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一十九章惡鬥!

第一千兩百一十九章惡鬥!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17 18:26  字數:4437

「生命禁錮」針對的只是秦烈的血脈和生命力,而他……不單單只有血脈力量可用。

他丹田靈海眾多屬性的靈力,乃是完全不同於血脈的力量,那些力量並不受「生命禁錮」的限制!

因此,當他以雷霆閃電的力量,強行將頭頂的「生命禁錮」撕碎以後,就連他的血脈力量也立即恢復正常。

巴吉和仙娜兩名靈族族人,在那一簇簇藍色雲團碎滅時,已意識到不妙。

可他們剛剛凝鍊血脈力量,試圖施展「生命汲取術」秘術,要抽離秦烈體內的生命精氣。

這令他們不能立即重聚力量將秦烈逼回原地。

「哧啦!」

一道粗長的閃電,從秦烈後頸處衝天而起,令他瞬間氣勢如虹。

「小心!」仙娜喝道。

「他是混血者!」巴吉也反應過來。

「咻!」

電芒過後,秦烈身如鬼魅,真真從巴吉、仙娜間的空隙掠走。

一離開六名靈族族人的包圍,那種令他渾身不適的感覺,也消失的乾乾淨淨。

「天雷殛——九雷轟!」

與此同時,在六名靈族族人間,一團團璀璨奪目的雷電球,詭異的凝結形成,並轟然爆開。

「轟隆隆!」

一團團的碩大雷電球,就在靈族族人中央,炸裂出一片眩目雷電海洋。

靈族族人受那股狂暴衝擊力的推擠,不由自主地紛紛暴退,一個個臉色頗為難看。

秦烈,則是已經和他們拉開距離,又一次動手。

「玄雷心核!」

一團巨大的雷球,在秦烈掌心急劇膨脹著。迅速地脹大。

「咚咚!咚咚!」

聲聲震耳欲聾的奇異轟鳴,不迭從雷球內震蕩,令這片天地如突然變成了恐怖的雷電磁場。

「哧啦哧啦!」

一縷縷的電芒。忽然在六名靈族族人頭頂的暗耀石上閃現,令那塊巨大的暗耀石倏然移動起來。

「不好!」

巴吉臉色一變。馬上發現他施加在那塊巨大暗耀石上的血脈力量,不知不覺間,已被雷霆閃電侵蝕掉。

那塊暗耀石也不受他控制地飛動著。

一片明黃色的光幕,從天空漂浮過來,將那塊他們辛苦奪來的暗耀石給完全罩住。

磨盤一般大小的暗耀石,一被那種光幕裹住,立即被遮掩了光芒。

巴吉和仙娜等人,馬上發現他們陷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絕對黑暗世界。再也無法確定秦烈的方向和蹤影。

