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無妄之災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無妄之災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05 19:07  字數:3000

?「蒼曄姐似乎不太喜歡你。````..」

秦烈的身後,一身火紅戰甲,即便在幽暗無光的森林,依然顯得光艷不凡的流漾,好奇地湊上來。

「你以前和她有過仇怨嗎?」流漾問道。

「在靈域外層的虛空亂流域深處,我曾經和她動過手,也就只有一面之緣罷了。」秦烈聳了聳肩膀,無奈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得罪她的。」

「你和她交過手?勝負如何?」霧紗興沖沖地問道。

秦烈摸了摸鼻子,乾笑一聲,道:「我那時只有六階的血脈。」

「哦。」霧紗會意地了頭,道:「你在那個時候,應該還是以人族的身份和她動手,你能活著……已經很不容易了。」

流漾也深以為然,「蒼曄姐在黑暗家族七階血脈者當中,應該是公認的第一強者,而且聽她快要突破到八階的血脈了。」

「乾煋應該也不是她的對手。」霧紗評價道。

秦烈沒有吭聲,而是默默打量著隊伍前方的蒼曄。

此刻,除乾煋和蒼曄並行以外,他們另外九人都拉在後面。

蒼曄領著他們前往的方向,漸漸地遠離了這片森林的發光源,朝著越來越幽暗的區域而去。

和當時在靈域外層的空間亂流域相比,蒼曄這次並沒有身著重甲,也沒有透露出濃烈的黑暗煞氣。

不過沒有身著重甲的她,依然以一張暗青色的面具,將那張臉完全覆蓋。

秦烈遠遠看著她。隨意地詢問道:「她為什麼一直戴著一副面具?」

忽然間。霧紗和流漾都沉默起來。眼中流露出一絲同情的目光。

秦烈愣了一下,心中就明白過來,知道能夠令女人覺得同情的,無非是容貌的破壞。

果然,流漾主動放緩了速度,和他一起拉在隊伍後方,等離蒼曄和乾煋足夠遠以後,她才道:「蒼曄姐以前和靈族強者征戰的時候。遭受了重創,容貌被嚴重的破壞了。聽……她的臉上遍布著猙獰的傷疤,反正從那一次過後,她就一直戴著面具,就連她的脾氣,也比以前差了很多。在容貌沒有破壞之前,蒼曄姐很溫柔,脾氣很好的,而且還非常的美麗。」

「原來如此。」秦烈了頭,沒有再什麼。

或許是想起女人容貌被毀的可怕。流漾一路上也沉默了下來,沒有繼續開口講話。

他們默認跟隨蒼曄和乾煋。就在幽暗的森林內穿梭著,朝著目的地前行。

不久後。

一個個冰冷的靈魂氣息,從遠處浮現出來,另秦烈第一時間就感知到。

「玄珞他們就在前面了。」

隊伍端的蒼曄,回過頭來,催促眾人快一。

拉在後面的秦烈和流漾急忙加快步伐。

他們很快趕到了南崎等人身旁。

「秦烈,你最好不要表露你人族混血的身份,免得給我們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在他和流漾從南崎身旁經過的時候,此人突然很嚴肅地叮囑,「玄冰家族的玄珞,對你們人族可沒有一丁的好感,他對混血者也存在著嚴重的偏見,你要注意一下。」

秦烈皺眉,道:「如果他知道我懷有人族的血統,他會拿我怎麼樣?」

「可能會在還沒有進入此地的秘境之前,就要找你動手,給你一難堪。」南崎沉聲道。

「玄珞!這傢伙的確有這怪毛病!」流漾也反應過來,尖叫一聲,也提醒秦烈:「南崎沒有亂,玄冰家族的玄珞,還真是對混血者有著嚴重的偏見,你一定要注意一下!」

「為什麼?」秦烈神情不變,淡淡地問道:「他的這毛病怎麼來的?」

「聽玄珞家族的一個爺爺輩的強者,曾經在一個遙遠的域界,和當地的土著女人生下了不少的孩子。那個域界的種族,漸漸地,很多都懷有了玄冰家族的玄冰血脈,從而迅速強大了起來,還最終雄霸了那個域界。」南崎輕聲解釋,「後來,玄冰家族承認了那個域界,為他們玄冰家族的混血者後裔,對他們還諸多的照顧。」

