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二十一章骨族沙列

第一千兩百二十一章骨族沙列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18 18:37  字數:2947

看著十幾個骨族和羽族的族人,乾煋和南崎都是臉色微變,心中大為吃驚。

在場的那些骨族、羽族族人,數量上已經超過他們烈焰家族,羽族戰鬥力可能弱一點,可骨族……乃出了名的難纏。

突然間,乾煋對如何安排骨族、羽族,該怎樣和那群高階惡魔戰鬥一事上,有了點捉摸不定。

——他沒信心掌控這些骨族和羽族族人。

「宏凱!」

那群骨族、羽族族人中,玄冰家族的玄珞,一看到宏凱,馬上喝道。

宏凱也立即激動地迎了上去。

「你小子總算是回來了。」

略顯「高大」一點的那個骨族族人,名叫沙列,他一看到秦烈過來,便大聲嚷嚷:「不夠!這些力量還是不能和惡魔抗衡!」

在沙列的身旁,如今聚集了十一個骨族族人,那些骨族族人都明顯以他馬首是瞻。

沙列赫然為骨族在本源始界的首腦。

「沙列!竟然是你!」

乾煋一過來,聽到他的呼喊,頓時驚奇尖叫。

南崎和利維等人,也是面色凝重,顯得頗為頭疼。

「怎麼?你們認識?」秦烈啞然。

「豈止是認識,以前我們還和沙列交過手,這傢伙……很強大。」流漾艷麗的臉上,流露出古怪的表情,低聲道:「你竟然能說服沙列,還真是有點本事。」

「他真那麼厲害?」秦烈愈發驚異。

流漾苦笑著點頭,「你沒有和他動手試過?」

秦烈搖頭。

「難怪了。」流漾恍然,旋即道:「沙列的戰鬥力,或許……比乾煋都要強大。」

她再次認真看向沙列身旁的骨族族人,「連沙列在內,一共有十二個骨族族人。這股力量可能超過了我們,我恐怕乾煋和南崎都會頭疼了。」

「是有點麻煩。」乾煋一臉無奈。

這時候,一行烈焰家族的族人。在秦烈的領路下,來到了骨族和羽族間。

羽族那邊。曾經讓利維等人心懷歹意的一對兄妹,眼看利維等人走近,都一臉厭惡的退後。

別的羽族族人低聲詢問,弄清楚狀況以後,也是臉色陰沉。

他們一個個看向利維的目光都充滿了敵意。

骨族的沙列,等乾煋、南崎走近以後,又四處打量了一番,發現沒有更多神族族人到了時。不由失望地問道:「只有你們烈焰家族嗎?」

「呃,目前是這樣。」乾煋一臉尷尬,道:「沙列,真沒想到你會帶領骨族族人過來。」

「你以為我想來?我父親非要讓我在這本源始界內,去突破八階血脈,不然我將來會喪失族長的爭奪權!」沙列的瞳孔內,閃耀著陰冷的光芒,「該死的老頭子,什麼事情都要管!」

「族長爭奪權!」秦烈一驚,低喝道:「這傢伙……」

流漾輕輕點頭。「不錯,他是骨族族長的小兒子,以後有可能成為骨族下一任的族長。」

「我們烈焰家族以前和骨族爭奪一個域界時。曾經和沙列交戰過,那一戰……最終我們失敗了。」霧紗嘆息,「沙列在那一戰的表現令人驚艷。乾煋和南崎,都曾經參戰,可惜在沙列的手中沒有討到一點的便宜。」

