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深淵秘境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深淵秘境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02 18:37  字數:3119

夜色下的招魂島,因秦烈的離開,驟然變得無比的安靜。

韓茜一隻玉手按著胸口,臉色陰沉如水,雙眸死死盯著秦烈離開的方向。

一眾韓家和九重天的武者,此刻已聚集於此,都在咒罵著。

「媽的!怎麼會有域界之門在此!」

「那域界之門似乎是突然形成的!」

「絕不是一般常見的那些域界之門!」

「看來他是有備而來!」

那個韓家的老僕,默然來到韓茜的身旁,輕聲道:「小姐,你沒事吧?」

他微微垂著頭,不敢去看韓茜胸口的位置,以免讓韓茜覺得難堪。

「我沒事。」韓茜有些木然地搖了搖頭。

沒有繼續多言什麼,她御動著那一層魂壇,倏地從此地離開。

她徑直來到招魂島最為邊沿之地。

這時候,她才垂下頭來,看著胸口那片白皙如美玉的光滑肌膚。

那片白嫩肌膚上,赫然有著五個鮮花指印,極其的醒目。

從那赤紅的手印上,韓茜還能感覺到一絲絲痛意。

盯著那手印看了一會兒,她覺得越來越刺眼,如一個響亮的耳光,狠狠地抽打在她的臉上。

她清楚地知道,那隻手在撕裂這片胸衣時,還重重在她豐挺的酥胸上用力地捏揉了一下。

那是她一生中從未遭受過的屈辱!

「我會將你千刀萬剮!我發誓!」她咬著貝齒,在心中暗暗厲喝。

半響後,換了一件衣裳的她,冷著臉重新回到黑曜石宮殿所在地。

「我們返回中央世界!」她不耐道。

「唔?」

眾人一臉驚異莫名地看向她,都覺得奇怪。

「小姐,還有時間的。」韓家的老僕出言提醒。

「他離開招魂島藉助的域界之門。遠超我們的認識,那顯然是可以隨便移動的。」韓茜冷著臉,道:「既然如此。我們就不用繼續浪費時間去尋找了。」

能隨便挪移的域界之門,的確太難定位找尋。繼續留下來,也不可能會有收穫。

韓茜果斷選擇放棄。

——她並不知道「星門」只是秦烈的一種血脈天賦。

「也好。」

聽她這麼一解釋,眾人也反應過來,都點頭表示同意。

於是,在墟地徘徊多日的他們,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

……

七靈島一座幽暗閣樓內。

秦烈一隻鮮血淋淋的左手,擰著一片水藍色的女性胸衣,倏地從星門內飛了出來。

「主人……」

正在和藺婕一同修鍊的庄靜。默默站了起來,一臉怪異地看著他。

藺婕盯著他手上的東西看了一眼,俏臉一紅,垂著頭沒有吭聲。

「這傢伙,也不知道去何處禍害人了,竟還弄得這麼狼狽。」她暗暗道。

「咳咳!」

眼見她們眼神怪異,秦烈乾咳了兩聲,解釋道:「剛剛在招魂島和韓茜那賤人交了手。」

「韓茜?」庄靜來了興緻,笑盈盈地問道:「主人怎麼樣她了?」

只要是來自中央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和韓茜之間的糾葛。也知道他是被韓茜害「死」,才導致秦家最終敗離中央世界。

