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零九章本源始界!

第一千兩百零九章本源始界!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12 18:38  字數:4241

「秦烈,你在說什麼啊?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乾煋頭頂漂浮著一塊暗耀石,昏黃色的光幕下,他臉上寫滿了疑惑不解。

「你是說……你知道了秘境的奧妙?」南崎驚道。

「沒有徹底弄清楚,但我想,我已經大體上知道此地的玄奇了。」秦烈道。

眾人眼中都浮現出震驚。

「說說看!」乾煋神情嚴肅起來。

南崎和他的那些同伴,焰風,還有霧紗、流漾等人忽然沉默。

他們皆是凝神看向秦烈。

換了以往,他們不會如此在意,也不會將秦烈的話真正當一回事。

然而,就在不久前,秦烈通過自己的力量,逼迫的韋森特不得不敗退,還令他們得到了兩塊暗耀石。

尤其是,秦烈對混亂深淵的「絕望魔王」,竟然也極其了解。

種種跡象表明,在秦烈的身上,的確有一些奇特之處。

也是如此,他們如今面對秦烈的時候,要比以前顯得慎重許多。

——他們開始真正將秦烈當成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來對待。

「我剛剛並不是在恢復血脈力量,也不是在恢復靈力。」沉默了一下,秦烈道:「事實上,我的血脈力量和靈力,在你們之前已經恢復過來了。」

「那你剛剛?」流漾忍不住追問。

「我試著感悟我修鍊的靈力法決,我發現……此地絕對黑暗的秘境,對於感悟力量的真諦,有著難以想像的好處!」

他深吸一口氣,喝道:「我知道你們的血脈力量,秘術。天賦,也都是種種力量奧義的體現。大家可以聽我的,試著靜下心來。好好感受自己血脈內涌動的力量,看看自己以前熟悉和不熟悉的血脈力量。有沒有變得不一樣?」

「能幫助我們修鍊?體悟力量的真諦?」焰風駭然。

「你是說,我們所有人在此地修鍊,都會得到更快的提升?」霧紗也反應過來。

「真有如此奇效?」南崎也眼睛一亮。

「大家好好感受吧。」秦烈微笑道。

一眾烈焰家族的七階血脈戰士,聞言後,忽地紛紛再次坐下來。

他們一一屏息凝神。

同樣的,發表了一番見解的秦烈,也默然端坐著。

他先嘗試著從魂獸分身來獲取一股精純的靈魂力。

可惜,他雖然和魂獸分身可以相互傳遞魂念。可他試著從魂獸分身得到靈魂類的時候,卻發現屬於魂獸的靈魂力量,沒辦法滲透這秘境。

絕對黑暗的奇異空間,存在著肉眼和靈魂不可見,卻隔絕他主身和分身的魂力連接的結界。

這讓他無法從魂獸處得到精純魂力的補充。

「不行么……」

連續數次嘗試,來自於魂獸的靈魂力,都被隔絕在外以後,秦烈最終只能無奈放棄。

「只有依仗一些丹藥的力量了。」

一枚枚補充魂力的丹藥,從他空間戒內倒出來,被他一股腦兒塞入口中。

他先以體內力量將那些補充魂力的丹藥煉化。

待到感覺到魂力在慢慢恢復以後。他又凝鍊一縷精純的意識,來感知血脈的奧妙。

他沸騰鮮血!