「玄珞也曾在那個域界修行過。」

「結果,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那個域界的混血者突然暴起發難,對玄冰家族進行了血腥的衝擊。」

「玄珞的母親……也在那個域界的戰爭中喪生。」

「從此以後,玄珞就認為混血者乃是喂不飽的豺狼,不論對他們多好,他們終有一日會興起反抗。」

「他也從此看各個家族的混血者不順眼。」

南崎一臉的坦然,將其中的內情明清楚,最後又道:「老實,在各大家族內部,都有一些人對混血者有不同的看法。」

「你呢?你怎麼看待的?」秦烈眯著眼道。

南崎先沉默了一下,然後道:「我並不相信你,不過,我相信乾煋他們。」

秦烈了頭,道:「謝謝你如此誠實地告訴我你真實的想法。」

南崎嘿嘿乾笑。

一片密林深處的開闊區。

以玄珞為首的玄冰家族的十人隊,如一塊塊的寒冰,分散靜坐於被砍伐過的空地上。

一股濃烈的寒氣,從那些臉若寒冰的青年男女的身上釋放出來,令這片區域的顯得愈發的陰寒冰冷。

就在這片空地遠方千米處的半空中,一團暗紫色的深淵魔氣,如黑暗中的妖魔,不斷的扭動變幻著。

那團浮動在天上的深淵魔氣,一會兒形成巨大的風暴渦旋,一會兒如幽深的洞穴,一會兒又變成吞噬萬物的猙獰巨口。

一道道紫色電芒,一簇簇紫色的火焰,在其中不迭浮現爆碎,形成一股股擴散向四周的洶湧能量波盪。

臨近那片區域的生命,被那些蔓延的能量波盪影響,都會漸漸控制不住內心的嗜殺**,要咆哮著大戰八方。

變幻著的深淵魔氣處,隱隱可以感知到一股股恐怖的靈魂氣息,似乎有驚天動地的強者已經潛伏其中。

林間那片開闊的空地,玄珞等人之所以一言不發靜坐,就是在抗衡那秘境入口湧現的可怕波動。

也是藉助於那些異常的能量來淬鍊血脈。

「咻咻!」

兩道身影在空中掠動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靜坐中的玄珞,率先張開眼,並立即站起。

「蒼曄!從我過來起,你就一直秘而不見,現在你終於肯出來了?」玄珞如一塊鋒利的冰棱插在大地上,他猛地看向蒼曄和乾煋過來的方向,厲聲道:「你可是害怕我報仇雪恨?」

「一個手下敗將而已,我會怕你?」蒼曄清冷淡漠的聲音,不急不緩地傳來,「我只是厭煩你,不想看到你,不想你出現在我的視線中。」

「那你為什麼現在過來?」玄珞冷聲道。

「廢話!我要領隊進入秘境,自然要來這裡。」蒼曄不耐煩地道。

「進去之前,你我先戰一場,我倒你這幾年是否真如外面所的那樣,已強大到能朝著八階血脈邁進!」

玄珞一邊著,體內玄冰血脈已激發出來,一塊晶瑩的冰甲,不覺間已覆蓋其身。

「烈焰家族那邊有一個混血者過來,你要是精力無處發泄,可以找他去活動活動。」蒼曄面具下的眼瞳,閃現出詭異的光芒,「他來了。」

「姐,你這是搞什麼啊?」乾煋苦笑道。

「我想看看玄珞,還有那個在靈域外層的空間亂流域,從我手中逃脫的傢伙,如今都有什麼長進了。」蒼曄漠然道。

她這番話剛落,秦烈和流漾等人,果然趕了過來。

不等秦烈反應過來,蒼曄的手指就在了他的身上,沖玄珞道:「你先給我教訓一下他,等你勝過他以後,我才會接受你的挑戰。」

「好!」玄珞一口答應下來。

下一刻,他連開場白都沒有,就已朝著秦烈衝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