一聽聞他剛剛和韓茜見過面,不單單是庄靜。就連藺婕也表露出明顯的興趣。

「那賤人已經築造出一層魂壇,我也沒本事現在就殺死她。」秦烈皺著眉頭,哼了一聲,道:「不過我總算也佔到點便宜了!」

「就這個?」庄靜噗哧一笑,明眸泛著促狹之意,「就為了這個,還差點賠上一隻手?值得么?」

秦烈尷尬起來。

庄靜美眸一轉,抿嘴輕笑,「主人要是對這樣的東西有興趣。只要提點一下,人家自會乖乖奉上。怎敢傷了主人一根汗毛?」

話罷,她還衝秦烈拋了個媚眼。一副任君採擷地媚樣。

秦烈嘿嘿一笑,道:「我還有事。」他抽身欲走。

「主人要是對我的沒興趣,師妹的也行呀,你要不要?要的話,我這就讓師妹脫下來給你?」庄靜嬌笑道。

藺婕滿臉羞紅,輕啐道:「師姐你閉嘴行不行?」

她不像庄靜那麼放得開,即便已明白自己的處境,也無法如此直白的將自己呈現給秦烈。

「算了。」秦烈搖了搖頭,轉身走了出去。

屋內,庄靜和藺婕忽然沉默下來,眼中有著一絲黯然。

……

秦烈走出來,沉吟了一下,將葛榮光招呼過來,吩咐道:「你回一趟暴亂之地,將寒冰島的林涼兒送入寒寂深淵。」

葛榮光點頭,沒有多問一句,立即動身去辦事了。

他旋即以星門踏入泊羅界地底。

地底深處,只剩魂獸分身還在,正以獨有的秘術,將阿特金瑟的金色獨角,融入那巨大的白骨鐮刀內。

昏暗的地底石宮中,一道道的金光本來璀璨奪目,充斥著驚人的凌厲氣息。

他本體一來,一切恢復了原狀,那分明縮小了一大半的阿特金斯的獨角,也安然落在了白骨鐮刀上。

他和魂獸分身靈魂相通,不需要以語言交流。

因此,他直接從空間戒內,將那根封印著第一巫蟲的木雕取出,隨意仍在了魂獸的蹄足旁。

他準備在魂獸煉化了阿特金斯的獨角以後,讓魂獸將第一巫蟲也給淬鍊一番,使其變成和苗風天他們一樣的魂奴,令他能完全掌控。

「別這樣,求你了!」

木雕內,第一巫蟲已意識到不妙,在其中大呼小叫。

一過來,感知到魂獸的身上和秦烈一模一樣的氣息,還有比秦烈強大了千百倍的靈魂波盪,它立即醒悟過來——秦烈有辦法對付它。

明白這一點後,它終於惶恐了,趕緊想要投降。

「遲了。」秦烈搖了搖頭,漠然傳訊,「下次我們再見時,你會比現在老實一萬倍,會真正效忠於我,那才是我想要的結果。」

「那樣就不再是我了!」第一巫蟲在木雕內尖嘯。

「我並不在意。」秦烈冷聲道。

「求你饒過我,我什麼都答應你,我……」第一巫蟲還在挽回。

可惜秦烈已重開星門,由泊羅界,直達極炎深淵。

……

極炎深淵,烈焰魍掌控的那一支大隊。

眾多懷有烈焰家族血脈的神族武者,散落在一個個岩漿潭池,藉助於岩漿內的炎能修鍊家族秘術。

九階血脈的烈焰魍,高高端坐在一塊烙鐵般的赤紅岩石上,周邊十米內不滅烈焰洶湧焚燒著。

他那片區域無人膽敢靠近。

突地,一道火炎流星從天外飛逝而來,電閃雷鳴之間,就到了烈焰魍身旁。

火炎流星倏然一變,化身為一個和烈焰魍相似的彪形大漢。

「大哥,你怎麼來了?」烈焰魍驚喝道。

來人名叫烈焰煬,也是九階血脈的神族強者,在烈焰家族的地位比烈焰魍還要高一籌。

「黑暗家族在黑暗深淵中,發現了一個特殊的未知秘境,可那秘境卻和黑暗深淵的本源規則息息相關,一旦強行破開來,會導致黑暗深淵的本源永久的失衡。」烈焰煬臉色深沉,道:「經過黑暗家族的反覆探查,確定八階血脈以下的族人,似乎不受黑暗深淵本源規則的影響,進入應該沒有問題。黑暗家族那邊,已經在準備進入,我們因為之前幫過他們的忙,我們也被允許派遣一個小隊過去。」

「那秘境……黑暗深淵的大領主怎麼說?」烈焰魍問道。

「他們似乎也一無所知,沒意外的話,那秘境存在的時間……應該比黑暗深淵的惡魔大領主的壽命還要長!」烈焰煬神情嚴峻道。

「比大領主存在的時間都長,難道……」烈焰魍駭然失色。

烈焰煬重重點頭,確定了他的猜測,然後才說道:「我麾下的那些小隊,沒有戰鬥力特別出眾的,所以這好事我讓給你,正好……我們侄兒乾煋也在你這兒。」

「我明白了。」烈焰魍笑了起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