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會面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會面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29 19:17  字數:2487

每一次境界的突破,都和三個方面有關,靈魂力,靈力,心境意識的提升。

對秦烈而言,因魂獸分身的存在,他暫時不會為靈魂力擔憂——他可以通過魂獸獲取源源不絕的魂力。

另外,由於這具血肉軀體足夠強悍,因血脈的強大,還有兩個心臟的存在,他在修鍊時能吸取更多的天地靈氣。

這使得他靈力的積累也比常人要快上許多。

他真正欠缺的只是心境意識的提升。

心境的增長,除了對力量認知的加深以外,還有就是閱歷和心態的變化。

時隔多年,終於開始接觸秦家人,開始逐步融入中央世界,他在振奮之下,揚眉吐氣,心境開闊,突然間彷彿暢通了四肢百骸。

涅槃境初期到中期的突破,也就變得順理成章了。

他以心神感知全身,已經覺察到丹田靈海開始變化,能看到一簇簇不同屬性的靈氣,形成了雲團狀。

極寒氣息,雷霆閃電,大地之力,都在靈海內蠢蠢欲動。

「好像真要突破了……」秦烈道。

宋婷玉一臉訝然,「這個時候也不知是好還是壞。」

「自然是好事。」秦烈笑了笑。

另一邊。

從域界之門剛剛走出的一行人,懸浮於半空,一眼看到遠方七靈島上的一道身影。

因血脈沸騰,從而一頭長髮火紅如血的秦烈,顯得極其惹眼,相隔好遠,眾人都能看出他身上的奇特之處。

「是他嗎?」

陳霖淡漠的臉上,閃現一個驚詫的表情,他有些不確定地看向繆怡姿。

三百年來。他雖然關注著秦烈的消息,卻對秦烈的模樣沒有全新的認識。

——他並不知道秦烈變成了什麼樣子。

遠處的秦烈一頭紅髮如燃燒的火焰,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那麼的強烈驚人,令他都有點不敢相信。

比起三百年前。今日的秦烈,就像是另一個人。

所以他需要繆怡姿來幫忙確認。

「不一樣了是吧?」繆怡姿淡淡道。

陳霖點點頭,道:「的確不一樣了。」

「紅髮!紅目!那小子還真的覺醒了神族鮮血!」甘飛鵬怪叫起來,也顯得很是驚詫,「奇怪,真是奇怪啊,難道死而復生以後,更加容易覺醒血脈不成?」

「涅槃境初期!不。不對!」巴駝子猛地尖叫起來,「他即將突破到下一個小境界!」

眾人一驚後,紛紛以靈魂意識來感知。

大多數都是虛空境的眾人,一道道攝人的目光,齊齊凝聚在遠方的秦烈身上。

霎那間,秦烈如被數十道看不見的繩索給纏繞住,那些繩索還能透視一般,在他渾身筋脈內遊盪著,一一落向他丹田部位。

「斬!」

千百道電光雷芒,從他識海內洶湧而出。如出閘的蛟龍,狂烈地衝擊著那些外來的魂絲。

「劈哩啪啦!」

一道道碎小的電弧,從他體表閃現出來。彷彿電火一簇簇覆蓋在他的身上。

巴駝子等人,熠熠生輝地眼睛,突然濺射出電花出來。

「媽的!」

甘飛鵬大叫一聲,小眼睛內,竟然有淚水滲出來,模樣頗為狼狽。

梵淦和華安陽等人,也是揉著通紅的眼睛,如哭過一般。

姬家的一些人,也是大罵不已。

只有姬堯。陳霖和繆怡姿幾人,驚異地看向秦烈。一臉的若有所思。

陳霖看向繆怡姿,道:「師妹……」

不等他多言。繆怡姿搖了搖頭,道:「別問我,我也不清楚。」

陳霖愕然。

他好奇只有涅槃境的秦烈,為什麼可以將甘飛鵬等人的靈魂意識給剔除體外——這不符合常理。

他以為和秦烈有過接觸的繆怡姿或許知道一點。

可惜繆怡姿果斷否決了。

「這傢伙只有涅槃境而已,怎會有那麼強大的靈魂力量?」甘大胖子怪叫連連。

巴駝子和梵淦等人,臉色也漸漸凝重起來。

他們並不知道,剛剛秦烈稍稍動用了一點魂獸的靈魂力,特意用來給眾人一個下馬威。

九階的魂獸分身,靈魂力之強,要遠遠超過在場的眾人,在他添加了雷霆閃電之力以後,要破掉巴駝子等人的靈魂窺知,簡直輕而易舉。

「果然是有點長進了。」梵淦沉聲道。

這邊眾人一邊談話,一邊朝著秦烈所在的七靈島而來,吃過虧以後,他們沒有再次以靈魂意識感知,而是以眼睛觀察。

七靈島上,秦烈淡然一笑,道:「歡迎各位叔伯大駕光臨!」

「你小子是不是又要突破境界了?」

姬堯呵呵笑了起來,他和秦烈已經非常熟識,這讓他顯得比秦家人,都要和秦烈親近。

「快了。」秦烈笑著回應。

姬堯豎起大拇指,為秦烈打氣,「厲害,血脈覺醒以後,果然是不同凡響啊!」

他很清楚這趟眾人到來的真實目的,就是要弄清楚今日的秦烈是否已經改變,從而決定要不要大舉踏入深淵。

姬家……在他的說服下,早已有了決定,反倒是秦家和補天宮,還有些猶豫。

「你小子真是秦烈?」甘飛鵬大呼小叫道。

「擁有神族血脈者,貌似只有我一個。」秦烈揚眉道。

此時,陳霖慢悠悠走來,深深地看向他,取出一封信,道:「你爺爺給你的。」

「陳叔?」秦烈輕道。

陳霖扯了扯嘴角:「是我。」

秦烈畢恭畢敬行禮,垂頭道:「我以前很多事不太記得了,陳叔勿怪。」

從另一個「他」的記憶中,他知道面前這個乾瘦老頭,以前就一直很照顧他,從沒有真正將他捨棄。

在秦家,這老人乃是為數不多的幾個,真心實意對他的人。

所以他很認真地行禮致謝。

「少爺太客氣了。」

陳霖忙將他攙扶起來,冰冷的眼瞳之中,有著一絲很隱諱的欣慰之色。

「少爺比起以前的確懂事多了,老爺要是看到現在的少爺,一定會非常高興。」他輕聲說道。

「爺爺為何沒來?」秦烈詢問。

陳霖指了指那封信。

秦烈不再多言什麼,將那封信拆開,低頭看了起來。

他在看信的時候,旁邊的眾人也在看著他,留意著他臉色的變化。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