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秦家附庸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秦家附庸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24 18:40  字數:3855

域外。

古煦界。

終年都是春天的山谷中,廣場上,一個個奇形異狀的域界之門洞開著。

那些域界之門,一共有十二個,有的璀璨如多面晶體,有的如一團漩渦涌動著,有的如漆黑洞穴,有的如清冷明月。

十二個不同形態的域界之門,此時都打開著,不時有強者穿越而來。

「咻咻咻!」

一座座四層,五層,六層的魂壇強者,從十二個域界之門內不斷閃爍出來。

這些強者大多數都是人族,也有一部分為別的種族,可幾乎都是虛空境和九階血脈的層次。

其中曾和六大勢力有過交鋒的巴駝子,赫然也在這行人當中。

時間流失,十二個開啟的域界之門,依然沒有關閉。

陸陸續續的,還有虛空境的強者,不時從別的域界趕來。

廣場上,乾瘦如材的陳霖,在域界之門中央肅然而立。

那些先來著,和陳霖打過招呼以後,就三三兩兩散落著,交頭接耳。

「嗨,巴駝子,老家主召集大家過來,是不是要重返中央世界了?」

一名穿著暗紅長袍,身材臃腫的大胖子,眯著小眼,笑呵呵的詢問道。

大胖子身高近兩米,肥大的手指頭上,帶滿了空間戒指,一副暴發戶的派頭。

此人名叫甘飛鵬,乃是血陽府的府主,虛空境後期的修為,八百年前就築造出六層魂壇。

血陽府乃秦家十二大附庸勢力之一。三百年前在靈域。甘飛鵬的血陽府。始終壓制著君天耀的太陽宮,令太陽宮喘不過氣來。

當年,在靈域眾多次一級黃金級勢力當中,血陽府乃是比太陰殿、太陽宮、蒼炎府都要令人忌憚的存在。

秦家對九重天動手時,血陽府也是一馬當先,令九重天下方勢力損失慘重。

隨著秦家被六大勢力聯手擊潰,血陽府也被迫從靈域撤離,縮入域外星空。

三百年過去了。甘飛鵬帶領著血陽府的強者,通過對一個個未知域界進行探索,收穫頗豐。

很多隸屬於秦家的各大勢力首腦,都知道三百年以後的血陽府,在甘飛鵬的帶領之下,比以前還要強盛。

秦家內部甚至有傳言,說有「甘大胖子」之稱的甘飛鵬,已經在著手準備築造第七層魂壇的材料了。

一旦甘飛鵬築造出第七層魂壇,躋身到域始境的層次,血陽府就可能更進一步。有蛻變為頂尖黃金級勢力的可能。

「不知道。」一臉疙瘩的巴駝子,弓著腰。懶散地說道:「反正肯定有事宣布就對了。」

「你這不是廢話?」甘飛鵬哼了一聲,說道:「最近五十年,老家主都沒有召集大家,肯定是有大事啊。」

「半月前發生在靈域的事情,大家是不是都聽說了?」一名中年文士模樣的消瘦男人,壓低聲音,沖眾人說道:「君天耀和柳賢哲被殺那事?」

消瘦男子名叫梵淦,乃是秦家十二大附庸「獄網」的首腦,同樣是六層魂壇強者。

梵淦一說起太陽宮和太陰殿一事,廣場上眾多強者,都紛紛流露出濃厚興趣。

一群人都聚集過來。

甘大胖子眯著小眼,笑眯眯看向陳霖,揚聲道:「陳老大,聽說是秦少爺領著一群人,將君天耀、柳賢哲幹掉了?可是真的?」

一群虛空境強者,視線也全部落在陳霖身上,神情各異。

這些人,三百年前在靈域中央世界,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他們或是次一級黃金級勢力的首腦,或者是橫行一方的秦家供奉,每一個都和秦家關係密切。

他們幾乎都和秦烈見過面,都知道秦烈的脾性,知道秦烈的為人和實力。

他們之中的一些人,雖然早已離開靈域,可依然有途徑知道發生在靈域的事情。

尤其是近期。

近期,六大勢力如瘋狗一般沖入域外星空,四處找尋秦家還有他們活動的域界。

他們當中一些人對外的據點也被六大勢力搗毀。

秦家,則是由老爺子傳話,吩咐他們稍安勿躁,讓他們潛隱起來,暫時不要和六大勢力正面衝突。

他們都忍著一肚子氣。

突然間,聽到太陽宮和太陰殿的首腦,竟然在太陽宮的老窩被人斬滅,他們頓時一掃心中的霉氣,都神清氣爽起來。

他們趕緊打聽詳情。

當他們聽說,將君天耀、柳賢哲擊殺,摧毀了整個太陽宮的人,竟然是秦烈以後,都是又驚又疑。

他們對三百年前的秦烈都心知肚明。

他們知道秦烈是什麼樣的脾性,知道秦烈給秦家帶來了多少額外的磨難,也清楚若非秦烈被當成突破口,秦家和他們不至於顛簸流離到域外星空三百年。

三百年了,他們至今不能重返靈域,不能回到那片肥沃故土。

他們之中,很多人對秦烈意見很大,很多人對秦烈暗生不滿。

因此,當他們聽說這趟竟然是秦烈,領著一群人將太陽宮毀滅以後,都是半信半疑。

他們甚至懷疑這是秦家故意為秦烈的復活造勢。

這些人,從心眼裡不想秦烈成為秦家的第三代領袖,所以很關心此事。

陳霖臉色淡漠,。

他知道這些人心中想些什麼,他沉默了一會兒,淡淡道:「好像是這樣。」

「呵呵,陳老大啊,聽說是因為你師妹被困?不會是陳老大你親自出手,領著秦家的強者殺過去,然後將功勞都安在秦少爺身上吧?」甘大胖子怪笑道。

其餘人臉色古怪,看他們的神情,分明也是如此認為。

陳霖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