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一十一章奢望

第一千兩百一十一章奢望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14 12:21  字數:3377

關於本源始界的種種奧妙,秦烈沒有一絲隱瞞,詳細向眾人道明。

乾煋、南崎等人聽完久久沉默。

「你怎會知道這麼多?」流漾驚奇道。

霧紗也驚異地看向他,同樣覺得好奇,「你所在的靈域……不是沒有和深淵進行連通嗎?」

這時候,焰風和利維也一臉古怪地望來。

面對眾人疑惑的目光,秦烈淡然一笑,「我有別的途徑知道深淵的秘辛。至於什麼方法嘛……我不想說謊,請大家不要刨根問底下去,可好?」

「那我就不問了。」流漾聳了聳香肩,嫣然一笑,又道:「這麼說,我要是可以將我靈魂的血脈力量玄妙,融入這本源始界,等本源始界最終衍變為一個深淵層面,我就能成為下八層那樣的惡魔君主了?」

「理論上是這樣。」秦烈笑道。

「真希望可以融合這本源始界啊。」流漾一臉期待地說道。

「別做夢了。」乾煋哈哈笑了起來,對眾人說道:「我們只要可以在這本源始界內,將我們血脈內的力量奧妙領悟的更透徹一點,我們或許就能多覺醒一兩個血脈天賦,在才是我們可以期望的東西。」

「也是。想要融合本源始界,恐怕*長*風*文學我們沒那麼的幸運,也摸索不到方法。」南崎也表態。

秦烈突然道:「也未必……」

「哦?」眾人又驚訝起來。

他們紛紛看向他,想知道他還有什麼關於這本源始界的高見,想更加深入地認識這個奇異的秘境。

「你既然知道本源始界。有沒有聽過本源深海和本源晶面?」秦烈看向乾煋。

乾煋皺眉想了想。搖頭道:「沒聽過。」

秦烈沉吟了一下。道:「據說……每一個本源始界,最初的時候,都會存在著一個本源深海,在本源深海內還會有一塊神奇的本源晶面。」

「具體說說。」南崎振奮道。

「你們在這裡有沒有感覺到天地能量的氣息?」秦烈問。

「沒有。」霧紗率先搖了搖頭,「我們的血脈,可以吸納天地間游離的力量,一點點的恢復過來。當然,這肯定沒有吞食蘊含龐大血肉精氣的食物來得快。不過。我剛剛在恢復血脈力量的時候,已試著吸納天地間的力量,但是一點都沒有感覺到這裡有能量的存在。」

「我也沒感覺到這裡有濃郁的深淵魔氣。」乾煋道。

「似乎……的確沒有什麼游離的能量。」南崎也說。

「不是沒有,而是本源始界的能量,目前都以液體的方式聚集在本源深海。」秦烈神情肅然,解釋道:「只有本源始界開始衍變,本源深海才會開始蒸發。到了那時,所有本源深海的液體能量,就會以氣態的形勢散逸在這片天地的每一個區域。」

「你是說這裡所有的能量現在都處在本源深海?」流漾驚叫道。

秦烈肯定點頭。

「老天,那該有多少能量啊?」流漾駭然。

「或許和一個層面的深淵魔氣總和差不多。」秦烈道。

「不會吧?」南崎轟然一震。

「深淵一百零八層。每一層的深淵魔氣都如浩瀚無際,這個所謂的本源始界……能夠達到一個深淵層面的能量程度?」霧紗震驚道。

「的確有此可能。」秦烈一笑。

「那本源晶面又是什麼?」乾煋奇道。

「一塊很大的神奇晶面。可以在上面烙印力量奧義真諦,能真正掌控本源始界的奇物。」秦烈解釋。

「本源始界,本源深海,本源晶面,怎麼和你們靈域那邊的靈魂奇妙有些相似啊?」南崎一臉迷惑。

秦烈沉默了一會兒,道:「你和我想的一樣。」

南崎一驚。

「我們靈域的力量體系,修鍊靈魂,還有凝鍊魂壇的奧妙,或許就是借鑒了本源始界的衍化過程。我們的域始境,從某些方面來看,也和本源始界的形成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秦烈道。

