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血仇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血仇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20 18:48  字數:3620

魂獸頭頂,星門之下,秦烈當空凌立。

以柯蒂斯為首的修羅族魂奴,以滕遠、尼維特為頭的泊羅界各族強者,由苗風天御動的深淵惡魔屍妖,一字排開來,都在魂獸後方。

從這些強大生靈身上形成的威懾,猶如看不見的凶煞氣柱,上接天穹,下達九幽。

秦烈冷漠的眼神,從繆怡姿的身上,游弋到君天耀和柳賢哲的臉上,突然咧嘴森然一笑。

搖了搖頭,他陰陽怪氣地說道:「各位好像很意外?」

繆怡姿遠遠看向他,眸中綻現出忌恨,和不加掩飾的鄙夷目光,冷著臉沒有插話。

君天耀和柳賢哲則是神情沉重。

他們從六大勢力那兒,多多少少獲知了一些關於現今秦烈的消息,知道時隔三百年後,重獲新生的秦烈已不再是當年的庸庸碌碌之輩。

六大勢力甚至以「小心提防」四個字來警示他們。

然而,不論是君天耀,還是柳賢哲,都對三百年前的那個秦烈有所了解。

他們不相信那個被當成中央世界「最大笑話」的傢伙,能夠在三百年以後,當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們更加沒有料到秦烈竟敢踏進太陽宮!

太陽宮,也在靈域中央世界範圍內!

在秦家都潛藏浩瀚星空深處,沒有敢和六大勢力正面衝突的時刻,秦烈的到來顯得太過於反常。

尤其是,秦烈竟然還集結了一股極為可觀的力量!

「你們不是想要找秦家的下落嗎?」。秦烈嘴角一揚,笑容愈發燦爛。「我現在已經來了。你們難道不幹點什麼?」

君天耀沒有立即接話。而是在心中估量著雙方的力量差距,他朝著秦烈身下那一名名強大生靈仔細感知一番,很快得出了一個結論——他和柳賢哲集結的力量根本不是對手。

他從來都不是魯莽的人。

一確定以他和柳賢哲目前的力量,絕非秦烈之敵以後,他馬上就準備暗通九重天的裴天崇。

他和裴天崇同為虛空境後期,一直來往密切,他欲圖讓裴天崇請動九重天的那些域始境老怪出來,將所有跟隨秦烈前來太陽宮的異域邪族斬滅。

君天耀的食指上。那枚紅寶石戒指,倏然閃耀出酒紅色光暈。

一個蛇形傳訊印記,從戒面內閃現出來,如有蛇魂在其中尖嘯。

「嗤!」

突然,一縷暗紅色煙霧,從他戒面上升騰出來。

暗紅煙渦,那蛇形印記,頃刻間化為灰燼。

君天耀看著爆碎的戒面,扭頭望了一眼繆怡姿,臉色愈發陰沉。

一襲白衣的繆怡姿。端坐在六層魂壇之上,如清冷的月宮諦仙。

面對君天耀的目光。她顯得悠然自若,左手五指指尖,一束束空間鋒芒吞吐如靈蛇。

她臀下的六層魂壇,內部突顯密密麻麻的空間秘紋,那些空間秘紋如瘋長的蔓藤,填滿了魂壇內部空間。

對她空間秘術所知甚詳的君天耀,從她魂壇內部變化,就已經知道在「太陽聖輝」被撕裂以後,她那詭異莫測的空間秘術,已隨著空間秘紋的蔓延,延伸滲透到真實空間。

他戒面上的蛇形傳訊印記,也是因為空間秘術的滲透,突然爆滅。

「賤人……」

君天耀動了動嘴唇,心中暗罵,口中卻沒有發出明確聲音。

然而,繆怡姿卻似有所察覺。

她臉色一冷,左手的五指,隨手按在臀下的六層魂壇。

五指光芒暴涌而出。

六層魂壇內,密密麻麻的空間秘紋,如涌動的潮水,層疊蕩漾著,形成令人目眩的網狀光幕。

以繆怡姿為中心,空間如水波搖曳動蕩,一條條裂開的空間縫隙,如張開口的妖魔,朝著君天耀和柳賢哲尖嘯掠去。

星門之下,秦烈嘿笑著,道:「我其實並不怕你傳訊九重天。」

君天耀一驚。

「域始境的老怪,常年處於閉關苦修狀態,不是收到訊息就能立即參戰的。」秦烈笑容不減,又道:「而我們,在域始境老怪到來之前,應該已結束戰鬥從容離開了。」

他垂下頭,看向滕遠等人,道:「這數千年來,泊羅界始終被太陰殿和太陽宮壓迫,你們只能忍氣吞聲,被迫以不平等的方式,將泊羅界海量珍貴靈材,極其廉價的出售。」

「即便如此,太陽宮和太陰殿依然不曾滿足,一心要掃清泊羅界所有異族生靈。」

「我在想,你們和太陽宮、太陰殿的仇怨,是不是應該在今日了結了?」

滕遠眾人很肅然地重重點頭。

「是該了斷了。」尼維特尖嘯起來。

銀燦燦光幕,從他軀體上眩目凝鍊,他以人形膨脹,蛻變為銀線天蛇。

滕遠眾人也紛紛咆哮著,接連將本體真身顯露,以一頭頭巨獸翱翔在太陽宮上空。

「動手吧。」秦烈以靈魂下達命令。

柯蒂斯等眾多魂奴,苗風天御動的屍妖,頃刻間厲嘯而出。

「轟!」

這股毀天滅地的氣勢,倏一洶湧噴發,令此地尚未完全崩潰的太陽宮宮殿,徹底的爆炸開來。

不久前,泊羅界的各大種族,還對太陽宮、太陰殿的到來恐懼異常。

他們生恐太陽宮和太陰殿在泊羅界建立起域界之門。

一旦域界之門成功建立,太陽宮和太陰殿的強者,就會洶湧而來。

甚至於,就連六大勢力都會派出高手,直接干預泊羅界的血腥戰鬥。

那時,泊羅界的各族內部還存在著隔閡,還沒有能團結一心。

滕遠等人沒有一點信心能擋住太陽宮和太陰殿的屠