,他被這番金輝淹沒以後,消耗了不少的血脈能量。

「瞬移!凌厲的金銳力量!」

沙列回過頭來,奇怪地看著秦烈,首次驚訝起來。

秦烈將身上金甲的血脈力量收斂,也沒有再次釋放出金輝,只是在身上纏繞著一縷縷的閃電。

他在儘力遮掩八目妖靈和惡魔的血脈氣息。

剛剛他能傷到沙列,是通過八目妖靈的血脈力量加「疾雷遁」,進行了短距離的瞬移。

之後,又借用了深淵惡魔的「金輝」血脈力量,這才讓沙列沒有反應過來中招。

八目妖靈和惡魔的血脈,雖然已經融入他身體,但是在動用的時候,還是會泄漏原始的氣息。

感知力敏銳的人,在戰鬥中,還是可以洞察出真相。

好在……這裡是奇詭的本源始界。

在這裡,眼睛和靈魂的感知力,幾乎發揮不了應有的效果。

沙列的眼睛,就算是可以模擬暗耀石的特徵,可他的靈魂還是沒辦法和虛渾之靈那樣,完全不受絕對黑暗的影響。

就是因為這樣,秦烈相信沙列應該無法覺察到他動用了八目妖靈和惡魔的血脈力量,而是會認為那是他兼修的不同屬性靈力。

果然……

「你修鍊的力量體系很駁雜,而且……還非常的強大,竟然不弱於烈焰家族的血脈強度。」沙列顯得有些疑惑,「你另外一個種族身份是什麼?」

「靈域的人族。」秦烈道。

「人族?」沙列明顯愣了起來,似乎開始在記憶中搜尋,過了一會兒,他突然道:「人族?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華藏的人?」

「華藏……華藏!」秦烈一震。

人族,五大始祖之一的屍之始祖,本名就叫做華藏!

「你知道他?」沙列奇道。

秦烈重重點頭,道:「他在我們那兒被稱呼為屍之始祖。」

「這個華藏,曾經以靈魂來過我族的祖地,還得到了我族的許多秘術。我父親和我說過,這個華藏就是人族的族人,他還向我們許諾過,願意和我們骨族來往。可是,在我們給予了他很多秘術以後,他就再沒有回來過。」沙列慢慢地回憶著,說道:「華藏通過骨族的秘術,也可以從我族的祖地,將骨龍之類的召喚物給召喚出來。」

他沉默了一下,道:「華藏是唯一一個,和我們骨族曾經有過來往的人族族人,如果我不是族長之子,我恐怕都不會知道這件事。」

秦烈一臉異色,道:「沒料到他竟然和骨族有過接觸。」

「他沒有遵守和我們的約定!」沙列突然冷聲道。

「那是因為他死的早。」秦烈淡淡道。

「他……死了?」沙列一驚。

「嗯,死了很多年了。」秦烈回應。

沙列沒有立即講話,他深深看向秦烈,想了想,說道:「你或許比乾煋、南崎厲害一點,不過比起浩桀,還有那個來自於下八層深淵煉獄的傢伙,你還是不如。」

秦烈哼了一身,準備繼續邀戰。

沙列搖了搖頭,道:「不用繼續了,我改變主意了,願意和你們聯手一試。」

秦烈愕然。

……未完待續……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