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八層煉獄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八層煉獄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26 20:00  字數:3056

??

維塔斯,則是深淵領主弗洛里斯和一個魅魔奴隸生下的後代,雖然他幸運的繼承了弗洛里斯的強大血脈,可因為他母親為魅魔,導致他在弗洛里斯的眾多後裔當中,處於最低微的那個地位層次。

就連弗洛里斯也從未將這個兒子放在心上。

弗洛里斯後裔太多,他不認為有著部分魅魔血統的維塔斯,將來能夠有所成就。

他也從心眼裡鄙視魅魔的低賤血脈。

就是因為這樣,同為他的後裔,埃弗里才敢肆無忌憚地譏諷嘲笑維塔斯。

「魅魔血脈……」

秦烈暗暗思付著,眼中雷光閃爍,以靈魂和魂獸分身交換訊念。

他魂獸分身的主魂,融合了魂之始祖的殘碎魂念,還有另外一名魂族強者的靈魂記憶,所以對很多古老的事情都有所認識。

他隱隱聽說過一些關於魅魔的隱秘事情。

他在魂獸分身內慢慢找尋……

近期,因為魂獸分身靈魂逐漸融合魂之始祖的記憶殘念,他對很多事情的了解越來越深刻。

以前的魂獸卡達克,包括柯蒂斯等修羅族族人,都不知道深淵共有多少層面。

這說明奪舍魂獸的那名魂族族人對深淵的了解依然不夠深刻。

然而,隨著魂之始祖殘魂記憶的復甦,隨著他魂獸分身魂力的增強,他終於知道深淵一共有一百零八個層面。

多年前,乃是魂祖領著三個魂獸,從暴*之地深海內的深淵通道降臨靈域。

和靈族那名藍發女人交戰的主力,應該也是魂祖,他在四名魂族族人的地位應該最高。

甚至於,另外分別寄托在噬魂獸、血魂獸和暗魂獸身上的魂族族人,根本就是他的麾下。

所以魂祖了解深淵更深層的秘密。

因此,近期隨著魂獸分身的力量增強,屬於魂祖的殘碎記憶,也漸漸融入他腦海。

他於是知道了更多奧妙。

一段關於魅魔的記憶,在秦烈的腦海深處,倏地跳躍出來。

「深淵一百零八個層面,上方一百個層面體系相近,組成深淵的力量和惡魔種類的實力層次,都相差不太多。然而,深淵最底層的八個層面,卻更加不同尋常,為浩瀚星空中最為兇險恐怖之處。」

