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召喚物

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召喚物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19 14:15  字數:4354

「大人!讓我們來就行吧?」

一名骨族族人,急忙走上前,想要取代沙列和秦烈一戰。

「你們讓開!」

沙列的眼瞳中,突然閃爍著暗綠色鬼火,他本來潔白如玉的骨骼,也在悄悄地變化。

短短十來秒時間,沙列的骨頭,竟然都變成了綠色美玉,如翡翠般的色澤。

白森森的沙列,一眨眼的功夫,成了一個綠光瑩瑩的骷髏。

他跟著秦烈離開了骨族族人圈,從羽族那些人前方走過,和秦烈一起走入一片純粹的黑暗地界。

「我知道你可以感知附近的生命氣息,不過……在絕對黑暗中,我也可以看到十米左右範圍內的景物。」沙列道。

黑暗中的秦烈心神一震。

他刻意將沙列吸引過來,要在絕對黑暗的區域交戰,的確存著借用虛渾之靈洞察力的想法。

乾煋、南崎那些人,也猜測出了他的想法,所以都沒有跟過來。

羽族的眾人也都沒有異常舉動。

骨族的族人,因為沙列的吩咐,還有出於對沙列的信任,同樣沒有任何一人過來。

這使得他和沙列的戰鬥將沒有圍觀者。

絕對黑暗的環境,羽族、骨族和烈焰家族的族人,不藉助於暗耀石,只是以眼睛和靈魂感應,也的確無法捕捉到秦烈和沙列的蹤影。

所以秦烈和沙列的戰鬥,他們無從判斷,只有最後才能知道結果。

「你能看到我最好,不然就不算公平了。」秦烈淡然道。

「你不是我的對手。」沙列在黑暗中,一雙綠幽幽的眼瞳,突然變得如暗耀石一般閃亮。

不用虛渾之靈給出指示。秦烈也能清晰地看到他——通過他眼中的光芒。

「你的眼睛……」秦烈愕然。

「模仿暗耀石的特徵,所以我可以在此地,看清身旁的場景。」沙列傲然道。

「但你也同樣暴露出來了。」秦烈道。

沙列的眼中。浮現出一絲不屑,「暴露出來又怎麼樣?你能傷害到我嗎?」

秦烈一怔。

他沒有預料到這個骨族族人。竟如此的狂傲,如此的囂張。

「老實告訴你吧,就算乾煋和南崎兩個加起來,也未必就是我的對手。」沙列斜了他一眼,道:「你在烈焰家族的身份和地位,好像還在他們之下吧?我很了解你們神族,地位越高的人,戰鬥力越強大。你的地位還不如乾煋和南崎。這說明你的實力不如他們。你連他們都鬥不過,又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

「萬事沒有絕對。」秦烈語氣漸漸冷峻。

「你過來吧,拿出你的全力,不要讓我失望。」沙列跋扈道。

身為骨族族長之子,他從小天賦異稟,深得骨族那些長老的信任。

很多骨族的老一輩長老都相信,沙列會是骨族將來最強大的一人,甚至期望他將來能夠帶領骨族,使得骨族躋身四大超階血脈種族的行列。

在沙列的身上,寄託了骨族的眾多期望。

而且。這些年來,沙列和魂族、靈族、神族三大超階種族同階者的戰鬥中,也幾乎不落下風。

乾煋。南崎,還有靈族的一些所謂的天才,還都被沙列擊敗過。

這令沙列對三大超階血脈種族沒有絲毫畏懼。

一次次勝利帶來的自信,還令他覺得三大超階種族的強者,也就一般般,並不是特別厲害。

而秦烈……他連名字都沒有聽說過,分明只是烈焰家族的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

烈焰家族,如今在神族五大家族之中,實力又是墊底的存在。

種種因素下。讓沙列壓根沒有將秦烈當成可堪一戰的對手,使得他對秦烈有著太多太多的輕視。

「我明白了。」秦烈緩緩點頭。

通過沙列的語氣。行動,眼中的神情。他已經知道沙列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他也突然意識到沙列之所以肯跟過來,只是因為他幫沙列將很多失散的骨族族人,給找了回來。

