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一十三章內訌

第一千兩百一十三章內訌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15 12:43  字數:5453

「神族族人!」

眼看南崎燃燒著火焰而來,兩個羽族族人,一臉的惶恐不安。

經歷了一群深淵惡魔的血腥屠殺,他們整個隊伍只剩他們兩人還存活著,藉助於絕對黑暗的環境,他們才能逃離到這兒。

他們本以為避過一劫了。

結果,手持暗耀石的一支神族隊伍,偏偏又鎖定了他們。

他們立即絕望崩潰了。

「唔,不是那些高階惡魔。」

秦烈到來以後,一看土靈找到的生命,居然是兩個僥倖活下來的羽族族人,忽然懊悔起來。

或許是想起了凌語詩等人,望著這兩個滿身傷痕,好不容易活下來的羽族族人,他沒有一丁點的戰意。

「羽族……」

南崎咧著嘴,嘿嘿怪笑,倏然飛逝而來。

霎那間,這一支烈焰家族的小隊,就將兩個羽族族人包圍在內。

「真是可笑,你們羽族竟然也敢進來?你們憑什麼有這個底氣?」利維冷哼道。

「我們,我們……」

那個英俊的男性羽族族人,囁囁嚅嚅,一副哀莫大於心死的凄然樣,「我們並不想和任何人衝突,只是……只是為了來領悟血脈力量的奧妙,純粹是為了修鍊才來的。」

柔美的那個羽族少女,垂著頭,不敢看向眾人,低泣著,道:「你們可不可以放過我們?只要你們饒恕我們不死,我們什麼都可以給你們的……」

這般說著,她已經將自己的空間戒褪下來。

她背後潔白的羽翼,沾滿了她自己的鮮血,胸襟衣衫被撕破,裸露出一截白嫩肌膚。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頗為吸引人。

「想活下去啊……」

利維摸著下巴,不懷好意地看著她。視線在她白皙的胸口瞄了又瞄,突然嘿嘿低笑起來。

南崎身後。另外兩個和他一起進來的成員,眼神也漸漸灼熱。

就連焰風眼中也有火光閃爍。

霧紗和流漾兩女,看了看利維和焰風,皺了皺眉頭,哼了一聲,扭頭去了後面。

她們似知道將會發生什麼。

每一次狩獵,都處於極度危險的環境下,就算是他們神族。也可能遭遇不測。

不久前,如果不是秦烈將暗耀石一塊塊挪移,他們恐怕會在韋森特手中吃大虧。

他們……也可能會死亡。

如此可怕的壓力下,他們每一個人神經都綳得很緊,全身都繚繞著看不見的危險情緒。

這種情況下,自制力好的或許不受太大影響,而自制力差的,很可能會發狂失控。

焰風、利維等人的自制力都比較一般,往常遇到美貌的高階惡魔,也會趁機發泄一番。會將內心的負面情緒宣洩掉。

之後焰風、利維那些傢伙就會平靜一陣子。

霧紗和流漾都知道他們的情況,也知道適當的發泄,有助於小隊的團結。能令焰風和利維的狂暴給控制住。

雖然她們心中不贊成,卻也知道,對焰風、利維那些傢伙而言,這樣的宣洩能讓他們壓力減輕。

所以兩女選擇視而不見。

「南崎大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那女的就交給我們處置如何?」利維輕笑道。

「你應該問乾煋。」南崎臉色淡然。

「隊長,你看?」利維笑嘻嘻道。

乾煋微微皺眉,看了一眼那羽族少女,又看了那羽族男子一眼。內心一嘆,道:「隨便你們了。」

「你們。你們想幹什麼?」羽族少女尖叫起來,道:「哥哥!救我!」

那名男性的羽族族人。厲聲怒嘯,立即準備拚命。

利維搖了搖頭,眼中凶光一閃,道:「你們就不該進來!」

他已激發血脈力量。

自制力較高的乾煋和南崎,臉色淡然,轉身就準備離開了。

「夠了!」秦烈沉喝道。

就要走的乾煋和南崎,還有已扭過頭,離開了一段距離的霧紗和流漾,都回過頭來,奇怪的看向他。

利維也是一怔,旋即笑嘻嘻地說:「怎麼?你也有興趣?要不……那女的先交給你?」

「秦烈對我們幫助很大,這樣也是應該的。」南崎點頭。

他也以為秦烈同樣看中了那楚楚可憐的羽族少女,想要從利維和焰風手中奪愛,還對此表示了認同。

「沒想到秦烈這傢伙,竟然和利維、焰風一樣,果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遠處的霧紗,瞥了一眼流漾,搖了搖頭,有些失望地說道。

流漾美眸波光一轉,回頭直直盯著秦烈,神情也有些奇怪,似不太願意相信。

「男人都是一樣的,乾煋和南崎……也好不了太多,哼!」霧紗又道。

就在此時,秦烈皺著眉頭,沉聲道:「給我一個面子,讓他們離開吧。」

「哦?」南崎一臉驚異。

乾煋也愣了一下,不解道:「為何?」

「也給我們一個理由!」利維不滿道。

焰風沉默地看來。

霧紗和流漾兩女,一看情形突變,都急忙返回。

她們即對秦烈的做法表示不解,又擔心小隊會因為這件事,出現不和睦的因素。

準備拚命的羽族兄妹,一看這架勢,忙停了下來。

他們兄妹倆也是狐疑地盯著秦烈。

面對眾人驚異訝然的注視,秦烈臉色平靜,沉吟了一下,道:「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什麼樣的事情?」南崎道。

「先讓他們離開吧。」秦烈臉色有些不耐。

「你以為你是我們的隊長?」利維冷哼,「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我什麼身份?」秦烈沉聲道。

「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