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血洗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血洗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21 20:02  字數:2445

聽著君天耀的嘶吼,秦烈慢慢回憶起一些事情,一些本屬於另一個「他」的記憶。

繆怡姿和陳霖這對師兄妹,很早之前,就和秦家有著來往。

兩人的師傅曾是他爺爺秦山的摯友。

因為這個原因,陳霖和繆怡姿的少年時代,就時常和秦浩一同外出遊歷。

繆怡姿少女時期就已經仰慕秦浩。

秦山和她的師傅,當年也都有意撮合兩人,希望她和秦浩能走到一塊兒。

可惜年少不羈的秦浩,一心追尋武道力量極致,並沒有將身邊的繆怡姿當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伴侶。

他只是將繆怡姿當成小妹來看待。

多年後,在域外星空突破境界的秦浩,帶著懷有烈焰家族血脈的秦烈回來,宣告著他和一名神族女子結合的事實。

繆怡姿對秦浩的最後一絲幻想宣告破滅。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繆怡姿都蜷縮在自己的私有秘境,沒有和外界接觸。

等繆怡姿認清事實,平靜了心境,從私有秘境走出以後,秦烈也已慢慢長大。

當初還是少年的另一個秦烈,因雙魂共生的問題,神族血脈遲遲未能覺醒,在武道一途的淬鍊上,也未能展現出驚人驚艷的天賦。

面對眾人的嘲笑,家族內長者失望的目光,三百年前的那個秦烈,因始終無法證明自己,最終不堪重負崩潰了。

他開始自暴自棄,開始自甘墮落,只想渾渾噩噩度過一生。

有那麼一段時間,因秦浩忙於修鍊,因秦山需要淬鍊神器,無法照看秦烈。就將其交由繆怡姿來教導。

秦山本希望身為女性的繆怡姿,能令秦烈洗心革面,能振作起來。

繆怡姿本就對秦烈沒有好感。

面對當時自暴自棄。自甘墮落,處於生命低谷中的秦烈。她恨其不爭,教導的方式也不夠柔和。

在繆怡姿眼中,秦山乃世間最卓越的煉器師,秦浩為一方豪雄霸主。

當時的秦烈,和秦山、秦浩相比,簡直就是窩囊透頂。

恨鐵不成鋼的繆怡姿,對待秦烈的方式,頗為的偏激——非打即罵。

她並不知道。那個階段的秦烈,因世間所有人的嘲笑,心中溢滿了負面情緒。

被她一次次刺激的秦烈,最終失控,做出了人神共憤的惡事——對她下藥欲圖不軌。

她憑藉著超強的境界修為,沒有讓秦烈得逞,反重傷秦烈。

事後,她對秦烈再沒有一絲一毫的期望,也因此和秦家決裂。

她再一次縮入私有秘境不出。

又過了一段時間,秦烈被韓茜和九重天陷害。慘死的消息流露出來。

她當時只覺得秦烈死不悔改,死有餘辜。

秦山和秦浩暴怒之下,率領秦家豪雄攻陷九重天的消息。她後來也知道了,依然保持著沉默。

六大勢力合力,重創秦家,粉碎秦浩魂壇的事情,她也陸陸續續得知。

可她知道她做不了什麼。

她只能繼續沉默,在暗中默默看著一切的發生,看著秦家退出中央世界,看著以前熟悉的一切,變得面目全非。

太陽宮廣場上。

隨著君天耀的辱罵。星門下方的秦烈,恍然間想起了過去的一些事情。

繆怡姿。也在君天耀歇斯底里的叫罵聲中,又對過往的那一番舊事。有了清晰的回憶。

秦烈在星門下臉色深沉。

繆怡姿端坐在六層魂壇之上,冷冽的眼瞳之中,也浮現一絲茫然。

她似沒有聽到君天耀的咆哮怒斥。

柯蒂斯和滕遠等人,本欲擊殺君天耀,等聽到他所說之事和秦烈有關以後,忽然沒有急著動手。

他們將君天耀團團圍住,皺著眉頭,在等候秦烈的指示。

他們都知道,秦烈對三百年前的事情已記憶不清,都覺得秦烈或許想要知道曾經發生過什麼。

所以他們放任了君天耀的叫嚷。

「主人……」

眼見君天耀如瘋狗一般,在耀日魂壇上,依然在大呼小叫,柯蒂斯只好以靈魂透傳秦烈。

他需要一個指示。

陷入回憶的秦烈,在柯蒂斯的呼喊聲中,眼睛漸漸恢復清明。

他視線重落在君天耀身上。

「小雜種!你就算是血脈覺醒,真以為能翻天不成?」君天耀見他看過來,大聲狂笑起來,「你秦家在域外星空的各個據點,已紛紛被六大勢力攻破,秦家還不是如縮頭烏龜一般潛藏起來?哈哈哈,秦家在三百年前,被重創遁入域外星空!三百年之後,在六大勢力的聯手攻擊之下,註定要化為煙灰!你和那賤人,不久以後都會和秦家陪葬!」

此刻,君天耀已注意到,他身邊的兩名太陽宮虛空境強者,被邪龍和九階朱雀聯手修羅族擊殺。

更遠處,一頭頭由苗風天操控的屍妖,在太陽宮別的領地肆虐著,正追殺著更多太陽宮的武者。

他知道,今日過後,由他一手創建的太陽宮,就會變成中央世界的一段歷史。

眼看著他花費數千年時間,辛辛苦苦創建的太陽宮,在他眼前被搗毀,他再難保持冷靜。

這讓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充滿了濃烈怨恨。

「秦家不會化為灰燼,我也不會陪葬。」

此刻,秦烈站在魂獸分身頭頂,慢悠悠朝著君天耀走來。

來自於魂獸的凶狂嗜血氣焰,如看不見的洪水,隨著他的身影,朝著君天耀淹沒而來。

「三百年前,九重天和各大勢力濺在我身上的恥辱,我會在不久以後,以他們的鮮血來洗滌乾淨。」秦烈臉色淡漠,語氣也平靜的令人心驚,「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