沙列是覺得欠他一個人情,才會同意這一戰,而不是被他激起了鬥志。

了解到這一點後,他心中有些苦澀,對自己,對烈焰家族,都有了一絲憤然。

「燃燒!」

一瞬間,他全力催發血脈力量,黑暗中赤紅長發狂舞,如一條條的暗紅靈蛇涌動著。

一腔狂熱的血脈力量,從他兩個心臟內轟然爆發,令他體內的血脈能量暴漲一倍。

籠罩他的炎界,在燃燒血脈的增幅下,也如火焰天地向外擴張。

相隔十來米,他恰恰處於沙列的視線範圍內,眼看他突然間激發了「燃燒」,體內血脈能量暴漲一倍,沙列禁不住輕咦一聲。

「燃燒天賦!不錯,這是烈焰家族的核心血脈天賦之一,看來你是有點實力的!」

「七輪共轉!」

七個焚日輪,從炎界之中浮現出來,如七個滾燙的太陽。

「嗯,有點樣子了,似乎比南崎厲害一點,我有點興趣了。」沙列聲音漸高。

他綠幽幽的眼瞳內,突然凝結出兩個交叉棱形的奇異印記。

旋即,一個黝黑的結界團,蠕動著,從他胸口浮現。

詭異的結界團,如活物般蠕動著,迅速膨脹變大。

燦燦的寶光,從中驟然釋放,刺目的令秦烈都下意識閉上眼。

「嗷!」

突地,兩頭灰白色的骨龍,由那奇異結界內狂馳而出。

不等秦烈反應過來,那兩頭十幾米長,有著寬闊骨翼的骨龍,已沖入他的炎界內。

「你先把我的召喚物幹掉吧。」沙列語氣淡然地說道。

「哧啦!」

兩頭骨龍,一衝入炎界內,就撲向了裡面的七個焚日輪。

骨龍以鋒利的骨爪,牙齒,和骨翼,試圖將七個焚日輪給撕碎。

秦烈不得不全力御動著焚日輪,以免血脈內力量凝結的焚日輪,浪費在兩頭被召喚的骨龍上。

「血脈天賦——狂熱!」

不遠處的沙列,站在炎界外面,輕鬆地動用著血脈內的奧妙。

他眼瞳內一片片綠色酸霧,忽然飄忽過來,輕而易舉滲透了炎界,灑落在兩頭骨龍上。

「嗚嗷!嗚嗷!」

兩頭灰白色的骨龍,如腐朽了多年,本來活動時骨節「喀喀」作響,明顯不順暢。

這時,在綠色酸霧潑下後,兩頭骨龍如脫胎換骨,突然靈動了十來倍。

「轟!轟!」

他以血脈力量凝結的兩個焚日輪,立即被兩頭骨龍撲中,猛地爆裂開來。

「喀嚓!喀嚓!」

焚日輪狂暴的力量,將兩頭骨龍的骨節碎斷,變成了一堆堆的碎骨。

秦烈暗鬆一口氣,正要以剩下的焚日輪,去攻擊炎界外的沙列時,卻見沙列搖了搖頭。

「還沒結束呢。」

那些漂浮於炎界的綠色酸霧,如幽魂復活,在骨龍的骨骼上蠕動著。

骨龍那斷裂的骨節,又迅速的凝結起來,也像是突然復活,重新飛起。

還有一根根沒有連接的骨頭,則是化為一根根的凌厲骨刺,突射向秦烈本人。

骨族的沙列,躲在炎界之外,道:「你要是連我的召喚物,都不能清理掉,你恐怕都不能靠近我。」

「召喚物……」

秦烈遲疑了一下,醒悟過來,以心神吩咐虛渾之靈。

炎界中,金靈以渾金獸的形態慢慢顯形。

渾金獸形態的金靈,突地撲在一頭骨龍身上,竟直接啃噬骨龍的軀骸。

這兩頭沙列召喚而來的骨龍,體內似蘊藏著金銳能量,恰恰是金靈喜歡並可以直接吞沒的材料。

「喀嚓!」

秦烈垂頭,果然看到一頭骨龍的脖頸,一下子就被金靈咬碎。

那一根根凌厲而來的碎骨,被他以寒冰之盾阻截下來,也落向金靈,同樣被金靈吃掉。

與此同時,炎界內的五個焚日輪,也被他御動著飛逸向沙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