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君天耀的失控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君天耀的失控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21 11:36  字數:3080

幽月族的族老幽甫,在柳賢哲魂壇碎斷之時,如從另一個時空突兀重現。

他浮現以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已化為血人的柳賢哲。

幽甫想也不想,立即催發血脈秘術,以一道道凌厲月芒橫掃而來。

魂壇碎裂,乃是魂壇強者最慘痛的打擊,能直接重創武者的軀體和魂魄。

柳賢哲此時,就處於最為虛弱的狀態,根本無法承受幽甫的含恨一擊。

月芒如一柄柄利劍,刺入柳賢哲軀體,在他血肉中來回穿梭。

「嘭!」

柳賢哲的血肉之軀,內部傳來奇異爆鳴,骨骼碎斷。

在月淚化為一片明月光幕,將他碎斷魂壇籠罩之時,柳賢哲已自知無法收回魂壇。

他眉心之中,一簇靈魂之火閃耀出來,似要遁入虛空。

就在此時,從魂獸的眼瞳中,飛逸出一條條灰濛濛的絲線。

那些絲線在空中忽閃忽逝,瞬間就滲透柳賢哲眉心,下一刻,魂獸的血脈天賦——噬魂,已全力催動。

柳賢哲眉心的靈魂火光,在魂獸的血脈天賦下,漸漸熄滅。

他靈魂直接被魂獸吸納吞沒。

虛空境強者,就算是魂壇爆滅,肉身炸裂,只要靈魂能遁離,以後還有重新復活的希望。

他們最後一簇靈魂之火,甚至能一閃間,就遁入虛空消失。

除非精通空間秘術,亦或者有靈魂類的神器,才能斬斷他們最後一線生機。

擁有六層魂壇的柳賢哲,本該有逃生的可能。

可惜,想要他死的兩個人,恰恰就是精通空間秘術的繆怡姿。還有天生具有噬魂血脈天賦的魂獸。

不論是繆怡姿,還是魂獸,都是能將他最後一縷靈魂之火給熄滅的恐怖存在。

所以他最後的一線生機也被徹底斷絕了。

「總殿主!」

太陰殿另外兩名殿主。眼見柳賢哲魂壇碎,肉身毀。靈魂火熄滅,都是目眥盡赤。

「你們也是一樣的下場。」

星門下端,秦烈臉色悠然,不急不緩道。

凶戾魔氣衝天的白骨鐮刀,還有金色獨角,此時隨著魂獸的魂力牽引,已刺向那兩位殿主的魂壇。

也在此刻,黃金巨人班德拉斯。還有魔龍族的巴雷特,同樣怒嘯而來。

秦烈再看了一眼,就掉過頭來,將注意力放在太陽宮的君天耀身上。

他很清楚,只需要他的魂獸分身,就足以將兩名太陰殿殿主抹殺。

九階的魂獸分身,內部為魂族的分魂,常年征戰於深淵,和領主級別的深淵惡魔血戰。

魂獸分身的戰鬥力,和九階的深淵領主相比。也絲毫不弱。

不久前,他在極炎深淵和深淵領主阿特金斯血戰過,他對深淵領主的恐怖戰鬥力。有著極為深刻的認識。

一名深淵領主的實力,至少相當於五個滕遠,五個柳賢哲。

魂獸也擁有類似的戰鬥力。

魂獸分身加上幽甫,神器月淚,還有巴雷特和班德拉斯兩人,想要擊殺無法從此地遁離的兩名太陰殿殿主,簡直就是沒有任何的懸念。

他於是放心地將視線凝聚到君天耀身上。

另一邊,繆怡姿再看到柳賢哲伏誅以後,又見巴雷特和班德拉斯呼嘯而來。似也知道剩下的兩個太陰殿殿主必死無疑。

她也將視線放在君天耀身上。

此刻,端坐在六層耀日魂壇上的君天耀。面臨著柯蒂斯和滕遠眾人伏擊,處境極其狼狽。

君天耀的六層魂壇。本可以通過太陽宮耗費數千年時間凝鍊的「太陽聖輝」古陣,獲取源源不絕的太陽神力。

如果是正午時分,他還能從天空的烈日,來聚集另外一股渾厚力量。

可惜,魂獸降臨的那一霎,就利用魂族秘術,強行將「太陽聖輝」營造的禁天秘陣破碎。

連帶著一座座太陽宮的宏偉宮殿,也在頃刻間轟然崩塌。

這就導致君天耀沒有辦法從太陽聖輝內聚集神力。

隨著白骨鐮刀的升天,滔天深淵魔氣的泛濫,這片天空也被黑暗籠罩。

沒有一絲一毫的太陽餘暉能穿透下來。

君天耀的耀日魂壇也無法從太陽上獲取助力。

這就使得他的戰鬥力大減。

柯蒂斯,滕遠,都是和他同階的強者,再加上尼維特,還有其它虛空境的修羅族強者,君天耀如何能敵?