「那八個深淵層面,被稱呼為八層深淵煉獄——深淵當中的煉獄!」

「八層深淵煉獄,只有最強大的深淵惡魔,才能生存下來。」

「在大多數情況下,深淵上方一百個層面的深淵惡魔,只有達到深淵大領主的巔峰力量層次,才能穿過深淵通道進入最底下的八層深淵煉獄。」

「很多九階血脈的深淵領主,在沒有蛻變到十階血脈之前,可能都不知道最底下八層深淵煉獄的存在。」

「就在那八層瘋狂的深淵煉獄之中,其中一個深淵層面,最恐怖的統治者,就是一個魅魔。」

「一個十階血脈的魅魔。」

「血脈低賤的魅魔,廣布在上方一百個深淵層面,隨處可見,大多數都是二階、三階、四階血脈者。」

「低賤的魅魔永遠都是被奴役的存在,血脈進階極為艱難,就算是進階了,也看不出明顯的力量提升。」

「然而,就是這等最低賤,最難以進階的魅魔,等有朝一日能蛻變為深淵領主了,就會突然覺醒幾種極為恐怖的血脈天賦。」

「成為深淵領主以後的魅魔,將會變成深淵之中,最為強大的那種存在。」

有關魅魔的一段隱秘記憶,經過秦烈的苦苦找尋,從靈魂深處被擰了出來。

……

「該死的神族小子,從現在起,你是我的獵物了!」

埃弗里揮舞著火錘,駕馭著一塊巨大火焰浮石,囂張跋扈的一路狂吼而來。

他身旁火海中,幾十個六階、七階的炎魔散落著,顯然乃是效忠於他的麾下。

秦烈眯著眼,凌空站在火海上方十米處,靜靜看著這群以埃弗里為首的炎魔。

「沒八階血脈的炎魔,應該不會構成太大的麻煩,我就不召喚魂奴作戰了。」

觀察了一下,秦烈心中有了決定,旋即全力激發血脈力量。

血霧茫茫的「炎界」,隨著他血脈能量的沸騰,如瑰麗的暗紅光罩往四方蔓延。

極短時間內,他以烈焰血脈形成的「炎界」,已籠罩周邊上下左右五十米空間。

炎界之中,無數烈焰神文,如碎星點綴在夜空,閃閃發亮。

熾熱,狂烈,令人眼花繚亂的火焰氣流,如彩虹飄蕩在炎界上方,更添炎界的聲勢。

「汩汩!」

炎界底下,被籠罩的火海,也蒸騰出火焰氣泡。

濃稠的火紅煙霧,從火海上飄逸出來,將炎界內部的空間,給充溢成紅燦燦的顏色。

如烈焰形成的神奇秘境。

一滴滴晶瑩剔透的本命精血,漂浮在他身旁,令他如群星環伺。

「焚日輪!」

滴滴蘊含烈焰天賦烙印的精血,相互間不斷融合,化為熾烈奪目的火焰光輪。

炎界內,無數閃爍的烈焰神文,如火焰精靈,一看到火焰光輪凝成,就會主動閃入輪盤之內。

五個火焰輪盤,就在秦烈的炎界之中,如烈焰滔天的車軲轆,呼嘯著飛滾向以埃弗里為首的炎魔群。

火焰光輪在火海滾盪之時,不斷濺射著烈焰神光,一簇簇不滅火焰落入火海。

「哧啦!」

火海中,一條條火蛇被拉扯出來,靈巧扭動著,成千上萬,隨著火焰光輪纏繞向炎魔。

「噗!」

「轟隆隆!」

千萬火蛇,和五大火焰輪盤,一落入炎魔群之中,立即形成震蕩天地的爆滅轟響。

許多低階炎魔,被火焰光輪轟擊正著,皮堅肉厚的軀體,竟突然炸裂成血塊。

更多的火蛇,內部傳來腐蝕血肉的氣息,就在那些炎魔身旁爆裂。

蓬蓬火焰汁水,由爆裂的火蛇飛濺出來,傾盆大雨般澆灌在炎魔身上。

一頭頭炎魔,被那些火焰汁水潑到身上,最小的傷口,都會立即潰爛。

炎魔群驟然發出凄厲慘叫。

就連為首的埃弗里,胸腔一道舊傷口,被火焰汁水濺射以後,也是迅速綻裂。

一種腐蝕的氣息,從他綻裂的傷口傳來,令他的傷口血流如注。

埃弗里站在赤紅浮石上,怔怔看著胸腔處的傷口,一時有些茫然。

他似不知已癒合的傷口,為何突然綻裂,為何如中了劇毒般迅速腐蝕糜爛。

他困惑的甩了甩碩大頭顱,手中的火錘,則是狠狠地搗向秦烈以血脈力量凝結的炎界。

火錘近十米長,通體成赤紅色,表層深淵秘紋如雲團火簇。

火錘搗來時,埃弗里一隻手捶胸咆哮,雙瞳兩道熾烈岩漿流淌出來。

一絲絲肉眼可見的炎能,隨著埃弗里的咆哮,從火海之中,空氣之中,周邊火山內,驟然飄離出來。

那些炎能如微小的閃電流星,頃刻間,已全部匯聚在火錘內。

砸向炎界的火錘,如變成一座聳天的火焰山川,以尖銳的山頂,重重刺在炎界上。

那一霎,一股凶狂暴戾到無法想像的巨力,以滔天火焰催動,就在火錘碰觸到炎界之處瘋狂灌泄而來。

炎界如被巨劍穿破的火焰天幕,一下子破開一個巨洞,洞口內無數烈焰神文爍爍閃耀,勢要將洞口堵實。

然而,已沖入炎界的那火錘,依然在瘋狂吸納著這片天地間的炎能。

狂烈洶湧依舊。

捅了進來的火錘,如赤紅烙鐵,令秦烈的炎界始終無法癒合。

火海浮石上的埃弗里,眼瞳流淌著岩漿,帶著恐怖的氣勢,連人帶著身下的火焰巨石,隕星般狠狠撞擊而來。

「純粹的炎魔血脈,果然爆裂兇悍,不愧是深淵領主的大兒子!」

……R1152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