「他真比乾煋、南崎強大?」秦烈驚奇道。

「至少在六階血脈時是這樣的。」霧紗確認道。

秦烈遠遠看向和乾煋、南崎講話的沙列。

他原先看沙列的時候,對眾多骨族族人稱呼為「大人」的沙列,還存有輕視之意。

他還覺得沙列有點可笑。

可現在,經過流漾和霧紗描述,他再看沙列的時候。心情也漸漸沉重了。

「我們不會和手下敗將聯手!除非嗜血家族、黑暗家族、光明家族的族人一同到來,不然我們不會和你們去對付那些惡魔!」

那邊。同乾煋、南崎講話的沙列,聲音突然高昂尖銳。

他似乎對乾煋等人的實力不太看得上。在發現秦烈只找到烈焰家族族人,而沒有把另外三大家族的族人領來以後,他明顯不滿意。

乾煋和南崎兩人,不斷地向他解釋,可這個高傲的骨族族人,依舊是搖頭,眼中滿是不屑,嘲諷他們是手下敗將。

這令乾煋、南崎尷尬無比。

經過秦烈的搜尋,此時沙列的身旁,還聚集了十一個骨族族人。

乾煋和南崎被他連番嘲諷,雖一肚子的惱火,卻不敢發作。

南崎最終一臉鬱悶的回來,對秦烈道:「聯手的想法不錯,不過似乎有些不切實際,那些骨族的擺不平,羽族的……又一副敵視的架勢,你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這時候,乾煋在那些羽族族人面前,也碰了一鼻子灰返回。

「因為上次的事情,羽族……對我們也沒有好感。」乾煋攤開手,苦笑連連,一臉的無奈。

「叫秦烈的小子!不論如何,我都感謝你幫我找到失散的族人,所以我決定以後碰到你們烈焰家族時,不會對你們下殺手!」

沙列扯開嗓子,大聲道:「可是你們的實力太弱了,根本不是那些惡魔的對手,我不會帶領我的族人和你們去送死!所以,這次的聯合,就到此為止了!」

一名羽族族人,也走上前,道:「大家實力不足,還是放棄吧,不過我們也感謝你幫我們找到了失去聯繫的族人。」

在發現秦烈只將烈焰家族的族人帶來,而沒有嗜血家族、黑暗家族、光明家族以後,骨族和羽族竟同時打了退堂鼓。

秦烈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乾煋,還有南崎等人,臉色也不好看,都沉默著沒講話。

「這不是你的錯,我們家族在這個階段,的確是五大家族最弱的一支。在羽族、骨族的眼中,嗜血家族、光明家族、黑暗家族和玄冰家族,都要比我們強大。」霧紗充滿澀意地說道。

「他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不相信我們烈焰家族一方的力量,如果不是我們,而是換成嗜血家族,亦或者光明家族的一支,他們或許就願意試試了。」流漾也嘆息道。

「算了,你儘力了就好。」乾煋勸說道。

秦烈沉吟了一下,沒有理會乾煋和流漾等人,而是徑直走向沙列和羽族族人。

他一直來到沙列的身前,然後停住,道:「你是覺得烈焰家族實力太弱,就算加上烈焰家族,也不是那群惡魔組成的狩獵者對手,可是如此?」

「是這樣。」沙列大大咧咧地說道:「乾煋和南崎以前率領他們的小隊,和我交戰過,可他們兩個都敗了,我覺得他們太弱了。」

「如果這次和我以前回來的,是嗜血家族呢?」秦烈再問。

沙列眼睛一亮,道:「那還可以考慮一下。」

「為何?」秦烈道。

「那群高階惡魔的首領,來自於下八層的深淵煉獄,那傢伙太強了,我試過了,我也不是他的對手。但嗜血家族的浩桀,我知道很強很強,應該和他有一戰之力。」沙列沒有掩飾他的想法,「只要浩桀能擋住那傢伙,其餘的高階惡魔,單對單沒有一個是我的對手!就算是最終真的失敗了,有浩桀給我分擔壓力,我也可以從容離開!那我還害怕什麼?」

秦烈深吸一口氣,咧嘴一笑,道:「這樣吧,你和我一戰,只要你能勝過我,你可以馬上離開,也不算欠我任何人情!如何?」

「你?」沙列驚訝道。

「嗯,只要你願意和我一戰,我幫你辛苦找尋失散族人的人情,就算一筆勾銷!」秦烈喝道。

沙列怪異地看著他,半響後,點頭道:「好!」

「你跟我來。」

「哦。」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