「哧啦!哧啦!咚咚!」

黑暗中,只剩下電芒濺射,和那「玄雷心核」奇詭的跳動聲。

可惜卻看不見雷電的存在。

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將秦烈釋放的雷霆閃電的光芒,也給吞沒了。

「大家聚集在一起!」

巴吉一看情況不對勁,立即招呼著眾人,迅速向仙娜靠攏。

仙娜成為了他們的中心。

「血脈天賦——生命探測!」

黑暗中仙娜催動血脈奧妙,一股股詭異的波動,以她為中心蕩漾開來。

同樣處於黑暗中的秦烈,則是通過虛渾之靈的指引。欲圖發動「玄雷心核的」秘術,對六名靈族族人動手。

「玄雷心核」的凌厲攻勢,要麼以靈魂來鎖定指引。要麼有個確切的方向。

沒有目標的狀態,就算「玄雷心核」威力再大,也無法成功轟擊在敵人胸口。

當那塊暗耀石的光芒,被他以大地力量遮掩以後,他和靈族族人同時陷入抓眼瞎的境地。

然而,在這種境地中,他卻有虛渾之靈可以指明敵人位置。

他理所當然地認為他將具有極大的優勢。

可就在他發動了最強攻勢時,一堵堵奇詭的虛空牆,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他四周。

「轟!」

他聚集的狂暴雷霆閃電力量。盡數轟擊在那一堵堵虛空牆上,沒有任何一道能突破虛空牆的防線。

相反。他還被自己的狂暴雷霆之力反噬,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在那裡!」

黑暗中。美麗的靈族女子仙娜,伸手準確指向那塊懸空的暗耀石上。

一束束幽藍色光線釋放著,將遮掩暗耀石的大地力量,給一點點的剝離。

暗耀石不但重現光明,還又一次被靈族族人掌控著,飛掠到秦烈頭頂,將他給清晰地照耀出來。

而仙娜和那些靈族族人,因距離的原因,依然處在黑暗中。

這一刻,秦烈非但被暗耀石給照耀著,還處於一堵堵虛空牆內,處境再次變得不妙。

「你在黑暗中竟然能感知到我的存在?」

虛空牆內,秦烈臉色深沉,通過虛渾之靈的指示,他眼神凝重地望向六個靈族族人的藏身之地。

「這個距離……」仙娜也是微微變色,驚道:「你也有辦法知道我們的位置?」

她相當於承認了秦烈的猜測。

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使得秦烈沒辦法以靈魂感知周邊,而且所有的烈焰家族成員,都無法以靈魂窺視外界的靈魂波動。

之後,他遇到的羽族、骨族的族人,也是不能以靈魂洞察天地。

這讓他以為沒有別的生命種族,能夠以靈魂來感知絕對黑暗,以為靈族也是如此。

現在他終於明白萬事沒有絕對。

就像他可以通過虛渾之靈,對附近的靈魂和生命有所感應那樣,靈族的仙娜也分明具有這個能力。

「真是令人吃驚。」

虛空牆中,秦烈目顯異色,暗暗驚奇。

他不斷地以閃電和寒冰之力,形成凌厲的攻擊,一次次刺向虛空牆,卻始終不能撕碎那一面面的虛空牆。

「你很厲害,就算是比起很多嗜血家族的族人,你的戰鬥力都絲毫不弱。」

發現秦烈可以鎖定她以後,仙娜也沒有遮遮掩掩,而是和巴吉那些靈族的族人,一起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她一直走到秦烈身旁十米處才停下。

「我承認,如果你不是一個人,而是和烈焰家族的族人一道兒,我們六個或許不是你們的對手。因為,你能夠和我們一樣,在失去暗耀石以後,還有強大的戰鬥力。」

「這在絕對黑暗中具有巨大優勢。」

「我們……能夠從那群惡魔的追殺中,安然無恙的逃離出來,就是依仗我特殊的血脈天賦——生命探測。」

「擁有黑暗中感知力的你,還好沒有和嗜血家族的浩桀那些人匯合,不然我們在沒有找到小主人之前,絕非你們的對手。」

「千不該,萬不該,你不該孤身一個來面對我們。」

「所以你只能以慘死來收場!」

話到後來,仙娜藍眸厲光如冰刃,「他太可怕了!絕不能讓他和嗜血家族的那些瘋子匯合,不然他必成後患!」

「我以血脈中的空間秘術制住他!你們動手迅速斬殺!不要想著一點點沒有任何損耗的吸取他的生命力了!」巴吉沉喝。

另四名靈族的族人,轟然應諾,突然以四象陣的形態,在秦烈的四角站定。

四人開始以血脈力量締結某種神秘的法陣。

「焚日輪!七輪共轉!」

一個個熾烈的火焰輪盤,在虛空牆中轟然凝結,瘋狂衝擊一堵堵的牆壁。

「轟轟轟!」

在七個炙烈焚日輪的狂暴火焰力量下,由巴吉血脈力量凝結的虛空牆,因承受不住如此爆裂的能量,終於崩滅。

巴吉悶哼一聲,胸口如遭重擊,突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虛空牆一爆碎,秦烈便施展「疾雷遁」,倏地從他們眼中消失。

那一塊巨大的暗耀石,在空中飛舞了一會兒,也沒有能夠將秦烈給再次照耀出來。

「該死的!竟然讓他溜掉了!」仙娜一臉地不甘心,道:「這傢伙非常強大,可能僅弱於浩桀一籌,大家都小心一點,此地恐怕不再安全了。」

其餘五名靈族的族人,也都是頗為頹喪,一個個垂著頭。

他們六人合力,都沒有將秦烈擊殺,還讓秦烈很輕鬆地離開,這使得他們的士氣很是低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