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七輪共轉!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七輪共轉!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06 12:36  字數:3268

秦烈和流漾兩人,剛剛從人群後面飛來,尚且沒有弄清楚怎麼一個狀況,就見一人如一道寒冰棱刺衝擊而來。

「玄珞!」流漾尖叫道。

「沖著你來的!」南崎輕喝。

秦烈臉色一沉。

「混血者!」玄珞眼瞳寒氣幽幽,途中厲喝:「我要踩著你的頭,和蒼曄一戰!」

「啪啪啪!」

冰晶爆裂般的異響,從玄珞體內炸開,他一頭銀白色的長髮,瞬間變得凌厲如尖針。

他兩手並指成劍,指尖森寒冰光凌厲如尖刀,驟然疾射而出。

「嗤嗤!」

兩道極寒冰光,利劍一般,分別刺向秦烈的左右肩膀。

「血脈天賦——寒焰!」

一朵瑩白色的火焰,又從玄珞的胸口凝練出來,攜帶著驚人的寒氣,忽然漂移到秦烈頭頂方向。

「我們讓開來!」

南崎高喝一聲,帶著他的那些兄弟,立即從秦烈的身旁離開。

「流漾給我過來!」蒼曄冷哼。

和秦烈並肩而來的流漾,盯著那兩道冰光看了一眼,發現冰光疾射的方向只是秦烈的雙肩,而不是眉心和心口以後,也乖乖地飛到蒼曄、乾煋等人所在的位置。

玄珞的攻擊點,不是眉心和心口,說明他並沒有失去理智,依然是依照本族的規矩行事——不準分生死。

既然不是你死我活的戰鬥,流漾也就稍稍放下心來,加上蒼曄的威勢。她也只能從秦烈的身旁離去。

突然間。在秦烈的身旁。已經沒了人。

只剩下冰光在幽暗夜空中疾馳形成的刺耳厲嘯。

「真他媽的倒霉!」

秦烈心中暗罵,眼看本來離他極遠的玄珞,還有那兩束冰光已近在咫尺,只能被迫應戰。

烈焰家族的血脈秘術旋即被激發出來。

「焚日輪!」

三個大如磨盤般的熾烈光輪,釋放著不滅烈焰,車軲轆似的狠狠地撞擊向那兩束冰光。

「寒焰侵襲!」玄珞冷哼一聲。

懸浮於秦烈頭頂方向的那一團瑩白色的火焰,如燈籠落來,揮灑出肉眼不能見。可他身體每一個毛孔都能感受到的寒氣。

那一團瑩白色火焰的下墜,導致焚日輪上的洶湧烈焰,忽然威力大減。

「嘭!」

兩束冰光,竟然從焚日輪中央輕鬆穿過,依然凌厲地刺向秦烈的肩膀。

與此同時,那團瑩白色的寒焰,如冰川灌頂,也當頭落來。

反倒是快要飛到秦烈身前的玄珞,一看兩束冰光那麼順利的突破了焚日輪,還有那團寒焰也壓迫而來。竟突然停了下來。

玄珞的眼中明顯閃過輕視的光芒。

他竟沒有再看秦烈,而是轉過身來。遙遙望向戴著面具的蒼曄,冷聲道:「你就拿這樣的廢物糊弄我?!」

顯然,此刻在他的心中,秦烈根本不是可以能夠和他一戰的對手。

蒼曄的眼中,也流露出疑惑,似乎同樣詫異。

「不該啊,他不該這麼弱的……」她暗暗疑惑。

不久前,在靈域外層的虛空亂流域深處,只有六階血脈的秦烈,已經令她印象深刻。

她還斷言焰風在六階血脈的時候,也絕非秦烈的對手。

她認為秦烈在血脈突破到七階以後,面對玄珞,應該具有一戰之力的。

可結果……

「噗哧!噗哧!」

兩束冰光,果真是凌厲如劍,狠狠刺在秦烈的左右肩膀。

兩個血淋琳的指洞也瞬間在秦烈肩上綻現。

秦烈臉色木然,扭頭看向肩部的傷口,感受著血肉的疼痛。

他沒有在冰光擊中他之前,以來自於深淵惡魔的「金甲」血脈天賦來庇護其身,也沒有以寒冰訣、雷霆閃電、大地之力形成三重的能量光罩。

他也沒有以疾雷遁避讓。

因為,那些額外的力量,不是他體內的烈焰血脈所能夠擁有的。

不同於烈焰血脈的天賦,在這裡,他不敢動用出來,以免暴露了他懷有「完美之血」的事實。

而來自於靈域的三種力量靈訣傳承,他也不想輕易動用,他想知道單憑體內的烈焰血脈,他究竟有沒有和在場這些神族青年才俊一戰的實力!

