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一片胸衣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一片胸衣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1-02 13:23  字數:3472

「給我出來!」

韓茜看也沒看四面,只是站在她那魂壇上,以漫天水汽感知天地。

以她為中心,八方四面,每一片空間都被茫茫水汽覆蓋,以靈魂感知的話,可以看到條條亮銀色的水簾,將天和地都給充滿。

那條條亮銀色的水線,都烙印著她的一絲精魂,幫助她窺視天地。

一片水汽中,秦烈隱去的身影,驟然凝現出來。

「嘩啦啦!」

他聽到水流涌動的聲音。

一道道由水之力量形成的亮銀色利箭,帶著海妖的吟唱,又一次衝擊而來。

「還來……」

秦烈哼了一聲,眼睛變成冰冷的銀白色,全身都冒著寒氣。

他要以極寒力量,將那一道道利箭,跟直接凍得炸裂開來。

「沒那麼簡單了。」

韓茜念頭一動,她身下的那座一層魂壇,忽地朝著秦烈漂浮而來。

這一刻,在秦烈的靈魂感知中,彷彿有一個遼闊的深海,猛地從她身上灌落而來。

萬鈞重力,攜帶著驚濤駭浪,無窮無盡的深海狂波,洶湧蓋頂。

「轟!」

秦烈懸浮虛空的雄偉身子,如被無形的巨山衝擊了正著,隕石般狠狠地撞擊在那座黑曜石宮殿。

「喀喀喀!」

精鐵般堅固的黑曜石岩壁,像是巨大的鏡面裂開,綻現出蜘蛛網般的細密裂痕。

韓茜則是高高端坐在水瑩瑩的魂壇上,柔靜如水的月光下,她如畫的眉目中,繚繞著森森寒氣,冷冷看向淹沒在黑曜石宮殿內的秦烈。

她眼中的傲然之色,比三百年前。還要顯得盛氣凌人。

「你的確比以前長進了很多,可惜你血脈覺醒的時間太遲了,你的境界也沒有達到不滅。最重要的是……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夠聰明!」

她倏地冷笑起來。

「我要是你。就如老鼠一樣老老實實地躲起來,等體內血脈突破到八階。等跨入不滅境,築造出魂壇以後,再出來找我報仇。」

她環顧四周,搖了搖頭,嘴角勾起一個優美卻冷酷的弧度。

「而且你還傻的和當年一樣,只是孤身一人來見我,可見你在三百年以後,也僅僅只是模樣和實力提升了。至於智商……依舊沒有太多的改變!」

她高高在上,冷眼嘲諷,極盡諷刺。

她已經以靈魂意識窺探了八方天穹,她肯定附近應該沒有秦烈帶來的強者,所以她忽地覺得秦烈和當年一樣可笑。

孤身一人獨創虎穴,在她的眼中,根本就是毛頭小子才會有的表現。

三百年了,死過一次的秦烈,竟然還是如此的天真魯莽,令她自然而然又將秦烈看低了下去。

而且。她剛剛動用了魂壇力量和血脈力量的一擊,威力足以將大多數同級別的不滅境初期武者,都給轟成重傷。

她覺得秦烈已經失去再戰之力。

自認為勝券在握的她。自然要以勝利者的姿態,來宣洩一下近期的鬱悶和煩躁。

遠處,那些韓家和九重天的不滅境武者,在附近活動了一番,也沒有搜查到外來者。

韓茜這邊,又明顯不需要他們操心,他們也都放鬆下來,以一種戲謔的目光,望著韓茜貓捉老鼠般戲弄秦烈。

「不滅境。八階的海族血脈,也沒多了不起。」

一堆黑曜石碎塊中。秦烈冒出頭來,仰望著盛氣凌人。月光下艷光四射的韓茜。

「賤人,你的確比韓磊那個窩囊廢強大一點,不過……這並不能改變什麼。」說話間,他不急不緩地從亂石堆內飛出來,平靜地說道:「你低賤的出身,還有身上海族那低賤的血脈,永遠不可能將你帶到我所能達到的高度。而我,不會著急殺死你,我會先從你們韓家開始,將你的那些親人,一個接著一個的斬殺。」

「不久後的將來,我要你赤身**跪在我面前,求著我,讓我狠狠地操你!」

秦烈身披閃電,嘿嘿怪笑著,衝上了和韓茜齊高的天空,**裸的眼神直勾勾盯在她身上。

在他絲毫不加掩飾目光下,韓茜禁不住身子一冷,有種被地獄惡魔給盯上的可怕感。

不知為何,面對秦烈如此放肆的惡毒目光,她竟然不敢與其對視。

「小姐!殺了他!」

遠處,韓家的那些族人,聽到他惡毒的詛咒和威脅,也都心生一股寒意,突然厲喝道。

九重天的那些武者,則是暗暗皺眉,對秦烈毫髮無損的冒出,流露出凝重的表情。

「神族血脈,果然非同小可……」他們警惕起來。

幾人忽視一眼,決定要小心提防,一定不能讓秦烈活著從此地離開。

「我馬上就撕爛你的那張嘴!」

韓茜明眸寒光如冰刀,玉指一點身下的魂壇,將一柄銀燦燦的三叉戟靈器取出。

這是她突破到不滅境以後,被九重天賜予的一件天級三品靈器,三叉戟還是適合她血脈和靈訣的專屬靈器。

「海之三重浪!」

三叉戟的三根棱刺之中,驟然狂飆出三道凌厲的銀光,那些銀光一脫離三叉戟,突然化為層層疊疊的海浪。

海浪當中,許許多多的幻象,如海市蜃樓般浮現出來。

韓茜和她的那一層魂壇,在幻象疊生以後,倏地消失不見。

可她身上的恐怖氣息,卻像是在突然之間,充滿了每一個幻象,每一片空間。

「嘩嘩嘩!」

秦烈只聽到周邊傳來的水流涌動聲,可是已看不見韓茜的蹤影,甚至也感知不到她的一絲靈魂波盪。

就在他暗暗驚異之時,突然間,那層層疊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