從他的身上,傳來和旁邊的乾煋、焰風一樣的烈焰家族的血脈氣息。眾人的血脈力量,都是炙熱、狂暴、充滿了焚滅一切的破壞燃燒氣息。

他以心神窺視,能看到他血管內的鮮血,從中跳躍出許許多多赤紅的烈焰神文。

「不是這樣的……」

他的心神意識,越過那些烈焰神文,進入了血管深處,一縷縷涌動的鮮血之內。

「轟!」

無數璀璨奪目的不知名赤紅血線,充斥在血管內一滴滴的鮮血之中,那些不規則的血線。隨著鮮血的沸騰不斷發生著變化,似永遠不會定型。

他的那一縷心神意識。在自己的血脈之中,竟似突然迷失。

此刻。他在恍恍惚惚間,生出一種重新回到鎮魂珠第四層空間的奇妙感。

那些交織在他血脈深處,無數不知名的赤紅血線,似代表著他烈焰血脈最神秘的力量——血脈天賦。

彷彿,只要能勒破那些血脈內赤紅血線的奧妙,他就能重新獲得新的血脈天賦。

「我明白了!」

突然間,他意識到每一個身懷烈焰血脈的人,在體內的血脈深處,都烙印著烈焰血脈的種種奧妙。

只要能將自己血脈內的神秘,給洞察清楚,就能不斷覺醒新的血脈天賦。

所有烈焰血脈的天賦,或許,一直都在體內的血脈內。

想要獲取更多的血脈天賦,知道烈焰血脈種種強大之處,就必須能看到血脈內的奇妙,並將其感悟透徹。

只有那樣,才可以將血脈內的力量,給全部的激發釋放出來。

「看樣子,我還差得很遠啊……」

他的那一縷精純的靈魂意識,在自身的血脈內游弋著,慢慢地找尋,許久後,才看到一片能認識的赤紅血線。

看著那些不斷變幻著的赤紅血線,令他如看到了「炎界」在凝結,那些赤紅血線的變幻,似乎便代表著血脈中「炎界」的所有奧妙。

他的意識,繼續在沸騰如岩漿的血脈內游弋著,不斷的尋找。

又過了一會兒,他又看到了代表著「恢復」和「燃燒」的一簇簇赤紅血線區。

那分別對應著「恢復」和「燃燒」血脈天賦。

「原來是這樣,已經覺醒的血脈天賦,在這奇異的秘境中,靈魂意識可以感知並且能在血脈內看到。而那些沒有沒有覺醒的,則不可見,更多的赤紅光線,代表著別的血脈天賦。」

「如果,如果可以在這秘境內,將那些更多的赤紅血線蘊含的奧妙解析出來,是不是……就能繼續覺醒別的血脈天賦?」

「七階,能不能覺醒更強大,更加核心的烈焰血脈天賦?」

「烈焰血脈,究竟有多少種已經知道的血脈天賦?又有多少未知的從沒有被顯現出來的血脈天賦?」

此刻,以心神意識來查探血脈內奇妙的秦烈,越來越震驚。

不僅僅是他,乾煋,南崎,霧紗,焰風和流漾等人,依照他所說的方法,以心神來窺視沸騰鮮血的時候,也看到了和他一樣的景象。

他們也得到了和他同樣的結論。

半響後,連秦烈在內,一共九個懷有烈焰血脈的青年,一起喘著氣,接連從窺視血脈的狀態醒轉過來。

九人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震驚。

「我從來沒有想到,在我們體內的血脈當中,竟然蘊藏著這麼多的奇妙!」南崎道。

「我也從來沒有那麼清晰地看到血脈內的天賦奧妙。」乾煋輕喝。

「原來,我們每一個人的體內,都蘊藏著許許多多的血脈天賦。只是……我們沒有能力感知並理解他們,所以才無法覺醒。」焰風失魂落魄的喃喃低語。

「我們的血脈,就是自身最大的寶藏,只是我們以前沒有進來的鑰匙。」霧紗深吸一口氣,望著周邊無盡的黑暗,低聲道:「這裡,就是一個可以開啟我們血脈寶藏的神奇之地。」

「秦烈沒有說錯,現在,我也明白那些深淵大領主,為何想方設法也要將他們的血脈後裔送來了。」流漾嘆道。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一行八人,每一個人的赤紅眼瞳中,都燃燒著洶湧烈焰。

對這絕對黑暗的秘境,有著諸多抱怨的眾人,此刻都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他們摸索著冰冷的岩地,看著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都暗暗慶幸自己能過來。

「這裡,應該就是所謂的『本源始界』,沒想到我們過來地方,竟如此的神秘奇異。」乾煋忽然道。

「本源始界?」南崎一頭霧水。

秦烈愣了愣,腦海深處,一簇屬於魂獸的記憶光團,突然炸裂。

「本源始界!」他眼中突然濺射出一束束電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