所以他是純粹以烈焰之血在作戰。

「秦烈受傷了!」

「一個照面就受傷了,他壓根不是玄珞的對手。」

「血脈力量相差太多了。」

玄冰家族和烈焰家族的那些小輩們,在一旁觀望著,議論紛紛。

蒼曄也皺起眉頭,心中在猶豫著,要不要叫停。

而此刻,那本應該罩來下來的一團瑩白色的寒焰,也在秦烈頭頂方向懸浮不動。

玄珞一看他受了傷,似乎也覺得索然無味,也沒有了再戰的打算。

玄珞還是轉著身子,再沒有看他一眼,依然是將視線凝聚在遠方的蒼曄的身上,冷聲道:「我已經按照你所說,幫你教訓了那個烈焰家族的混血者,你現在可以過來和我一戰了吧?」

那一團漂浮在秦烈頭頂的瑩白色寒焰,也如一簇寒雲,又慢慢返回他身旁。

這種藐視,意味著他壓根沒有將秦烈當成同一等級的對手看待。

然而,就在此時,玄珞注意到一個異常——蒼曄幽暗的眼眸突顯一道亮光。

而蒼曄先前就一直看著秦烈……

「唔!」

此刻,南崎和霧紗等人,也神情一震,似發現了什麼異常。

旋即,玄珞注意到,就連他的那些小隊的成員,視線也都從他的身上,轉移到了別處。

玄珞猛地回頭。

秦烈再一次映入他眼帘。

只見這時候的秦烈,伸出一根手指,蘸了蘸肩膀傷口處的鮮血,放在口中吸吮了一下。

下一刻,秦烈的雙瞳,如被鮮血給染紅!

他一頭長髮如血火開始洶湧燃燒!

同時,一種滔天的血腥煞氣,隨著火焰的「噼啪」聲,迅速向八方蔓延。

「太久沒有受傷,已經快要不知道自己鮮血的味道了。」秦烈咧著嘴,嘿嘿獰笑,如嗜殺的深淵凶獸。

一團團烈焰滾動著,短短時間內,就在他身旁凝鍊成炎界。

「燃燒!」

「烈焰家族最為可怕的血脈天賦!」

「還有炎界!」

玄冰家族,還有黑暗家族的一些青年,倏然一震,禁不住失聲尖叫起來。

此刻,秦烈左右肩膀處的傷口,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

這又是一種血脈天賦——恢復。

恢復,炎界,燃燒,三種血脈天賦的呈現,還有秦烈此時展現出來的猙獰和狂暴,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媽的!他怎麼會覺醒燃燒血脈天賦,這是烈焰家族最為可怕的血脈天賦之一,就連那些最純凈的血脈,都未必能覺這個天賦啊!」

「他還只有七階的血脈!」

「他真是一個混血者嗎?」

一時間,玄冰家族和黑暗家族的很多人,都傻眼了。

「我就說嘛,秦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被打敗?」流漾笑吟吟地叫嚷道。

乾煋眯著眼,道:「他要是那麼容易對付,我也不會拼了命,也要帶著他過來了。」

「哼,他本就沒那麼弱,只是玄珞那笨蛋自己輕敵罷了。」蒼曄冷冷道。

「焚日輪!七輪共轉!」

秦烈人在炎界之中,浮空而來,身旁驟然凝練出七個火焰輪盤出來。

激發「燃燒」血脈天賦,以鮮血燃燒為代價,他血脈力量瞬間暴漲一倍,所以才能凝練七個焚日輪。

「七輪之力!」

「好渾厚的血脈能量!果然不愧是恐怖的燃燒!」

「厲害啊!」

很多黑暗家族的青年男女,一看七輪浮現於天,都驚呼起來。

他們很清楚,大多數修習「焚日輪」血脈秘術的烈焰家族武者,在七階血脈的時候,血脈能量頂多維持五輪出來。

只有覺醒燃燒天賦的傢伙,才能依仗這恐怖的燃燒血脈天賦,形成更多的焚日輪。

傳言,焚日輪這種血脈秘術,每多凝練一個輪盤出來,威力就會暴漲一倍。

七個火焰輪盤齊現,不但玄珞臉色巨變,就連觀望的蒼曄,還有遠處黑暗家族的一些九階血脈強者,也被吸引過來。

「烈焰血脈!七輪共轉!這是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