一塊塊炎光耀耀的晶片,從君天耀的魂壇內飛離出來,一一懸浮在他頭頂。

那些晶片,內部太陽神力如柱,衝天而起,試圖破開覆蓋雲層的深淵魔氣。

彷彿只要破開濃厚深淵魔氣形成的黑雲,他的那座耀日魂壇,就能和頭頂的烈日達成聯繫,能助他脫離險境一般。

「他曾在那太陽上苦修,在那太陽山留有後手,只要他的魂壇和太陽形成微妙溝通,他就能掙脫空間束縛,直達天穹深處的那顆烈日炎星。」

就在此時,視線從已死柳賢哲身上轉移過來的繆怡姿,突然醒悟過來,不冷不熱地來了這麼一句。

柯蒂斯,滕遠、尼維特等人,幡然醒悟過來。

他們在驚異的同時,立即各施秘術,以一層層五光十色的光幕,結界,壁障,將君天耀頭頂破天的炎日光柱給阻礙攔截下來。

一層接著一層的結界封印,如一層層天穹之頂,將君天耀頭頂的天空給完全封死。

君天耀刺天的那些日光,不論如何突擊,都無法裂開那麼多的封印。

他想要藉助於烈日炎星,帶著魂壇直接遁走的計劃,就此被終結。

「賤人!」

君天耀臉色陰沉,這次沒有遮掩,而是猛地暴喝。

他那雙充血般的眼睛,也第一次惡狠狠地落在繆怡姿的身上,眼中繚繞著滔天怒氣。

他留在烈日炎星的布置,只對繆怡姿一人炫耀過,這是他最為引以為傲的後手。

繆怡姿的泄露,令他的逃生大計,被柯蒂斯眾人識破,這意味著他的生機,也可能被就此斬斷。

在死亡威脅下,他的虛偽和偽善面具,終於被他給撕破。

「這兩個字是你最真實的寫照。」

繆怡姿背脊挺直,胸前的高聳雙峰,和她臉上的神情一樣傲然,她的眼神和語氣,都充滿了嘲諷和快意。

「賤人!你還說你沒有勾結秦家?」君天耀臉色猙獰,低吼道:「你要是沒有和秦家暗通款曲,秦烈這小雜種為什麼會如此巧的趕來?」

「三百年了,你口口聲聲說恨那小雜種入骨,可他卻在你臨死之際突然到來!」

「這說明了什麼?我看三百年前,你就和這個小雜種有一腿!你還在我面前裝什麼清高?裝什麼冷如冰霜?」

「你以前不是迷戀秦浩嗎?秦家老爺子,不也是一心希望你和秦浩走到一起嗎?」

「結果,秦浩在域外星空和神族女子有了這小雜種以後,你竟然和他兒子攪合在一起!」

「哈哈哈,父親沒有選擇你,你就找兒子做替代品對吧?」

「你說你是不是賤人?」

君天耀在發現逃生之路,被繆怡姿一句話破滅以後,終於變得歇斯底里起來。

他潛藏在心中的一番怨念,也在這個時刻,被盡情宣洩出來。

端坐在自己魂壇上的繆怡姿,聽著他的呵斥,眼神冷到了極致。

注意力也放在這兒的秦烈,也是轟然一震,似突然明白了什麼。

他神情也變得複雜起來。

很多本該不屬於他的記憶,此時忽然湧上心頭,由模糊變得清晰起來。

他嘴角泛出一絲苦澀懊悔,心中輕嘆一聲,喃喃低語:「繆姨……」

他已記得,以前的那個「他」,一直稱呼繆怡姿為「繆姨」,對繆怡姿懷有極為複雜的情感。

而繆怡姿,卻在少女時代,就極為崇拜仰慕他父親秦浩,將秦浩當成最完美的男人來看待。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