這般說著,他以心神來查探靈魂腦海。

他的靈魂腦海,也是一片蒼茫的空間,這裡有魂湖,為精純的靈魂力凝結而成,魂湖深處則是他的真魂。

這和本源始界,本源深海,還有內部的本源晶面,確實極為相似。

關於本源始界的秘密,來自於他的魂獸分身,更確切地說……來源於魂之始祖的記憶。

靈域人族也是在魂之始祖的教導下,慢慢了解靈魂的秘密,從而發展出修鍊靈魂,一層層凝鍊魂壇的修魂體系。

根據他如今了解的本源始界的奧妙,再聯繫起人族修魂的奇妙,他猜測人族如今的修鍊體系,必然借鑒了本源始界衍變和形成的過程。

尤其是,在靈域人族的境界最後,還恰恰是域始境。

域始,和本源始界,單單從名字來看,就分明存在著某種聯繫。

這讓他愈發深思起來。

「秦烈,你的意思是只要找到本源深海,在裡面的本源晶面上,烙印下自己對力量奧義的認識,就能令這個本源始界,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衍化了?」乾煋輕喝道。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秦烈道。

「該怎麼才能找到本源深海的位置?」南崎急問。

「這個……我也沒有頭緒。」秦烈苦笑。

絕對黑暗的這本源始界,他的靈魂意識釋放出去,感知的依然是無盡的黑暗。

靈魂失去了強大的感知力,他就沒辦法洞察附近的能量氣息,也就和瞎子沒有區別。

如此一來,他要找尋本源深海,就不能依賴靈魂意識。

他也就無從下手。

「我想大家還是踏踏實實的先領悟自己的血脈奧秘吧。」霧紗淡淡道。

「也對……」乾煋嘆了一口氣。

之後,秦烈和乾煋等人,藉助於兩塊暗耀石,一邊漫無目的地四處游弋,一邊靜修感悟血脈之謎。

時間匆匆。

這天,又一次進入鎮魂珠第四層空間的他,突然看到五個虛渾之靈,因為他一簇魂影的到來,被一一驚醒。

除了火靈,那被奇異的晶瑩氣泡給分別裹住的五個個虛渾之靈,一同向他傳來了靈魂念頭。

他馬上知道都已突破到六階的五個虛渾之靈餓了。

「嗯,我一會兒放你們出去。」秦烈傳訊。

旋即,他的那一簇靈魂幽影,一下子重返本體識海。

他知會了乾煋一聲,說就在附近走動一下,便棄下默默感受血脈力量奧妙的眾人,獨自一人離開此地。

他到了一個離乾煋等人數百米的區域。

他在這裡將初火靈以為的五個虛渾之靈釋放出來。

種種不同屬性的靈材,也從他的空間戒內,一一堆積在岩地上。

五個虛渾之靈馬上放開來大快朵頤。

「知不知道本源始界?」

在虛渾之靈吞吃適合自己屬性靈材的時候,他喚出月淚的器魂幽夜,隨口詢問。

「沒聽說過。」幽夜回應,「我們幽月族只是一個小種族,暗月界也地處偏僻之地,所以身為族長的我也見解有限,抱歉。」

「算了。」他又將月淚收起。

過了一會兒。

五個虛渾之靈,將他拿出來的那些靈材,一一吞食乾淨以後,它們開始歡快地四處遊盪。

在這絕對黑暗的本源始界,只是一下子,他就發現虛渾之靈已不知飄忽向何處。

「咿呀!咿呀咿呀!」

突然,木靈傳來了靈魂的訊念,似極為歡快。

秦烈倏地一震,「你發現了奇特的東西?」

木靈再次回訊。

秦烈愣了一下,先讓木靈不要著急,然後才站起來。

「大家都來我這邊!」他揚聲喝道。

正修鍊的乾煋眾人,聽到他的聲音,立即站起,迅速聚集過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