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兩百零二章安撫

第一千兩百零二章安撫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10 10:16  字數:3563

?

寒寂深淵上空,從深淵煉獄靈魂降臨的恐怖存在,在靜候著凌語詩的決定。

這一刻,整個寒寂深淵似乎都安靜了下來。

四名寒寂深淵的本土深淵大領主,巨大的魔影在天空浮動著,只是在防備那個由下八層過來的傢伙亂來。

至於他要送凌語詩離開一事,這四個存在,並沒有異議。

於是他們保持著沉默。

本屬於秦烈魂獸分身的領地,此刻一片靜謐,不論是暴亂之地的人族,泊羅界的各族,修羅族,還是姬家和補天宮的來人,都顯得相當的安分。

天空中,一共有五個遮天蓋地的恐怖魔影,從那五個魔影身上傳來的氣息,令虛空境的強者都只能苦苦抵禦。

那種壓力,是靈域人族域始境強者,都沒辦法比擬的。

他們一時心驚膽顫。

「女皇,你……快些做決定吧。」

九階血脈的鬼目族格雷,一隻隻眼睛中,都釋放出驚悸的光芒,他以顫慄的聲音催促道。

同樣處於巨大震驚中的凌語詩,略一猶豫,就挑選了凌峰,凌萱萱,高宇,還有角魔族、鬼目族、暗影族一些七階血脈的優秀族人。

「我送你們前往黑暗深淵。」

眾人頭頂,那個從下八層而來的恐怖存在,突然以魂影凝為狂暴的漆黑龍捲風。

不等底下眾人準備妥當,那瘋狂旋轉的龍捲風,已經將他們都裹了進去。

「呼呼呼!」

那龍捲風肆虐著,一瞬千萬里,不久後便來到這一層深淵通道中。

在這片冰柱上空浮現的四個惡魔大領主的魔影。隨著龍捲風的消失,如被狂風吹拂過一般漸漸消散。

底下,幾欲窒息的各族族人,終於可以慢慢站直。

「好恐怖的深淵惡魔!」

「這就是十階血脈大領主的力量嗎?」

「只是……降臨的一道靈魂而已吧。」

「強大到無法想像!」

暴亂之地各個白銀級勢力,泊羅界各族,修羅族,還有姬家和補天宮的眾人,在頭頂的魔影消失以後。皆是一臉驚懼不安。

突然間,他們對寒寂深淵的征伐。有了一種深深的恐懼。

這邊的動靜,苗風天和柯蒂斯等人,也急忙以靈魂聯繫通知秦烈。

已在暗雲的安排下,往黑暗深淵秘境行進的秦烈,本體分身無術,那具魂獸分身,則是從泊羅界以白骨祭台的域界之門到來。

魂獸分身直接化身為秦烈本體的模樣。

域界之門所在地。

格雷等幽冥界各族,以滕遠為首的泊羅界各族,暴亂之地各大勢力。姬家、補天宮和秦家各方強者,還有修羅族的卡倫家族,都在苗風天的通傳下到來。

數十個各個勢力和各大種族的強者,此刻面沉如水,對征伐寒寂深淵的行動充滿了茫然。

很多人已心生退意。

四個以靈魂降臨的十階血脈惡魔大領主,所展現出來那種毀天滅地的氣息。令他們興不起一絲的反抗念頭。

那一刻,就連達到虛空境的滕遠,格雷,姬堯,華安陽,巴駝子等人,都生出一種自身無比渺小的感覺。

那種感覺,他們在面臨靈域域始境強者的時候,都從沒有過。

他們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懷疑進入寒寂深淵的行動。會不會太冒失。

就在此時,以本體模樣示人的魂獸分身,跨越域界之門而來。

這具魂獸分身來之前,甚至動用了血脈中的「暗魂」天賦,將魂獸強大的靈魂氣息,調整到和秦烈本體一致的程度。

浩瀚星空中,能得到魂族青睞的魂獸一族,所擁有的「暗魂」血脈天賦,極其的神秘。

他在變幻為本體。將靈魂的強弱調整到和本體一致的時候,他和本體幾乎沒有差異。

因為這具魂獸分身的靈魂,來源於本體,所以分身和本體靈魂氣息幾乎一致。

除非比魂獸還要強大的存在,且極其了解魂族和魂獸的秘密,不然幾乎不可能分辨出這個秦烈乃魂獸變幻而成。

而寒寂深淵那邊,最強者,就是九階血脈和六層魂壇的虛空境層次。

沒有比他這個魂獸分身還要強大的存在。

所以他相信沒人可以看破。

於是他放心過來。

「秦烈!」

一看到他現身,各方勢力和各個種族的首腦。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圍了上來。

「秦烈,剛剛凌小姐那邊……」唐北斗急喝道。

「女皇被帶走了!」角魔族的九角戰士戈登。禁不住驚叫起來。

「我知道,我都知道。」秦烈抬手,示意眾人安靜下來,「請大家安靜地聽我說。」

眾人倏然安靜下來。

秦烈的視線,在那些人的臉上游弋著,發現除了和他有著靈魂直接聯繫的魂奴,果然沒有人可以看出異常。

「語詩有她自己的機緣,她這趟黑暗深淵秘境之行,乃是她證明自己血脈的最佳時機。」他先沖著幽冥界各族笑了笑,說道:「那個從下八層而來的恐怖存在,應該就是整個陰冥族血脈的源頭。語詩覺醒的血脈,從中釋放出來的氣息,應該是被他感知到,被他看出了潛力,才願意冒犯寒寂深淵的四大惡魔大領主,也要靈魂降臨,送語詩前往那個剛剛被發現的古老秘境。」

停頓了一下,他認真地說道:「別太擔心,這應該不是一件壞事。語詩或許能通過這趟秘境之行,覺醒最核心恐怖的血脈,從而得到那個恐怖存到的認可和垂青。」

「如果得出那傢伙的垂青,會發生什麼?」魯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